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二章 你有喜欢的人吗?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814 2016-10-07 19:28:00

  月咏诧异地合不拢嘴,“丫头。。。”

“干嘛?”凌熹落停下了吹奏,笛声却久久在天际回荡。

月咏满脸羡慕嫉妒恨,“丫头,你看——”

凌熹落朝月咏指着的方向看去,发现丧尸群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透明,渐渐化为粉末,却丝毫不挣扎。

靠,丧尸就这么ko了?忒简单了吧!!

凌熹落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直到月咏拼了小命地在她耳边吼,眼眸才一点一点找到焦距。

天空明媚的不得了,空气里没有一点点难闻的气味,整个京城像是焕然一新了一样。

或许是丧尸群本来就很脆弱的不堪一击,凌熹落成功解决了丧尸群,单枪匹马!!

某女甭提多得意了。

殊不知,是冷莫渊的法术控制了丧尸群。

剧情扯淡,切勿当真。

————

皆大欢喜,皇帝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蔓妃心里满是不甘,早知道这么个好机会就直接让自己的儿子去了,倒是给一个小丫头占了便宜。

蔓妃眼眸一转,头靠在了皇上的胸膛,“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

“爱妃请说。”

“楚阳的生辰快到了,臣妾想,正好把庆功宴和楚阳的生辰宴办在一起,这样一来,一举两得。”蔓妃娇滴滴道。

皇上的眉头舒展,“爱妃说的是。”

蔓妃心里狂喜。

这样的话,就算千楚阳没有功劳,也少不了好处。

————

京城恢复了一片安详。

凌熹落这个名字,成为了饭后闲暇的重要谈话对象,已经闹的整个京城都沸沸扬扬的了。

某女却悠哉悠哉地看着某王爷在猎杀瑕兽,喝了口水,差点被呛死。

无言。

凌熹落淡淡整理思绪。

穿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就像一盘很细很细的沙子,描绘她的生命。

她发誓,过去的事情完全没有现在的来的更火烈,慢慢的,她竟然接受了。

“熹落。”

千譚莹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还有这个傲娇小公主。

千譚莹坐在凌熹落旁边,“哎,今天嫣然不在呢,好烦。”

“嗯。”凌熹落心不在焉地回答。

“我忽然想问你一个问题。”千譚莹眼眸亮亮的。

凌熹落喝着水,嗯了声。

“熹落,你有喜欢的人吗?”

“噗——”

凌熹落的水喷满了地面,不仅仅是她的反应大,不远处的千熙晗也差点一个跟头栽下去。

“我的小公主啊,你够八卦的。”凌熹落擦了擦嘴。

千譚莹笑嘻嘻的,“不好了,我戳中你软肋了哦。”

凌熹落脸涨红,在外人看来就是羞红的。

“千譚莹!!”凌熹落吼道。

千譚莹不惊不乍,“告诉我嘛,再不行,透露一点也好嘛。”

“嗯。。。”凌熹落眼眸微微流转,“他长得很高,很帅,脾气很好,是一个会做饭的暖男。”

凌熹落把自己梦想中的男盆友描绘了一遍。

千譚莹“哦?”了一声,坏坏地朝千熙晗那儿看去。

千熙晗眼眸里的失落一划而过,继续那副爱答不理的神情。

“不过呢,那样的男人是根本不存在的。”凌熹落淡淡地嘲讽,“男人永远是多情的,他们不会一心一意地对待女人,所以最后受伤的也只有自己。”

“所以,我根本不相信男人。他们就是十足的诈骗集团。”

“纵使能找到一个情种,那也是稀有的,我凌熹落,不靠男人。”

她受的情伤,一点点也不想回味那种几乎撕心裂肺的感觉。

她还清楚记得,那张B超照片上,已经成形的胎儿。

所以之后的她,都是为人大大咧咧,她不想喜欢上任何人,也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喜欢她。

千譚莹听这一番话有些愣神。

千熙晗蹙眉。

她心里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

她是想当尼姑吗?

凌熹落抬起眼眸,漠然地看过来,“在看什么?”

千熙晗干咳,“没什么。”

凌熹落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

千譚莹耸了耸肩,“皇宫里要办三皇兄的生辰。熹落,父皇可是指名道姓要你去呢。”

停顿了一会儿,“应该是要给你庆功吧,毕竟干掉了麻烦的东西。”

凌熹落没在意听,因为肚子又在唱交响曲了。

————

夜晚,皇宫灯火辉煌。

与以往不同的是,宴席上多了一个新面孔。

女子一身冰蓝色的长裙,头顶挽着一个精致的发髻,横插着一根银色的簪子,簪子上的流苏微微轻颤,十分显眼。

凌熹落其实是不想来的,可是倾王府晚上居然不煮饭诶!

