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一章 讨厌堂妹找上门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3560 2016-10-07 13:06:28

  “表哥,你打我!”

段梦若小脸上挂着泪珠,看起来极为可怜。

千譚莹走了过来,神情淡漠。

“段梦若,你不要以为是本王的表妹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容忍你却不是包庇你,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自作主张彻底让我失去了耐心。”段夜暇一字一句道,句句戳痛段梦若的心。

“滚!!”段夜暇毫不留情道。

段梦若可怜巴巴地捂着自己的脸,嚎啕大哭着跑了出去,正好撞上了看好戏的千譚莹。

千譚莹不骄不躁地望着段梦若白皙的小脸上那片红色的掌印。

段梦若羞耻心大起,“看什么看?!”

千譚莹觉得好笑,“本公主看你倾国倾城的容貌不行吗?”

段梦若一句话说不出来,狠狠擦过千譚莹跑了出去。

一刹那,段梦若阴狠地勾起了唇角。

千譚莹似笑非笑的眼眸染上了淡淡的清冷。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迅速地从一个花痴小姑娘变成成熟的公主,但是她很满意现在的自己,至少可以毫无顾忌地嘲讽那些讨厌的女人。

清冷的目光浅浅地落在后花园内凌熹落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上。

千譚莹几步走了上去。

凌熹落的眼睛仅仅睁开一点点,露出晶莹的眸子,手背上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肉模糊。

千譚莹咬了咬牙,段梦若那副讨厌的脸皮,总算撕破了。

凌熹落半蹲坐着,吃力地抬起沉重的脑袋,勉强扯了扯嘴角,“我很好,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千譚莹愤愤不平,“段梦若那个贱人,竟然敢推你下水,还踩伤你的手!”

凌熹落觉得眼皮十分沉重,喃喃地嗯了声。

受伤的那只手被一个温暖紧紧握着,凌熹落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连看都没看一下就无比确认是他。

也许是时间长了,除了这个深井冰没多少人敢碰自己吧?

这副身子虽然被自己调养的很不错了,但是还是非常容易得风寒,于是,她就光荣地卧床了。

————

“阿嚏!!”

凌熹落红着鼻头,打了个喷嚏。

感冒刚刚好,她就跑出来溜达了。倾王府里那几人一直在研究自己的血,闲着无聊就跑出来玩儿了,殊不知现在丧尸到处游荡,人群都不敢出门,统统把家里的门啊窗啊的钉了个十八铜人都打不开,才安安心心在家里呆着。

她出来是一点都没有危险的,第一,她是百毒不侵之体,第二,丧尸就算再想死也不敢吸取她的血液,所以某位女深井冰就不怕死地跑出来玩儿了呗。

大街空荡荡的,整个京城显得十分荒凉和萧瑟。

月咏闲着无聊就闪出来了。

凌熹落站在屋顶上,叹气,“哎,现在那什么生化危机的,卖糖人的都不出来了,这是要断了老娘后路的节奏啊。”

月咏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就知道吃。”

凌熹落傻笑,“嘿嘿,咬我啊。”

月咏无语,她的主人怎么就这么爱犯贱呢???

凌熹落抬起缠着一层厚厚纱布的手掌,不禁想起了段梦若。

她真是长的太美了所以谁都想杀了她吗?

哗地一下,一束光闪过,差点闪瞎凌熹落的狗眼。

月咏悠哉悠哉,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看来对方又是一个等级没有五十的货。

一个少女落在凌熹落对面,身着淡黄色的衣裙,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看不起,“哟呵,你就是什么什么落吧?长的也不咋地嘛!”

段筱粉挑衅地看着凌熹落。

“哟呵你妹妹家的大头鬼。”凌熹落白了她一眼,“你特么的又是谁啊?”

段筱粉感觉到了凌熹落的等级,不禁开始有点颤抖。

“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啊?”段筱粉得意洋洋,“我可是当朝皇后的弟弟的娘子的妹妹的女儿的堂妹!段筱粉,听说就是你欺负我堂姐的?”

介于皇后嫁入皇室,所以嫡亲都笼统地姓了段。

凌熹落乱了套,“啥?”

段筱粉重复了遍。

“噗哈哈哈哈,就这样还拿出来显摆?得了吧!”凌熹落嘲笑道。

月咏也弯了弯唇角。

段筱粉涨红了脸,“我也是尚书府的大小姐,怎容的你嘲笑本小姐?”

凌熹落清了清嗓子,“嗯嗯,段筱粉小姐,麻烦你赶紧回家吃药,神经病这么严重了还跑出来溜达,不怕传染给别人啊?”

段筱粉气地想上去扇她一巴掌,可是想起堂姐交代她的事情,心里顿时有了底气。

“什么落的,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段筱粉得意洋洋,“就在你准备袭击我堂姐的时候,是谁替我堂姐挡下了攻击。”

凌熹落当时被刺骨的冷水泡的意识不清楚,也没太看得清。

“好笑诶,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凌熹落坦然。

月咏坐在一旁无力地摇头。

“是倾王殿下!”段筱粉故意放大了声音,免得凌熹落装疯卖傻听不懂,“你最好打消了当上王妃的念头吧,你只是一个低贱的丫鬟!”

凌熹落蹙了蹙眉。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说她是丫鬟,她又不是心甘情愿的好吗?!

“小姑娘,抽风了就回家多晒太阳,免得别人叫你白痴。”凌熹落语气平淡,“况且,什么乱七八糟王妃的,我才不稀罕。”

段筱粉哼了声,“你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听说就是因为你,我堂姐挨了夜暇哥哥的巴掌,我还没算清。”

夜暇哥哥?

