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二十一章 谢罪?对象是不是错了?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23 2016-09-28 19:49:53

  凌熹落简直想一头撞死一了百了了。

“呵呵……唔。”

苏嫣然笑出了声音,连忙伸手捂住嘴巴。

千熙晗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淡淡道:“张嘴,喝汤。”

“喝神马汤啊,我才不要。”凌熹落看见那团黑乎乎稠糊一样的东西,忍不住接连翻白眼,大哥,你这哪里是汤啊?明明就是一玉米糊好吗?!还是黑的!!

“你试试,不喝你会知道是什么后果的。”

说着,一支光刃就蓦然插在了凌熹落的手边,差一点点就要戳破老娘白嫩白嫩的皮肤了!!

凌熹落嘴角抽,这货不是应该伤的不轻吗?按剧本来不应该是他躺在床上,搞不准就残废了,然后自己就趁机从王府逃出去,从此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飞遍海角天涯嘛?!

可现在她为什么在喝这个苦不拉几的米糊啊?!

“哎哎哎,那个,千熙……倾王殿下,你为哈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难不成是她下的手还不够重?!尼玛,早知道一刀砍死他得了!!

“不然你以为,本王就这样去了?”千熙晗似笑非笑地望着凌熹落,毫无情绪的眼眸似乎能把一切都看穿。

“呃……”虽然本宝宝的确有这么认为。

“哎呀!!”苏嫣然本来想伸出手捂住偷笑的嘴巴的,可是却从窗子上掉了下去,整个人都滚进了草丛里。

“噗哈哈哈哈哈!!”

窗外一阵爽朗的笑声。

咦?怎么还有男人的声音?

凌熹落趁着千熙晗回眸,迅速地从床上滚了下来,逃窜一样地奔出房间。

那破烂什么汤的真他妈的难喝!她可不想喝了!

“我滴个亲乖乖!!谁把床立着放的?!”凌熹落痛苦地皱着小脸,狠狠地瞪着眼前挡道的人。

段夜暇叹了口气,“凌熹……凌姑娘,对不起。”

“诶?霖王?”凌熹落显然处于死机状态,他们一个个的不都是被自己打得吐血吗?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凌姑娘,本王……我不应该把你推进花丛,不应该……”

“等,等等。”凌熹落跳出几米远,“你是不是忘记吃药了?”

“本王从未生病,为何饮药?”段夜暇像看一个外来星球的生物一样看着她。

“呃,霖王殿下啊,我不是把你伤到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七日已罢,奈何本王的身体多娇贵也不用这么久才恢复。”段夜暇文绉绉道。

凌熹落脑补了一个自己蹲下来捡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鸡皮疙瘩的场景,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不就是古人嘛,说话能不能正常点?

“都七天了?!”凌熹落瞪大了眼睛,“我去,老娘睡了这么久啊?!”

“那是当然……呃。”段夜暇已经看见凌熹落身后,千熙晗用一副威胁却又自得其乐的样子懒洋洋地依偎在墙上,“凌姑娘,你能否原谅我?”

“原谅……这好像是我应该说的。”对象好像反了啊。

首先她毁坏段夜暇的宝贝毒花,再来跑去无理取闹,打伤段夜暇……这种种的一切好像都是她的错诶。

这么反过来是段夜暇来道歉了?剧本发展不dei啊!

“呃,我接受了……”

刚说完,段夜暇就闪了,凌熹落只能风中凌乱地看着被风带动的帘子。

“你别笑了,我求你了——”

屋外,苏嫣然双手合十满脸苦逼地望着眼前身着深紫色长袍的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千瑞轩笑的更欢快了,如此女子甚是少见,就像那美的一塌糊涂,一败涂地,闻风丧胆的……呃,白云。

“嫣然,这位是……”凌熹落走出来就看见苏嫣然坐在草丛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装可怜。

“问得好!!”苏嫣然苦逼地不要不要道,“鬼晓得这位公子是哪位啊?他就一直笑我!我的脸啊,都丢光了……”

苏嫣然认识了凌熹落之后,学了她的性格,言语之间也没有了那份文范儿。

千瑞轩笑的前仰后合,完全没有形象地大笑着——

凌熹落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鬼?笑点超低的鬼??

“皇兄。”

冷飕飕的一个声音就飘来了。

“卧槽,你妹的走路不带声儿的啊?!”凌熹落吓了一跳,往后跳出了几米远。

千瑞轩还在无所顾忌地笑着,一边笑还一边抽风道:“熙晗你府里的女子都好生奇怪,真惹本殿发笑!”

……原来这就是太子啊。

笑点怎么这么低的说?太子不都应该冷的不行吗?冷傲孤僻然后就一直蹲书房的不才是太子吗?天哪,这个太子殿下和自己想象中的怎么差一个西天取经的往返距离?!

千熙晗看向狼狈的苏嫣然,“你……是谁来着?”

苏嫣然简直是一个跟头,不过幸好她还坐在地上,不然肯定摔个狗吃屎。

倾王殿下的记忆力就那么差吗?还是她给倾王殿下打小报告说熹落宝宝跑出去溜达来着。

不过她可没这么大胆子像凌熹落一样和千熙晗沿街对骂,赶紧拍拍屁股站起来,奔到了凌熹落旁边。

“府内下人少以调教,冲犯皇兄了。”

“兄弟之间还这么客气作甚?走,一起小酌一杯去!”千瑞轩好不容易停下了笑声,脸上仍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落落,这个原来是太子啊……”苏嫣然无语道,她还以为守门的不小心放了一个精神病人进来了。

“好像,貌似,大概,可能,也许,或者是这样的。”凌熹落更无语,千瑞轩是长得不错那是当然的,可这性格也……忒特别了。

苏嫣然叹了口气,“诶,但愿太子殿下不会一个不注意斩了我吧——或说回来,今天都已十日了,离四公主的大婚之日已经没剩几天了,落落,你打算怎么办?”

“对哦,你不说我还忘了这茬——”凌熹落傻愣愣回道,“纳尼?今天十号了啊?!”

“不然你以为?”

天哪,她怎么就那么糊涂,刚刚段夜暇在的时候干脆让他去上演一部抢婚戏得了,现在真的是余音绕梁了——啊呸,成语用错了。

愁眉苦脸之际,凌熹落捕捉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粉衣女子。

“千譚莹?”凌熹落惊喜地望着千譚莹略带忧郁的侧脸。

“熹……落?你怎么在这儿?”千譚莹缓缓扭过脑袋,看着凌熹落惊喜的表情。

凌熹落差点没站稳,“我不在这里在哪儿啊……况且,我还能去哪里啊?”

千譚莹抬起手握住凌熹落的手,“你的事,二皇兄已经和我说过了,熹落,我很感谢你……但是,我并不奢望他能回心转意……不,从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凌熹落认真地捕捉着千譚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千譚莹嫣然一笑,“放心啦,本公主已经移情别恋了。不会再盲目地喜欢霖王殿下了,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哦,熹落,你受了不小的伤吧?”

“啊……没有。”

凌熹落支支吾吾道。

千譚莹……会是这样的人吗。

凌熹落心里涌起淡淡的惆怅。

……

(国庆节倒计时:三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