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八章 暴风雨将至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37 2016-09-26 20:03:46

  头疼,胸口疼,哪里都疼,疼得撕心裂肺……

凌熹落用力地攥紧了亭子的栏杆,那栏杆却在啪的一声中被凌熹落彻彻底底地掐碎!

然而,这并不能缓解她身上的疼痛,那种一下一下的鞭打的疼痛,针刺的疼痛,好像都汇聚在了一起专门来折磨她一样!

千熙晗的眉头迅速拧成了一团,几乎是用尽全力才狠狠扯过她紧握着石凳的手,擦擦几下点了她的穴道,强行压制住她体内那股呼之欲出的力量。

凌熹落死死咬住下唇,“完蛋了,好痛……”

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感觉那股呼之欲出的力量在吞噬自己的身体……

雨下得更大了,雷声作鼓,一道闪电咻的划过,朦胧夜色下蓦然出现了一个龇着牙冷笑的人,白色的雷光照在他的身上,看起来简直吓飞了人的半条魂。

“呵呵呵,倾王殿下,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一个最好的机会了——”那人低着头,冷笑道。

雨点落在他黑色的斗篷上,溅起水花。

千熙晗强行送了一股灵气进入凌熹落的身体,又引来凌熹落的一声惨叫。

真的好痛,恨不得把这副身子扔进火炉,烧个干干净净才好了!

凌熹落咬着牙,抬眸就看见电闪雷鸣下站在磅礴大雨里的黑衣人。

他雪白的牙齿在闪电的一闪一闪的白光下显得更加阴森。

“冷珏初,本王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千熙晗冷冷地盯着冷珏初,眼眸里的冰寒之意简直可以冻结天地万物,只不过额头的一抹淡淡的虚汗暴露了他此刻的虚弱。

冷珏初看了凌熹落痛苦的小脸一眼,接着又哈哈哈哈地狂笑起来,“哈哈,看来本少主要好好谢谢你这位姑娘了,让倾王殿下消磨了大半的灵气,待的本少主杀了倾王,本少主让你做少主夫人如何?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熹落强撑着身体抬起头来,顿时被冷珏初阴森的笑容吓住了,这世上竟有如此阴森恐怖之人。

“痴心妄想。”千熙晗不屑地瞥了一眼冷珏初,大袖一挥,一道白色的光剑就猛地飞出去。

冷珏初抬起手挡住了那道光,“哈哈,倾王殿下的灵气着实消磨了不少嘛,看来冷某有希望获胜了。”

凌熹落嘴角抽,这活脱脱上演仇杀剧啊,但是干嘛要带上她?!她不就他喵的一路人甲好吗?!

凌熹落顿时想到了月咏,连忙呼唤着她。

“月咏,月咏?”凌熹落在心里呼唤着。

只有她自己的声音长长的回声……

“月咏,你快出来啊!”凌熹落焦急道,要是这个时候月咏游戏下线的话,她就要Game Over游戏结束了好吗?!

可是仍旧没有任何的声音。

月咏其实是同样遭到了燃吟的反噬,正在密闭状态下,所以,她根本不会听到凌熹落的呼唤,而且,命运的剧本就是,她不可以在此刻帮助凌熹落,否则她以后的后患无穷……

凌熹落丧气地吐了口气,看着两个人在雨中一上一下地打斗,周围的建筑物都被炸得四分五裂。

幸运的是,身上难耐的疼痛却蓦地消失了。

咏赤月不约而同地咻然出现在手边。

凌熹落微微扬起嘴角,如此一来,她就可以战斗了。

笑话,网游打了三年,她怎么会那么逊色?至少不至于被敌对生物一招秒杀。

冷珏初幸灾乐祸地看着千熙晗胸口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千熙晗,看来你是不可能赢我了,如此这来,我们就好好算算当年的账!!”

“冷珏初,你还在白日做梦什么。”千熙晗避开冷珏初的攻击,一道银白色的光刃从眼眸里飞出来,正好扎中了冷珏初的手臂,“你莫渊派使用不正当手段企图攻击当朝圣上,没有灭你满门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冷珏初,休得得寸进尺。”

冷珏初微微颤抖地看着手臂上转瞬即逝的光刃,却不能让伤口转瞬即逝,狠狠地瞪着他,“家父败在你手里,我冷珏初却未必!我要替家父的死报仇!”

说着冷珏初浑身都发出光芒,“莫渊剑!!”

莫渊剑……

莫渊门派的秘术,冷珏初又是怎么学会的?

千熙晗不冷不热地看着朝自己飞过来的万只黑色的剑,本想伸手抵挡,可是他却低估了莫渊剑的力量。

冷珏初哈哈大笑,看着被剑戳中立刻吐出一口黑血的千熙晗,“千熙晗,你也是够傻的,我莫渊派的莫渊剑岂是你一只手就可以抵挡的?”

千熙晗捂住胸口,先前的伤口撕裂,又开始出血。

冷珏初以为自己就要胜利了,刚想还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却突然被一道暗红色的气流打中,狠狠地装在一旁的墙上,脆弱不堪的白石灰墙立刻被冷珏初撞破,整个人都飞进了洞口中。

冷珏初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却发现一把巨大的镰刀在半空中悬着,黑色的刀身却散发着红光,令人胆战心惊。

呼,幸好还来得及。

凌熹落放下双手,收回了操控咏赤月的灵气,微微站不稳地靠在了柱子上。

我靠呀,没想到那么轻的一把便宜割稻子的破东西力量居然辣么大,大到惊人啊喵~

咏赤月缓缓地落地,稳稳地插进地面,却让人隐约看见刀尖上好像站着一个紫发的少女。

冷珏初贪婪地看着咏赤月浑身散发的高贵的光芒,趁着凌熹落不注意,猛地捉住了咏赤月的刀柄。

这看起来就像是上古神器,要是得到了它,他冷珏初将是不败之王!

凌熹落叹了口气,也没多管冷珏初,而是奔进了雨中,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千熙晗。

他俊美的脸颊染上了不健康的苍白,让凌熹落心底的愧疚之情更加深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冲动,他一世英名的倾王殿下,怎会落得如此地步?

雨水冲刷着凌熹落精致的小脸,千熙晗微微皱眉,“你不难受了吗?”

凌熹落摇摇头,“好多了,放心安啦……噗!”

凌熹落刚刚说完大话,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但是这次身体却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感觉,力量在蔓延,好狂热!

漆黑的清澈得一尘不染的眼眸却蓦然变成了深红色,即使是轻轻的一个回眸都能把人吓得魂飞魄散。

反噬第二阶段。

凌熹落轻轻看向不远处拼死拼活也拔不出咏赤月的冷珏初,眼眸里的阴冷一闪而过。

冷珏初擦了把汗,咏赤月毕竟是万象一般的沉重,怎么是他一人就能轻易拔出的。

千熙晗蓦然握住了凌熹落的手,而她却毫不领情地甩开了,“别碰我!!”

凌熹落狠狠地回头,一步一步地迈着及其平稳却透出寒意的步子走向冷珏初。

“凌熹落,你又怎么了?!”千熙晗简直觉得凌熹落真的彻彻底底是一个时而善时而恶的煞世邪魔,不过,以他的观察来看,凌熹落只是在身体里面有一股惊人的可以颠覆时代的力量!

“冷,珏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