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二十八章 丧尸之城(7)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629 2016-10-05 21:52:03

  “玉雪?”千譚莹看去,只见一个水红色衣裙的女子趾高气昂地站在一个丧尸的肩膀上,嚣张的样子简直让千譚莹想上去抽她一巴掌。

“呵,四公主啊,好久不见。”玉雪鼻子快翘上天了。

千譚莹闭了闭眼睛,玉雪这是激将法,她不能中计。

“长得这么丑还好意思显摆。”千瑞轩满脸的嫌弃,“几年来自己炼毒,把脸都毒毁了,真是美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啊。”

“你,太子殿下,我玉雪心甘情愿。”玉雪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恨不得把这个太子殿下撕碎。

千瑞轩不屑地哼了声。

千譚莹收回丝带,冷冷地看着玉雪,“本公主劝你收手吧,否则你连个全尸都没有。”

“哈哈哈,”玉雪张狂地大笑,“我什么都不在乎了,毁掉一切,就谁也得不到倾王了!哈哈哈!”

“疯子。”千譚莹骂了一句。

玉雪脸色顿时变了。

“丧尸,吞噬四公主!”

玉雪低吟,丧尸顿时像离弦的箭一样猛地扑向千譚莹,立刻把瘦小的女子压在地上。

千譚莹看着面目全非的丧尸,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好恶心!!

眼看丧尸就要咬向千譚莹的脖子,一道强大的光飞来。

千譚莹睁眼,自己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谢谢。”千譚莹不骄不躁,眼神淡漠地看着段夜暇。

“嗯。。。。。。”段夜暇心不在焉回答。

千譚莹挣扎了下,细腰紧紧地被搂住,她不经意地蹙眉。

“霖王殿下,可以松手了吗?”

段夜暇失落地放开了她。

他到底在想什么?千譚莹以前那么死缠烂打他都丝毫不动容,难道真是被凌熹落闹怕了?

“呵,霖王殿下都这么胆怯小女子的丧尸啊。”玉雪笑,叉着腰,脸上的阴狠之色加深,“丧尸,杀掉他们!”

丧尸顿时像是有了灵气一样,一个个像五个人扑过来,好像十分饥渴他们的血液。

无奈丧尸除了无限复活,杀伤力真是负数值。

玉雪冷笑,垂着脑袋,开始从所有的丧尸的身上吸取力量。

玉雪整个人顿时变得膨胀,体型越来越大,坎比一只成年的老虎。

苏嫣然蹙眉,“她甘愿变成丧尸吗?”

千譚莹摇摇头,“这个人太可怕了。”

玉雪一步一步走过来,在满地的已经被吸干了的丧尸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恐怖。

她抬眼扫视了下人群,“那个贱人呢?”

“谁?”千譚莹厌恶地看着她,可同样奇怪她问出的问题。

“呵,就是那个勾引倾王爷的贱人啊,我头一个要干掉的,就是她!”

————

“阿切!!”

凌熹落打了个巨大的喷嚏,奇怪了,是不是有人在骂她?

月咏咬着嘴唇看着冰榻上生辉的冰蓝色的冰花,嫉妒道:“哼,熹落你都有炽冰薇了,却什么都不给我。”

“得得得,你一个月咏神尊需要我这个小丫头的什么东西?别扯淡了。”凌熹落道,扬手摘下那棵巨大的炽冰薇。

月咏哼了声,“谁说没有?你上次杀掉莫渊门的少掌门,留下的那块晶核,就是本尊的补给品啊。”

凌熹落随手把晶核扔给她,“给你啦。话说回来,炽冰薇?干嘛用的?”

月咏抱着晶核心情大好,“当然有用,吃下去有绝杀技的。哎,你现在干嘛吃啊。。。。。。”

月咏无语地看着狼吞虎咽的凌熹落,“只是想不到这个大窟窿里还有冰,正好给你炼毒。哦对了,你吃下去会中毒的。”

凌熹落脸色瞬间变黑,“死月咏,怎么不早说?!”

月咏掩嘴偷笑,“嘿嘿,逗你玩。”

“月咏!!”凌熹落大吼。

“安啦,你现在赶紧想办法出去才是王道,而不是在这里练狮吼功。”

月咏装模作样地给凌熹落扇风降火,一边溜回自己的小空间里去了。

凌熹落叹气,她可要怎么出去啊!

