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七章 燃吟反噬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98 2016-09-26 18:58:15

  “熹落!停下!”月咏在夙空间里声嘶力竭地喊道。

奈何此刻的凌熹落已经被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见月咏的叫喊声。

月咏急的直跳脚。

“凌熹落,你是不是中邪了?”千熙晗仍旧波澜不惊,眼眸里却多了几分怀疑。

“我呸!你才中邪了!千熙晗,我劝你离开,我想杀掉的只有段夜暇!”凌熹落怒目瞪着他。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千熙晗问。

凌熹落冷笑,“和你有什么关系?哦,我忘了,譚莹是你的妹妹来着,作为哥哥,居然包庇负了亲妹妹的负心汉!好一个受人爱戴的倾王殿下啊!哈哈哈!”

凌熹落讽刺道,拖着巨大的咏赤月一步一步逼近,“千熙晗,早知道,当你掉下池塘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救你上岸,让不会游泳的你淹死好了。不过,瑕术能够如此厉害的倾王殿下,竟然还不会游泳!真的要笑死我了!!”

她只是想气走千熙晗,潜意识告诉她,她的内心是不想“伤害无辜”的。

“凌熹落,不用煞费苦心来气我了。”千熙晗拍拍袖子,抬起漆黑的眸子望着她,眼前的女子乌丝狂舞,赤色的衣裙随风飘荡,身上的戾气震慑的人说不出话来,眼眸里的焦虑却暴露了她此刻慌张的心情,“我已经被你气惯了。”

“千熙晗!”凌熹落大喊道,“你别装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好啊,既然你不愿意离开,决一死战吧!”

说着凌熹落举起与身体丝毫不成比例的咏赤月,张狂地用刀尖指着千熙晗。

千熙晗沉默不语。

凌熹落被他还这么淡定的样子气疯了,狠狠地朝他刺去——

咏赤月刺穿了他的胸膛……

凌熹落瞬间瞪大了眼睛。

鲜血顿时四溅,殷红色的血液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整个正厅像是刚刚结束战争的战场,火药味儿十足,遍地的献血……

千熙晗面无表情,只是脸色却蓦然苍白了很多。

“你……千熙晗你是不是傻?!干嘛不躲啊?!”凌熹落惊慌失措地抽出了咏赤月,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双肩颤抖着。

“如果你刺不中我,你的这一招岂不是落空了?”千熙晗微微眯着狭长的眸子,声音却是掩饰不住的颤抖。

凌熹落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千熙晗之前为了救自己用掉了那么多的灵气,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她如此强悍的一击?!

“我……我……”凌熹落向前迈出了步子,却蓦然合拢了双眸,直直地倒下去。

燃吟力量使用过度,昏厥了。

千熙晗强撑着身体接住凌熹落娇小的身躯,毫不客气地对身后怒吼:“段夜暇,没死就给我滚起来!”

段夜暇忍着疼痛爬起来,却蓦然看见千熙晗胸口开的大洞,“熙晗,你你,你怎么了?”

千熙晗咬着牙,“少说废话,扶本王起来!”

段夜暇连忙搀着千熙晗的手,却发现已经昏过去的凌熹落正躺在他的怀里,面容十分憔悴。

“熙晗,你打算怎么处置她?”段夜暇的语气变得庄重起来,“凌熹落可能是一个邪魔,留着她,必定是一个祸害苍生的罪犯。”

千熙晗抿了抿料峭的唇,“不用你来管!”

段夜暇风中凌乱,眼看着虚弱不堪的千熙晗抱着凌熹落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了霖王府……

段夜暇叹了口气,走出正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能告诉我这些侍卫是怎么一回事啊!!

————————

天色变得朦胧起来,一滴雨水飘落,继而电闪雷鸣,倾盆大雨。

冷风时不时吹进脖子间,凌熹落缩了缩脖子。

这座亭子建造地十分精致,但是四面透风的建设在此刻仿佛是最没用的。

凌熹落慢慢地睁开眼,觉得脑袋沉的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地想要直接脱离脖子滚落到地上去一样。

但是背后始终有一股温暖,一下一下的温热气息喷在凌熹落的耳垂,使得冰凉的耳垂因此红润起来。

记忆,犹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天,天哪,她居然发狂想要杀掉霖王,还误伤了千熙晗。

凌熹落下意识地抽动,却发现一双手正扣着自己的腰。

回眸便看见一张睡颜。

这是一张多妖孽的睡颜啊,即使是阖上的眼眸却仍然散发着那股说不出来的迷人的气息。

很显然,他睡着了。

凌熹落心里的情绪十分复杂,即使自己那么想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他居然还是没有杀掉自己。按理说,她现在应该是人见人骂的邪魔了吧。

可是她一点也不知道啊,那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好像要吞噬她一样。

我靠,没想到老娘我还这么有诗情画意啊哈哈哈……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凌熹落伸手摩挲着他结实的胸膛,立刻就有一团凉凉的东西,仔细一看,的确是那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肉模糊的伤口,一想到这是自己干的,凌熹落简直想钻进地缝里,然后拿珠穆朗玛峰把缝口塞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滴泪水悄无声息地落下,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仿佛不把京城掀走誓不罢休一样。

“你哭什么?”

凌熹落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就对上那让人看了不忍心再看一眼的憔悴的却仍然帅的那么依旧的俊庞,微微垂下了眼眸,“千熙晗,对不起……”

凌熹落无法再说出下面的话,伸手捂住了脸。

她明明只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女孩子,命运却如此的捉弄人,折磨的人简直痛不欲生……

她再也不想了,不想去伤害无辜的人,即使是她自己死了也毫不可惜。

“请你把我的卖身契还给我吧。”凌熹落垂着脑袋,不敢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睛。

千熙晗眉毛一挑,“你开什么玩笑?”

“我说,我想离开了。但是,如果你想杀了我的话,我不会反抗的。总之,我不想去伤害任何一个人,包括你……我……”凌熹落真的没有办法接着说下去了,她怕自己痛哭狼狈的模样给千熙晗看到他准会笑话自己。

不过想想自己真是够可笑的,自己的形象什么的早就没有了不是吗。

说不定她又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时代,继续做一个优秀的女大学生,做一个爱打网游的宅女,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吃货……

“你不许离开。”千熙晗斩钉截铁道,语气坚定地不容人质疑。

“什么?”凌熹落拿下了手,泪目婆娑地看着他,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本王没允许你离开,谁允许你离开的?再说了,放你走本王岂不是亏本了?”千熙晗说道。

凌熹落苦涩地低下脑袋,“千熙晗,你怎么还是这么……欠揍。”

“你喃喃自语什么?”

“没什么,那……你要怎么惩罚我?”凌熹落抬起眸子,几乎捕捉不到一丝丝动荡的情绪。

“……”千熙晗沉默,微微眯着狭长的眼眸望着凌熹落精致的宛若上帝恩宠的脸颊。

凌熹落垂着脑袋,忽然感觉胸口一阵疼痛,接着一股腥甜就涌入口腔,猛地呛出来一口血。

燃吟力量的反噬……

月咏眼神淡漠地看着这一切,燃吟的反噬,凌熹落迟早要承受的,只不过,这反噬来的有点太不是时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