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三十章 不速之客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3095 2016-10-06 20:23:20

  皇上头疼地按按额角。

一个浓妆淡抹的妃子婀娜多姿地走了过来,心疼地替千轩皇揉揉肩,“皇上若是再如此烦心下去,臣妾心里也难受啊。”

这个妃子,正是最得宠的蔓妃。

千轩皇欣慰地看着蔓妃脸上很担忧的表情,“朕有你这样般红颜知己,再多的烦心事不提也罢。”

蔓妃娇羞地红了脸。

进宫的二十几年,她有了三皇子和五公主,也是最得宠的,可是千轩皇只字不提废后,硬生生的一直被皇后那个贱人执掌后宫,别的妃子笑话她的样子,真气人!

虽说皇后膝下三个子女个个成才,但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差啊,虽然比不上二皇子,但是也比一般的术士强得多。

五公主也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虽然比不上皇后那贱人那边的段梦若,但是也算绝色了。

蔓妃一直自命不凡,认为自己一切都应该是最好的,也因为这样,后宫里好几个妃子都和她势不两立。

“皇上,楚阳也老大不小了,也就比二皇子小了几个月。楚阳也一直很优秀,皇上能不能。。。”蔓妃停下,话语里的意思显而易见。

千轩皇蹙了蹙眉,“楚阳是优秀。”

蔓妃眼眸一亮,“对啊对啊。”

“那好吧,朕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千轩皇慎重考虑后缓缓道,“范尚书府放出来的丧尸,就由楚阳来解决吧,到时候,朕封他做王爷便罢。”

蔓妃的脸色难看了。

她哪里舍得让自己的儿子去对付倾王霖王都解决不了的丧尸?况且,丧尸的数目不断增多,只会大大增加难度。

而且,仅仅的一个王爷,还没有办法满足蔓妃的野心。

“楚阳他,年纪还小,况且皇宫里最出色的倾王都不能解决那些丧尸,楚阳又怎么能?”蔓妃道,暗暗攥紧了袖子里的丝帕。

千轩皇蹙眉,“那便不要让他上前线了!无能儿!!”

蔓妃脸色一白,连忙跪了下来。

“皇上,楚阳是臣妾的爱子,如若皇上要对付楚阳,先杀了臣妾吧!”

蔓妃作势仰起脖子。

千轩皇眉头一皱,“爱妃,朕何曾说过要对付他?楚阳是我的爱子,我又怎么会责怪他?好了,快起来。”

蔓妃眼泪巴巴地站起来,挡住的嘴角微微扬起。

“多谢皇上。”皇后,等着瞧。

————

阳光淡淡洒在树枝上,勾勒着少女精致的脸庞。

千熙晗垂眸看着她的睡颜。

“霖王殿下,有结果了吗?”

千譚莹看着一滴鲜艳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化开。

段夜暇蹙眉,“她的血液里的确有毒花成分,不过好像带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东西?”千譚莹疑惑地问。

“嗯,好像夹杂了一些奇怪的力量,来自异空间。”

“表哥!”

一阵欢快的女声传来。

段梦若?她怎么会来这里?

千譚莹自觉踏出离段夜暇两三米的位置。

段梦若的眼眸亮亮的,略带兴奋地看着头顶坐在树梢上的千熙晗,完全没发现树荫中的凌熹落。

“小女参见倾王殿下。”

“。。。”千熙晗只当作没看见她。

“哈呜。”凌熹落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刚刚在梦里的烤鸭真好吃啊。

凌熹落毫不在意地抹去嘴角几乎淌了满脸的口水。

千熙晗:。。。

凌熹落跳下树,毫不惊讶地看着段梦若,“哟,大小姐来倾王府做什么?”

段梦若脸色顿时惨白,不过很快恢复了那副嚣张的神态,“呵,本小姐怎么就不能来了?”

凌熹落翻了个白眼,“无聊。”

“你。。。”段梦若气地鼻子都歪到了一边。

段夜暇懒得理会她。

自从毒花事件千熙晗大翻脸后,段夜暇就对这个表妹产生了厌恶。

凌熹落双手背在脑后,吊儿郎当地朝厨房走去,肚子已经在宣告库存空了。

她穿回来之后,本来干瘪瘪的身材愣是给她吃出了一番新天地,整个人圆润了不说,前面的两团简直大了两倍,皮肤也不黑黢黢的了,变得白而细腻,有时候月咏都羡慕嫉妒恨地用锤子打她的头。

段梦若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凌熹落贼眉鼠眼地闪进膳房,光速偷了两块米糕,然后又迅速闪进后花园,站在拱桥上,对着水池一阵狂吃。

即使是快要到冬天了,池子里竟然还是开着娇艳欲滴的莲花。

消灭掉米糕后,凌熹落清了清嗓子。

“那是一条神奇滴天路诶诶!!”

