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二十九章 丧尸之城(8)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067 2016-10-06 17:35:08

  众人头顶好像有一群乌鸦飞过,除了千瑞轩那傻子在那儿傻不拉叽死去活来地捧腹大笑之外。

玉雪愣了下,“你?”

“猪头,你认识本姑娘?”

凌熹落看着玉雪肿的跟个猪头似的,不禁奇怪,自己啥时候认识这么个牲口,还会讲话的有木有。

玉雪气地脸都扭曲了,垂着脑袋,冷笑。

凌熹落奇怪着,这猪头难道是要上厕所吗?没事儿抖什么抖?

动了动腿,凌熹落尴尬:“倾王殿下能不能帮我把树枝拉开?”

树枝缠着凌熹落的衣裙。

“死滚!”

某王爷脸黑的跟锅底似的,他堂堂倾王爷,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替一个女子拉衣服?不可能!!

凌熹落撇嘴,“腹黑!!”

幸运的是一阵风吹来,树枝断掉了,倒霉的是,凌熹落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千瑞轩笑着笑着,脸色顿时白了,“不好,本殿闪到腰了。”

。。。。。。

太子殿下,我们真的没办法说你了。

凌熹落忍着疼爬起来,还不忘甩给千熙晗一个白眼。

“呵呵,感情好深。”

玉雪嘲讽道。

“深你妹!”凌熹落毫不客气地回骂,“你特么的谁啊在这里脑子抽风的想死就赶紧去跳楼不知道在这里浪费什么口水,本姑娘倒是不介意把你扔进垃圾堆!!”

玉雪脸色大变,“再说一遍。”

“好啊,你个猪头三八大傻逼,老娘正愁找不到人当受气包呢,还真感谢你啊。”凌熹落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地爆粗口了,心情大好。

“竟敢如此辱骂我!!”虽然玉雪听不太懂她的话,不过大致听出来凌熹落在骂她。

“骂你,你咬我啊。”凌熹落得瑟。

玉雪绽开了一个“漂亮”的笑容,“好啊。”

凌熹落立刻感觉两颗尖尖的獠牙刺进自己的脖子,索取自己甘甜的血液。

玉雪骄傲地抬起头来,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凌熹落捂着脖子,感觉一股黏糊糊的东西正拼了小命地往自己脖子里面钻。

“大妈,你妹的咬就咬呗,还吐口水,好恶心!”凌熹落作出一个呕吐的姿势。

一支利刃猛地戳中玉雪,某位王爷坐在树上凉飕飕地望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玉雪,眸子里的危险显而易见。

不错,玉雪留下的,是毒液。

不久后凌熹落将会成为一个十足的丧尸。

弦世小老头儿大摇大摆走过来,“小伙子,这小丫头没事儿。”

千熙晗无视他。

玉雪获得了新鲜的血液,身体更加膨胀,开始张狂大笑:“倾王殿下,纵使你的法术多么强大,她终究会中毒,到时候变成丧尸,生死存亡就由殿下来决定喽。”

一块石头使劲砸中玉雪的脑袋。

“妈毕的,你特么的才丧尸呢!老娘好好的诅咒我我半夜到你家去找你!!”

凌熹落哼哼道。

玉雪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幻术?”

凌熹落垂眸,“呵呵哒,和我斗?”

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挑衅。

玉雪双手一颤。

这个女人的杀气好强大!!

月咏:(扶额)妈了个吧的,熹落啊熹落,看来我以后得好好培养你该怎么控制燃吟的力量了,怎么总是被带走心智啊喵?!

不dèi吧?

玉雪的样子怎么那么难看?

凌熹落定神,只见玉雪的脸部痛苦地扭曲着,像是身上被亿万只刀刃切割一样。

砰地一声,玉雪直直倒了下去,慢慢化作一滩紫色的液体,那滩液体凌熹落最熟悉不过了。

自己当初身中花毒的时候,身体大部分腐烂了,形成的液体,就是这样的。

玉雪中了花毒?

凌熹落懵,难不成她不小心吃了毒花?不可能吧。

她第一怀疑对象就是月咏干的。

月咏:“冤啊,她吸了你的血,能不中毒吗?难道你忘了你已经是花毒之体了?”

对哦。

凌熹落顿时得瑟的跟什么似的,耶,丧尸也拿她没办法了!

玉雪,就这样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熹落开始不再为死去的人而忧心了。

她的心,真的变得这么快吗?

头顶的乌云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沉重了。

苏嫣然蹙眉,“一切还没结束。”

玉雪的尸体变成黏液,同时也把丧尸的力量吐了出来,顿时又窜进本来已经死掉的丧尸体内。

“糟糕,没有了人的指控,丧尸只会更加强大,不受控制。”弦世忽然说道。

丧尸一个个爬了起来,浑身散发着诡异的绿色光芒,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反衬,凌熹落咋感觉自己在打穿越火线?

可是天杀的自己只有一把小刀刀(咏赤月)根本没枪啊,打什么幽灵?!

一只丧尸光速从自己身边擦过,胳膊传来一阵疼痛。

低头一看,卧槽,胳膊正触目惊心地往下啪嗒啪嗒地滴血,地上很快就有一滩猩红色的血液。

丧尸群纷纷扭过脑袋,垂涎欲滴地望着那片猩红。

凌熹落望着丧尸群,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毫无征兆的,凌熹落居然腾空飞了起来,眼看着下面的一群丧尸疯狂地舔舐自己流下的那滩血液。

抬头,只见一缕近乎透明的光线缠着自己的纤腰,另一端缠绕在千熙晗指尖。

他的神情极为认真。

废话,心爱滴女人死特了他不认真还应该毫不在乎吗?!

奇怪,想到这里,她竟然开始不舒服。

嗯,肯定是因为玉雪那家伙太坏蛋了,凌熹落替千熙晗感到不值。

下方,吸取血液的丧尸顿时化作一阵冰蓝色的粉尘,吓得后面的丧尸都不敢碰地上那滩血了。

这特效,不会是自己吃了炽冰薇的作用吧?

“喂,千熙晗,你是不是很恨我杀了你最心爱的女人啊?”凌熹落无比狗腿地嘻嘻笑着。

千熙晗抿了抿料峭的唇瓣,“滚。”

“。。。你能换句台词吗?”

“死滚。”某腹黑王爷毒舌。

“。。。”怎么感觉自己在自取其辱?

凌熹落嘴角抽,心想着要不要等事后捉弄装逼的倾王。

不如在他吃的饭里面放癞蛤蟆?在他的洗澡水里放十二瓶花露水呛死他?

凌熹落越想鼻子翘得越高,却没注意丧尸群已经离开了范尚书府门前,进入了京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