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二十五章 丧尸之城(4)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88 2016-10-02 09:36:45

  苏嫣然没兴趣理他。

老先生有些急了,“你这丫头怎么不听人说话呢,真没礼貌。”

“老先生,您到底要说什么。”苏嫣然凉凉地看着老先生。

老头儿凑近了苏嫣然的耳朵,“丫头,怎生不认得老翁了?”

苏嫣然奇怪地看着他,身材矮小,脸上是密密麻麻的皱纹,从鬓角窜出来的白发也许告知人们曾经这个人是多么的风华绝代。

而且,长得这么大众化,到处一抓一大把好吗?!

苏嫣然摇了摇头,“我们素不相识。”

“这丫头,”老头儿无奈地摇摇头,“你可还记得身上的气脉是何人替你打通的?”

苏嫣然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糊涂老翁啊——”

“老衲是道长,弦世道长,不是什么糊涂老翁。”弦世抱胸不满道。

“多管闲事,怪不得叫弦世——”苏嫣然嘀咕道。

“什么多管闲事,老衲是弦世,顶多也是个贤士,又不是那多管闲事之人。”弦世一本正经道,“而且,老衲替你算过一卦,你未来注定是皇后之命。”

“你未来还是皇帝老儿呢。”苏嫣然没好气地白了弦世一眼,“得得得,我等人呢,别烦我。”

“诶——”弦世挡住苏嫣然的去路,“看在老衲还为你打通气脉的份上,听听老衲的卦象吧。”

苏嫣然一笑,不怀好意地抱胸,“你不说我还忘了,就给我那么一丁点儿法术,就搜刮了我的所有家当,那里有几千两银子呢,够我吃上一辈子了,你倒好,拿了钱就跑。”

弦世心虚地搓了搓衣角,“那个……老衲乃是道长,要那么多钱……劫富济贫!”

“废话,我不也是劫富济贫啊。”苏嫣然翻了个白眼,绕过他就要离开。

“你是否是在等一个姓凌的姑娘?”

弦世忽然板着脸问道。

苏嫣然脚步一顿,“你怎么知道?哦对了,我忘了你是算卦的了,嗯,就算我是在等她,你又没权利拦我。”

“如此一来,老衲的卦便算对了。”弦世看向繁华的街道,“丫头,你的命,凌姑娘的命,必将不平凡——”

话音一落,弦世就不见了踪影。

这,话是什么意思?

————————

白色的光剑击中墙壁,再一次无力地落在地上,化作一抹尘埃。

细细密密的汗从他的额头上淌下。

凌熹落好奇地围着站在原地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的玉雪团团转,时而伸出小爪子扯了扯玉雪的衣袖,只见玉雪还是纹丝不动。

“切,真没意思。”凌熹落抱怨了一句,继而小心翼翼地看向同样像是没有了灵魂的丧尸,他们都垂着脑袋站在那里……呃,除了没有脑袋的。

凌熹落看着周围,难不成这里只有玉雪才能自由进出吗?

那他们岂不是死定了?

千熙晗落地,微微喘着气。

这个地下室真的犹如坚硬的铁石一般,无论如何敲打都难以损坏。

凌熹落无聊地在地上画着各种各样的零食,口水都不由自主地洒了下来。

诶,她好怀念零食啊——

“啊……呜……呃……”

一声一声恐怖的低吟声传来,凌熹落一惊,连忙跳了起来。

在不远处的一个光线昏暗的角落,居然有一个木质的牢房,里面的丧尸却丝毫不受控制,一下一下地从牢房的夹缝里伸出手来,嘴巴里往外流着恶心的红色液体。

凌熹落捂住了嘴巴,往后退了几步。

原来在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丧尸。

生化危机啊这是?!

