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二十章 飙级,强悍瑕术师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270 2016-09-27 20:50:48

  “你疯了吗?!”千熙晗避开凌熹落的攻击,只觉得凌熹落不对劲,很不对劲!

“月咏,月咏死在了你的手里,她不会的,她不会离开我的,你这个恶魔,我要杀了你!!”凌熹落一边流眼泪一边继续发动攻击。

月咏那么可爱的小女孩,怎么会死了呢?这不可能!!

凌熹落简直要崩溃了,她的世界,从此崩塌!!

“不会的,不会的……”凌熹落无力地松开了咏赤月的刀柄,两只手用力抓住了湿哒哒的乌丝。

泪水啪嗒啪嗒地掉落,时而有一颗掉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千熙晗眉头皱的很深,猛地捉住了凌熹落的手,用力地摇晃她,“凌熹落,给本王清醒一点!!”

凌熹落只是拼命摇着头,“我不相信,月咏,你快回来,我不能没有你……”

燃吟的反噬,如果体质好的人,最多两个阶段,而极度堕落的人,一生都可能无法脱离反噬。

千熙晗抬起袖子,准备往凌熹落的脑袋里输送灵气,可是却猛地被撞开——

“月咏,你把月咏还给我!!”凌熹落反扣着千熙晗的大手,只不过娇小的手只能勉强地抓住而已。

千熙晗轻轻松松挣脱束缚,不顾身上化脓的伤口,努力地输送灵气。

“呜呜呜呜……月咏……”凌熹落几乎是半句话不离月咏,使千熙晗皱起了眉头,月咏到底是谁?为什么凌熹落会变得如此失控?难道是,中了莫渊派的幻术?

几乎是一瞬间,千熙晗肯定了凌熹落的的确确是中了幻术。

莫渊派的幻术几乎是全天下第一,但是会幻术的人却寥寥无几,少得可怜,整个千凰国如果能找到一两个就已经很不错了。

可是,幻术的解法也只有施幻者才能解除,千熙晗也无能为力。

“你不要碰我!”凌熹落狠狠地躲开他送过来的灵气,“恶魔,决一死战!!”

凌熹落已经杀红了眼,却根本就没有用咏赤月的意思。咏赤月静静地躺在大雨里,散发着暗暗的红光。

她还在哭,他不明白,是什么人让她这么哭得撕心裂肺。

想到这里,千熙晗竟然闻到了酸味儿。

什么鬼啊?他居然心里不舒服?

估计是他想多了吧——

轻轻地,千熙晗搂住了她。

凌熹落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无力地捶打着他的胸膛,“月咏,你把月咏还给我……”

她想要杀人的冲动立刻被无尽的哀伤和恐惧替代,她只能不停地撒着眼泪。

凌熹落啊凌熹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是,你是自私,你是矫情,你离不开朋友、家人,你又何尝没有在父母的葬礼上哭晕,又何尝没有在养父的病床边,在他最后艰难地突出一句“熹落,以后要好好的”之后,哭得彻底崩溃。

可是你还是活下来了啊,没心没肺的样子,女痞子的样子,才是你凌熹落啊。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自己又是最重感情的那一个,为了朋友可以做任何事,因此却遭到了朋友的背叛,因为,自己曾经最好的闺蜜,就在自己受到男朋友抛弃的那一段时间里迅速地和他擦枪走火了。她还得意洋洋地拿着那张孕检报告炫耀。

可是,凌熹落仍然没有放下自己的执念,她想要守护,她想要去珍惜每一段友情和爱情……

所以,她才哭的这么崩溃。

千熙晗认真地捧起了凌熹落的小脸,吻了上去——

凌熹落依然没有停止哭声,她多希望一切能够回到原点,没有任何的伤害,什么都没有,也许她的心就不会如此痛。

反噬结束。

月咏从浓浓的沉睡中醒来。

凌熹落能在如此堕落的状态下不到一天就结束了反噬,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熹落……”

月咏喃喃念着她的名字,欣慰地扬起了嘴角。

原来自己在她的心里还能这么重要啊。

雨还在下,似乎不下个一年誓不罢休一样。

凌熹落的胳膊不知不觉抓住了千熙晗的袖子,也许是太久没有过接吻了,自从她被校草男友甩掉之后,她就没有再谈过恋爱。

呃,不对,除了那次人工呼吸……

(这里省略一些“污”的画面,恩恩,本宝宝不太会写脸红的场面啦啦啦啦~~~)

绵长的一吻过后,凌熹落晕了过去……

她好希望,一切就这样结束好了……

————————

凌熹落翻了个身,摸到了一颗圆润的凉凉的东西。

缓缓地睁开眼眸,原来是夙晶,那颗泪滴形状的夙晶。

月咏……

夙晶开始欢快地跳动起来,月咏蓦然出现在她的床边。

“hi,早上好啊。”月咏自从认了凌熹落做主人,也和她学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虽然她这个最强夙神都不怎么明白这些语言的意思。

“月,月咏?!”凌熹落惊喜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却一下子磕到了床沿。

“熹落,你怎么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月咏无奈地笑了笑,按住了额角。

凌熹落看着月咏被紫发遮起的左眼,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月咏扑哧一声笑出来,揭开长长的刘海,“我眼睛还在呢,放心啦。”

红色宛若宝石的眼睛仍然是那么漂亮璀璨。

“你中了幻术,你看到的仅仅是幻象而已。”月咏耐心地解释道。

“真的吗?!”凌熹落不可思议地看着月咏,激动地伸出手准备抱住她。

“哎呀,有人来了,我走了——”

说着,月咏就咻的消失了,凌熹落扑了个空,滚到了地上。

真心那叫一个疼啊!

凌熹落可怜兮兮地摸着自己的小屁屁,顺手把夙晶项链挂在自己脖子上,刚刚准备爬上床,身后就凉飕飕地传来一阵声音。

“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呃,啊,我找我的运动鞋……啊呸,我找鞋子呢。”凌熹落瞎扯淡。

“上榻,免得受冻。”千熙晗的旁边凭空飞着一碗热汤,要不是凌熹落早就知道千熙晗是一神经病……我是说强悍的瑕术师,肯定吓尿了。

凌熹落努了努嘴,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忽然身体里飞出一道光。

她清清楚楚感觉到,自己的瑕术等级居然飙到五十级了。

卧槽,还带这么玩儿的?!

另外,一串符文迅速印在了凌熹落的脑海里。

幻术?我勒个去,简直不用修炼了好吗?还有附赠的!

因为知道了月咏平安无恙的消息,自己又猛地飙级,凌熹落整个人都乐开花了,屁颠屁颠地爬上床,却发现窗子边有一个绿衣女子正看好戏一样地看着她。

凌熹落嘴角微微抽动,她是不是应该找苏嫣然好好理理,肯定是她去打小报告,结果把身娇肉贵的倾王殿下弄来了,然后她就不仅伤了霖王,也伤了倾王,再加上前面的毁坏国家毒花,她好像已经没有活路了。

呵呵呵,结局非常美满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