凌熹落眼眸里微微闪过什么,难不成眼前这个泼辣大小姐也对段夜暇有意思??

“她推我下水,她不挨巴掌难不成是我挨巴掌啊?你很好笑知道不?”凌熹落懒得多废话,摆了摆手,“得了得了,你滚开吧,趁着我还不想把你丢进垃圾堆。”

段筱粉高傲的心顿时受不住了,“你你你,你不想活了是吗?!”

凌熹落懒得理她,抬头看着天空。

段筱粉在原地气地直跳脚。

蓦然间,天空中闪过一个黑影,凌熹落眼皮一跳。

黑衣人稳稳当当地落在凌熹落面前。

段筱粉一直是大小姐身子,拿出自命不凡的姿态,高高地扬起了鼻子,“就算是帮手来了也没办法。”

凌熹落简直被这个傻小姐蠢到了。

月咏不见了影子,凌熹落伸手摸去的时候,空气里只留下一阵淡淡的香味。

冷莫渊直直地站立,令凌熹落联想起了煞世邪魔。

“你是谁?”凌熹落抬起头来。

那双漂亮的双眸简直像极了那个传奇女子。

冷莫渊一愣,恍然发现面前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的面貌简直和慕云的一模一样。

“我。。。”冷莫渊的声音卡在了喉咙处,像是忽然想起来有任务一样,顿时恢复了原来的冷傲。

一个紫衣少女一瞬间出现在冷莫渊身边,“掌门。”

掌门?

凌熹落蹙眉,她好像不认识什么掌门吧?

紫衣少女看见凌熹落的时候,微微怔愣了下,“慕云郡主。。。”

“紫衣,闭嘴,慕云早就死了。”冷莫渊呵斥。

紫衣颔首,眼眸里的惊讶变成了一抹杀气,“不知道少主的命是如何葬送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的。”

“你们是谁?”凌熹落警惕地站起来,看着眼前虽然上了年纪却依旧俊朗的冷莫渊。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的样子好像很熟悉。

“大胆,见了莫渊派掌门,还不跪下!!”紫衣大声道,虽然样子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声音却很成熟,带着现代女性的那种迷人的腔调。

段筱粉大惊,腿脚一软,扑通跪了下来。

凌熹落看着段筱粉那怂样,不禁淡淡地挑了挑眉,“掌门?找小女子有何事?”

紫衣接话,“你杀了莫渊派的少主,还想狡辩吗?”

段筱粉一听,顿时心里都开花了,这下抓住她的把柄了。

扼杀莫渊派少门主,可是诛连九族的。

“哦,你说那个冷珏初啊,不错,我是杀了他。”凌熹落毫不在意道,“他根本就不是人,是瑕兽,掌门这么多年来难道没有发现他是瑕兽吗?算起来,莫渊派擅自养育瑕兽,直接可以灭门了。”

冷莫渊皱了皱眉,抬起头来,“可你杀了冷珏初是的的确确的。”

冷珏初是瑕兽?冷莫渊仍然不肯相信,亲弟弟的儿子居然是瑕?

“那么,掌门到底要怎么样呢?”我擦,你妹的敢情女主角就是到处惹祸啊。

冷莫渊看着凌熹落熟悉的脸庞,微微愣神。

“当然是自爆了。”紫衣插嘴道。

“休得多言,”冷莫渊忽然说道,“紫衣,先回门派。”

紫衣跺了跺脚,“掌门!”

一只腐烂的手缓缓攀上紫衣的肩膀,紫衣火了,“谁啊这么烦!!”

段筱粉吓得大叫,“啊!!你后面有东西!”

紫衣蹙眉,后头狠狠地打飞了东西,才看清是一具丧尸。

冷莫渊抿唇,一扬手,定格住了这一大波丧尸。

可能是因为这里人的气味引来了丧尸群。

冷莫渊冷着一张俊脸,“紫衣,走!”

说完两道光闪过,面前的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

段筱粉已经吓惨了,脸色白的跟石灰墙似的。

凌熹落清清楚楚看见冷莫渊走的时候,腰间掉下来什么东西,走近一看,是一支长长的玉笛,那玉十分剔透,不含一丝丝杂质,晶莹水润,一眼望去,凌熹落竟然对它有些许熟悉。

小心翼翼地捡起了这支大约有一米多的笛子,凌熹落四处张望了下,冷莫渊早就不见了踪影。

月咏再次闪出来了,见到玉笛,眼眸微微闪动。

可怜的段筱粉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月咏叹气,画了一个符文把段筱粉送离了她们的视线。

凌熹落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玉笛看,忍不住轻轻将嘴唇靠近吹孔,淡淡地吹了一口气。

玉笛发出动听清脆而且悠远的音符,月咏听得晃了神。

过了好一会儿,月咏才回过神,“天哪天哪,这个笛子居然连我都能被带进去。”

凌熹落眼眸一亮,“什么?真的?”

月咏无比痛心疾首:“唉唉唉,你都这么厉害了,才三十多章就马上不需要我了诶。哎。”

凌熹落笑嘻嘻地搂住月咏的胳膊,“无论怎么样,我永远最喜欢月咏,所以你不会离开我的。”

月咏嘴角不经意爬上淡淡的弧度,“等你以后嫁人就不会喜欢我了吧?”

“怎么会呢?大不了我不嫁人了,我娶你。”凌熹落笑眯眯的样子让月咏刮了下她的小鼻子。

月咏卡哇伊的脸上总是带着成熟的表情,而现在她的脸上是萌萌哒的笑,真让凌熹落苦恼为什么没有相机,这么萌的妹匝当桌面都可惜了。

凌熹落笑了笑,淡淡吹起了玉笛,却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这一章字数有点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