她不得不跟来了。

“诶,诶,诶——”凌熹落一个劲儿地叹气。

千譚莹坐在凌熹落左侧,“怎么了?”

凌熹落摇了摇头,“我悲哀啊,本来准备吃了就睡的,可。。。”

千譚莹嘴角抽。

一个宫女走了过来,“凌姑娘,请。”

“去哪里?”

宫女不作声,引着凌熹落走,忽略掉凌熹落喋喋不休的追问。

踏进华丽的厅堂,凌熹落就觉得上面的人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皇上,凌姑娘带到。”宫女毕恭毕敬地行礼,转身走进角落。

皇上?

怪不得凌熹落觉得眼熟。

皇上的眉眼与千熙晗那货有几分相似。

“民女参见皇上。”至少她还不想被皇上斩了。

皇上欣慰地点点头,越看凌熹落越喜欢。

“你剿灭丧尸有功,朕甚是感激。”

凌熹落挑了挑眉,“皇上谬赞。”

“可有什么愿望?朕可以帮你实现。”皇上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女儿。

还没等她说话,皇上便又慢悠悠开口,“朕封你做云熹郡君罢。”

卧槽,我有说话吗?!

云熹郡君?

凌熹落微微颔首,“多谢皇上。”

皇上见凌熹落如此乖巧,不由想起了那个活泼的慕云郡主。

红颜薄命,慕云,现在这个如此与你相像的女子,莫不是你留下的孩子?

凌熹落见皇上沉入了记忆里,也就没说话。

最近一切都很奇怪,为什么感觉上天都在恩赐自己呢?先是那只玉笛,继而是皇上的封位。

郡君?

凌熹落挑了挑眉,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皇上略尴尬地咳嗽了声,“云熹郡君,是如何打败丧尸的?朕甚是感兴趣。”

凌熹落唇角弯了弯,原来皇上封什么爵位,是要从自己嘴巴里问出好东西啊。

“民女不才,或许是那天丧尸群的力量很差,才让我捡到了便宜。”凌熹落不惊不乍,语气平缓,特别是那张精致的脸庞,简直就是年轻时候的慕云。

皇上眉眼弯弯,“好,好,好一个惊世才女,朕真是没有看错人。”

凌熹落就当他在夸自己喽,矜持地笑笑,肚肚已经空了,恨不得马上奔出去狂吃一顿,可是皇上在这里看着自个儿呢。

皇上问起自己的父母,凌熹落只是回答自己是弃儿。

门外偷听的千譚莹早就不耐烦了,来回直走。

凌熹落好不容易出来了,千譚莹装出一副苦逼的样子,“我等的快要长毛了你才出来,父皇和你说什么了?”

凌熹落打了个哈哈,“没什么,就是给了我一座府邸,赐了一些金银财宝,再给了一个云熹郡君的爵位。”

千譚莹眼眸亮亮的,“太好了,熹落你以后就是郡君啦,想抽谁就抽谁。”

“我想吃东西。”

千譚莹:。。。这货是怎么当上郡君的?

————

千熙晗有些心不在焉,连酒杯溢满了都没有察觉到。

“熙晗,你怎么了?”千瑞轩不经意地蹙眉,扬手拿过酒壶。

“没什么。”千熙晗淡淡地说,千瑞轩却察觉到了千熙晗的不正常。

宴席布置得十分隆重,千熙晗嘲讽地勾了勾唇角,老家伙还是那么偏袒千楚阳。

千楚阳是今天的主角,正坐在最显眼的位置。

千楚阳也看了过来,打了个照面。

千熙晗冷漠的俊庞上捉不到一丝丝表情,别开视线。

安静的空气里却激起丝丝火花。

皇后温婉大方地端坐在皇上侧边,时不时矜持地笑笑,像是很欣慰。

宴席上声音虽然大,却一点也不尖锐,都是说说笑笑,气氛很随和。

凌熹落只顾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却惊奇地一点也不失大家风范。

“什么落,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凌熹落不慌不忙咽下嘴里的东西,抬起头来,原来是段筱粉。

原本以为她吓惨了不敢出门呢。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凌熹落站起来,个子比段筱粉高出半个头,明显比较有气势。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