千熙晗因为耗损了太多的元气,脚步有些不稳——

凌熹落的身后一阵温暖。

刚准备挣扎,千熙晗磁性好听的嗓音就似乎带着一丝丝的疲惫。

“别动。”

“啊?……哦。”凌熹落乖乖坐着不动了。

她又不是傻,现在再动的话浪费精力到时候脸爬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千熙晗把脑袋埋进了她的脖颈之间。

奇怪,这个女子所在的地方,不,确切的说,是她身上自带着可以吸取的灵气,和瑕兽出没的荒原的灵气几乎差不多。

难道她身上有什么随身空间?

凌熹落嘴角抽,你妹的,就算是饿了也不能吃本姑娘的豆腐啊!!

一阵倦意袭来,凌熹落缓缓阖上了眼眸。

“月咏,快点告诉我怎么出去啊?”

一进到夙空间,凌熹落就赶忙拉住了月咏问道。

“我怎么知道?”月咏淡淡道。

凌熹落一口老血喷到镜头上,“你可是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强夙神啊喵,怎么可能不知道嘛——”

月咏懒得理会她的拍马屁,走上那片毒花田,俯下身掐了一朵盛开的毒花,塞进凌熹落手里,“给你。”

凌熹落小心翼翼地拿着毒花,她可是亲身体验过毒花的厉害的。

月咏扑哧一笑:“你现在可是百毒不侵之体,还怕毒花吗?你身体里面全都是花毒好吗?”

“纳尼?”凌熹落瞪大了眼睛,可是忽然感觉嘴巴好像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样。

月咏神秘地笑笑。

凌熹落躺在他的臂弯里睡着了。

轻轻阖上的眼眸恬静地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有时候习惯了一个人火爆的样子,就会不习惯她安静的样子,譬如说……她睡觉流口水是什么破烂癖好?!

千熙晗嫌弃地擦掉了她嘴角的口水,手指下意识地触碰到那两瓣娇艳的唇瓣。

忽然一阵口干舌燥。

那两片温润如水的唇瓣,味道会不会比上次更好呢?

他的眸光微微沉下,微微附身,吻上——

凌熹落只感觉说不出话来,只看见月咏在那里暧昧地笑。

你妹的哪根筋不对啊,不帮我出去就罢了,还笑?!

可是,总感觉呼吸不太顺畅——

凌熹落猛地睁眼。

……

……

……

“千,千熙晗你就算再饿也不能吃本姑娘豆腐啊!!!”

凌熹落瞪大眼睛捂着嘴巴。

千熙晗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咳咳,那什么,你手上什么东西?”

……恭喜你成功岔开了话题。

凌熹落迅速被转移了注意力,原来夙空间里的东西可以被带出来的。

手上的小紫花泛着暗黑的光芒,简直比她第一次在霖王的秘密花园里见到的毒花还要恐怖,它的毒……不用说肯定更厉害了吧?

月咏啊月咏,就算本姑娘饿到不行了你也不用给我吃毒花的,我宁愿饿死也不愿意毒死。

千熙晗手一扬,小紫花就转移了阵地,变成了他的手掌上。

凌熹落意识到虽然自己是百毒不侵之体,但是千熙晗他不是啊,他是想寻死了吗?

“千熙晗,你千万别寻死啊!”凌熹落抢过毒花。

千熙晗勾唇,心里感到丝丝暖意,岂能料到凌熹落来了一句:

“要死也要等我们出去了再说,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在这里。”

千熙晗一脚踹开凌熹落。

没心没肺的女人!!

凌熹落痛苦地摸着自己的小屁屁,你妹的对着人家的臀部下手啊!!

“呜呜呜呜……千熙晗,老娘跟你没完。”

后脑勺上的血液已经开始干了,结起了一层淡淡的痂,结果一扯,又撕裂了,开始凉飕飕地冒血。

“你怎么了?”

千熙晗一看她的面色不对,心头一紧。

凌熹落感觉身后恐怖的呜咽声更加地凑近了。

甚至感觉已经有丧尸对她血淋淋的后脑勺流口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