凌熹落对着莲花池一阵狂吼。

段梦若一个跟头差点滑倒。

一首《天路》唱的跑调跑到他外婆家去了,凌熹落才收回了声音,“咳咳,本姑娘的歌喉还是这么动听。”

段梦若差点栽进泥巴里去。

“谁?!”凌熹落机警地回头,就看见一个劲儿的呕吐的段梦若。

“哟,大小姐也来练歌啊?”

“呸,本小姐的歌喉比你动听多了。”段梦若讽刺道,得意地笑了。

凌熹落斜了她一眼,“哈哈哈,关我屁事?”

段梦若风情万种地走上拱桥,“是不关你事,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王府低贱的丫鬟!我告诉你,我段梦若不可能让你得逞!”

“大小姐,我可不想骂你。”凌熹落不在乎地耸耸肩。

“呵,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段梦若挑衅地超前走了一步。

凌熹落的身材修长,比段梦若高出半个头,两个人站在一起极为可笑,凌熹落像一根冰蓝色的竹子,段梦若像一只绿色的竹笋。

凌熹落淡淡地笑。

穿越小说她看得多了,跟她沿街对骂?

“好啊,既然大小姐想让我骂你,恭敬不如从命。”凌熹落笑笑,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段梦若,你这个贱人,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狂妄自大嚣张跋扈的贱-婊,不就是一个霖王的表妹吗,又不是什么公主啊郡君啊,一张粉涂得比城墙还厚的脸,配得上京城第一美人?我看就是评审他妈的一个个都是瞎子不成,否则怎么会论你为第一美人?自以为顶着张破脸就能博得倾王殿下的欢心吗?霍霍,那你还真是异想天开了,我看千熙晗就算是上街拉一个乞丐做王妃也比你强。我还没计较你陷害我,你倒是先当起了白莲花,段梦若,你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恶心吗?不仅仅是外貌恶心品行恶心,连你的破烂名字都很恶心,段梦若,梦你妹妹家的西瓜皮。”

段梦若气地浑身都开始颤抖,“你你你,你去死!!”

段梦若狠狠推了一把凌熹落。

凌熹落重心不稳,伸手同样抓住了段梦若的袖口,扑通一声坠入莲花池。

段梦若摇摇晃晃,滑了进去。

凌熹落扑腾了一会儿,探出脑袋,看见段梦若已经爬上岸了,只有下半身的裙子湿了。

比起来,自己的样子狼狈了很多,头发湿答答地黏在了脸颊上,冬至的池水当然冰凉,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凌熹落抱着胳膊搓了搓,费劲地向岸边游过去。

段梦若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狠狠抬脚踩住了凌熹落扒上岸的手,“不准上来!!”

“你咋不上天啊?!”凌熹落回骂,“你他妈的在水里泡着试试?”

段梦若踩得更加用力,凌熹落的脸苍白了很多。

“哈哈哈,冷吗?对,我就是特别喜欢看你这么痛不欲生的样子。”段梦若猖狂地笑。

手背上好像被踩掉了一块皮,正往外冒血。

凌熹落咬牙,“段梦若!你神经病啊?!松脚!!”

“就不。”段梦若非但没有松,反而更加用力地揉搓踩踏。

凌熹落将力量汇聚指尖,让气流飞向段梦若。

无奈冰水的浸泡下,凌熹落一个手抖,光散了。

段梦若眼角上挑,“求我!”

“不可能!”凌熹落倔强道,她就不信她五十级斗不过十五级。

段梦若狰狞着面孔,抬起脚,再次朝那只已经血淋淋的手狠狠踩去。

凌熹落痛苦地嘤咛了声,努力振奋起最后一丝力量,“咏赤月!”

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猛地朝段梦若飞去。

段梦若一惊,松开脚,镰刀狠狠地刺向段梦若——

一股力量打下镰刀的冲击力。

凌熹落踉跄着爬上岸,颤抖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摇了摇脑袋,竭力让自己的神志不涣散。

段梦若看向力量的来源,只见千熙晗淡淡放下袖子。

段梦若心里一阵狂喜,声音嗲嗲的,“倾王殿下,谢谢。。。”

“倾王只是不想让她背上杀人的罪名。”段夜暇慢悠悠道,冷冷地看着段梦若,“若不是我发现的早,你就要杀人了是吗?”

段梦若慌忙地摇头:“不不不,我只是来到这里,凌熹落她,她骂我,所以。。。”

“所以你就想动手了?”

千熙晗凉飕飕的声音传来,段梦若感觉后背一凉。

“不是的,我的衣服也湿了,她也拉了。。。”

“段夜暇,我希望我以后都不用看见她了。”千熙晗脸色很差,“如若不然,我来动手。”

段夜暇微微颔首,冷淡地看了段梦若一眼,“去给凌熹落道歉!”

“我偏不!她就是一个贱丫鬟,凭什么要我道歉?是她先骂的我!”段梦若泪眼婆娑。

段夜暇抿唇,抬手就给了段梦若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段梦若整张脸都被打偏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