五十级,绝杀技有梦魇和幻术,神器是咏赤月,已经算是一个天才级人物了。

可是现在被困洞里是什么鬼啊!

凌熹落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咳咳,老衲总算找着了。”

一个浑身是灰尘的老头儿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吓凌熹落一跳。

“你你你你,你谁啊?!”

凌熹落第一时间准备攻击他。

“啊呀,老衲乃是弦世道长,不是坏人,赶紧跟老衲走吧。”弦世拉着凌熹落的手。

凌熹落毫不留情地甩开,“你特么的谁啊?本姑娘一没劫你财二没劫你色,再来我们又不熟,再来就是你个小矮子哪里冒出来的?!赶紧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甭打扰我。”

弦世着急地在原地跳脚,“苏嫣然那姑娘需要你,赶紧走吧。”

“滚远点,嫣然没事儿干嘛找我?”某位女神经病又开始扯淡。

弦世简直想一翻白眼死过去,可是他明白现在死了,跟其它死法没啥两样。。。。。。

啊呸,重点不是这个,他要把俩姑娘弄得妥妥帖帖他才有机会成神的,不然他的修仙之路就败了。

弦世不想和这个骂人一把手的神经病多废话,立刻带着她装逼一样地闪了。

————

千譚莹吐出一口鲜血来。

“哈哈哈,四公主,你撑不住了吧?”因为毒,玉雪的声音变得十分尖锐而且恐怖。

千譚莹白了她一眼,“笑话,我牙龈出血,关你屁事?”

毒化的玉雪,强大的可怕!

千譚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如果这时候皇宫的卫兵来的话,只会被玉雪吞噬掉力量。

所以她才拒绝了皇帝的军队。

天空的颜色更加沉了,像是随时随地都要压下来压垮这片大陆一样。

苏嫣然扶住了千譚莹,“公主,不要逞强。”

千譚莹咬牙点点头。

她的力量还不够强大,玉雪必定是一个难对付的角色。

“熙晗,为什么我们不出手?”

段夜暇满脸的沉不住气。

千熙晗仍旧淡定地坐在树上,“你打不过她,她的属性是克制你的。”

“那么你呢?”千瑞轩缓缓道,“据我所知,按你的力量,杀掉她绰绰有余,可是你手软了。你并没有杀了她,而是给了她再一次谋反的机会,熙晗,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夹杂着湿气的风吹动千熙晗墨色的头发,“够了。”

“够了?”千瑞轩冷笑,“你居然还放不下她。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庇她!”

千熙晗完全处于下线状态中,根本听不进千瑞轩的话。

奇怪的是,他想的人,却不是玉雪。

那臭丫头真不让人省心,万一她还滞留在范尚书府里怎么办?

千譚莹闪到房檐上,静静凝望着气势汹汹的玉雪。

空气更加沉重了。

“糟老头儿,给老娘停下!”

上空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千熙晗眼眸微微一震。

砰地一声,弦世漂亮落地,装逼地叉腰。

“我滴个神!!”

凌熹落华丽地吊在了树枝上。

“糟老头儿,老娘跟你拼了!”凌熹落挣扎着想下来。

呀,树枝断了。

凌熹落貌似已经感觉到五脏六腑都裂开的疼痛。

“疼啊,好痛啊,死老头儿,我凌熹落跟你没完啊,呜呜呜。。。。。。”

“凌熹落,你有完没完?!”

千熙晗满脸黑线地看着抱着自己大腿鬼哭狼嚎完全没形象的凌熹落,要不是怕她摔下去,他真想一脚把她踹开。

“啊嘞?”凌熹落傻愣愣地睁眼,“呀,倾王殿下早上好。”

千熙晗脸黑的跟煤炭似的。

“滚!!”

凌熹落撇撇嘴,看着周围的环境,只见千譚莹和苏嫣然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段夜暇和千瑞轩则是诧异地不行,更加可笑的是那头穿着水红色衣服会站立的猪头是哪位?

“嗨,大家好啊。”凌熹落笑地那叫一个灿烂,猛然发现情况不dèi啊!

“你们怎么啦?!杀人放火翻围墙还是欠人家两个鸡蛋没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