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六章 燃吟体质的力量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95 2016-09-25 20:23:43

  “凌熹落?你怎么会在这里……”段夜暇惊异地看着凌熹落乱飞的乌丝和愤怒却丝毫不失美感的俏脸。

自从他误把凌熹落打入花丛的时候,心里就是对凌熹落三分的愧疚与敬畏。

毕竟嘛,段夜暇还是很好奇能让千熙晗那么为之动容的女子……

“段夜暇!”凌熹落吼道,“我今天是来让你回心转意的!”

“回心转意?”段夜暇不解地望着凌熹落,她身上的戾气简直让瑕术等级六十级的段夜暇也瑟瑟发抖。

凌熹落冷笑,还是冷笑,“段夜暇,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譚莹对你什么样的感情你不知道吗?为什么不求她不离开?!”

“千譚莹?”段夜暇想了想,“她和本王有何关系?”

凌熹落真的要哈哈大笑了,“霖王殿下,千譚莹要嫁人了你不是不知道吧?”

段夜暇摆弄鸟笼子的手停顿了下,“为什么不知道,四公主嫁人是喜事啊。”

段夜暇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感情,凌熹落却看出了犹豫,迟疑和诧异,但是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千譚莹啊千譚莹,你怎么就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我真的替你感到不值得!

可是凌熹落却始终尊重她的选择——

“段夜暇,你就不能挽回一下譚莹吗?她那么喜欢你,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对吧?”凌熹落冷酷地扬起嘴角,身后却猛地吹来一阵风,搅动着凌熹落的乌丝和赤色的衣裙。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段夜暇的声音骤然冷淡下来,“而且,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挽回一个即将出嫁的公主,一来我胆怯皇上的责罚,二来我根本就不喜欢她。”

凌熹落震惊了,段夜暇怎能如此绝情?

愤怒、哀伤和为千譚莹的不值得如数凝聚在一起,凌熹落的手上顿时出现了一把泛着红光的镰刀——上古神器,咏赤月。

一瞬间,凌熹落真的想一刀下去,结束了风华绝代的霖王殿下的生命,既然他不愿意选择千譚莹,就让他带着自己的后悔去阎王府吧!!

不过凌熹落顿时被自己的这种想法震惊了,她居然变得如此失控!

段夜暇惊诧地合不拢嘴,“凌熹落,你居然会瑕术!而且,你手上的神器……”

“休得胡言!”凌熹落大喝道,“段夜暇,你不用为自己的羞愧而找借口,因为我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老娘可是打了三年的网游,以为我会上当吗?甭想岔开话题!”

凌熹落其实是在为自己的心虚找借口罢了。

段夜暇冷冷地盯着凌熹落,“本王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何时用得着你来管束?想好你改如何对付下个月的开庭吧!毒花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研制的!”

凌熹落扬起咏赤月,一道光剑就猛地朝段夜暇飞来——

“我的事情也轮不到你来管束,霖王殿下!”凌熹落眼眸里的戾气反折成了一团红光。

段夜暇避开光剑,可是那只金色的鸟笼子却啪的一声被劈开成了两半,小鸟受惊,急匆匆地振翅飞去。

“好,好一个惊世才女!”段夜暇不屑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夸赞,“可惜你并不能打得过我,但是如果你愿意自行离开,我也不会为难你——”

段夜暇这话明显是给自己壮胆用的,万一凌熹落又一个三长两短,千熙晗非得把他大卸八块喂狗!!

段夜暇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肩窝,那时被千熙晗光刃插中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千熙晗不愧是强悍的瑕术师!!就连他一个六十级的瑕术师也不能三天两头就恢复!

“呵呵,”凌熹落冷笑,“段夜暇,我今天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挽回千譚莹岌岌可危的爱情,第二,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段夜暇冷汗冒出,这简直是仙人掌和荆棘的合体啊,不单单是一点点的棘手!!

“凌熹落,你冷静一下好吗?”段夜暇并不想和凌熹落碰的头破血流,不是他打不过凌熹落,是他打不过千熙晗。

“冷静?你让我如何对一个譚莹的心爱之人冷静?你让我然后对一个愧对于譚莹的负心汉冷静?!”

“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千譚莹!是她自己一厢情愿!!”段夜暇实在是听不下去凌熹落的话了。

凌熹落举着咏赤月的手微微顿了下,对啊,她无理取闹跑到霖王府,强迫霖王接纳千譚莹,好像真的是她做错了……

但是,她真的很心疼千譚莹……

很显然,后者很快笼罩了前者,凌熹落猛地抬起眼眸,本该黑白分明清澈如水的眼眸染上了一丝丝红色的戾气,咏赤月也挥舞自如地在凌熹落手上跳动着。

段夜暇避开凌熹落的第一击,可立刻就被她的第二击打中,顿时飞出去老远,吐出来一口殷殷的血。

凌熹落垂着脑袋,单手拖着咏赤月,刀尖在地上擦动出淡淡的火花,一步一步朝段夜暇走过来,要是身上再加些血迹,她准得看起来像来自地狱的死神!

猛地抬起咏赤月,凌熹落用力向下砍去——

段夜暇闭上了眼睛,想不到他堂堂霖王,竟败在一个未满十五岁的少女手里!

一道白色的光剑猛地打中了凌熹落持刀的手,顿时手上裂开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四溅,几滴血迹落在咏赤月的刀身上,咏赤月发出了欢快的红光。

凌熹落疼痛难忍,丢开了咏赤月,咏赤月的红光立刻散去,像是突然没有了灵气的瑕兽一样。

“谁?!”凌熹落狠狠地向后瞪去。

明明还差一点点,她就可以杀了段夜暇了!

千熙晗比女人还要妍丽的容貌在满厅乱飞的灰尘中若隐若现,“凌熹落,你疯了吗?!”

“千熙晗?”凌熹落脑袋顿时清醒了下,可是下一秒就立刻被仇恨替代,“你干什么?!不要以为你是我的主子就可以随便阻拦我!!”

凌熹落扬手,咏赤月立刻被吸上没有受伤的手掌,又重新泛起了生命的红光。

“千熙晗,我劝你不要阻挡我,否则,我连你也不放过!!”凌熹落狠狠道,乌丝再次被风带动,显得十分飘逸。

千熙晗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眸,凌熹落现在的状态很不正常,不会是中邪了吧?

想到这里,千熙晗一向冷淡到连桌子的热水都会迅速冻起来的心态,竟变得不安起来。

凌熹落扬起咏赤月,狠狠地扫了下,一道红光立刻飞向千熙晗——

不知道为什么,凌熹落的手在颤抖,她似乎不太想就这样解决掉千熙晗。

应该是她不甘心这个家伙就这么挂了吧,这个家伙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欺负自己,她又怎么会让他如此安详的挂掉?

凌熹落这样自我安慰着,抑制住心底蠢蠢欲动的情怀。

千熙晗不慌不乱,结果红光冲过去的时候,千熙晗蓦然不见了踪影!

凌熹落四处张望,找不到他的身影。

既然他选择躲开了,那么她就不用客气地解决掉段夜暇吧!

结果一回头,就看见千熙晗欲要将受伤的段夜暇带走。

“千熙晗,你好险诈!!”

凌熹落怒不可遏,浑身开始发出黑色和红色的光芒。

月咏立刻感觉到不好了,凌熹落的燃吟体质,要暴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