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四章 劫狱,惊悚至极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70 2016-09-24 16:29:45

  凌熹落循声望去。

千轩皇脸上泛着慈祥的笑容,正看着她。

“朕……我觉得有道理。”毕竟千轩皇不好暴露身份。

官老爷一个大跌眼镜,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连忙摆正了姿态,笑呵呵道:“是啊是啊,皇……黄老爷。”

段梦若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她只是想来羞辱凌熹落一番的,可是万万没想到皇上竟然也会来。

凌熹落淡淡地笑了笑,她当然察觉到了周围压抑的气氛,敢情眼前的便是一国之君吧……自己的面子也够大了,先是霖王,再是段梦若,现在连皇上都赏脸了,她就算是死了也毫不可惜吧?

段梦若撇了撇嘴,“既然中毒了,又怎么会安然无恙?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段梦若这是摆明儿和自己势不两立了。

凌熹落看向段梦若,漆黑的眼眸里竟然折射出一丝丝红色的光芒,震慑的段梦若说不出话来,“你要我怎么证明呢?”

“这……”段梦若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恨恨地瞪紧了凌熹落。

哈哈哈哈,说不出话来了吧?本宝宝可是前前后后把柯南追了好几遍,就算你是神探狄仁杰也没办法和我比呀,自不量力。

“可是你毁坏了毒花是事实!”段梦若得意地看着凌熹落。

顿时气氛都僵硬起来,千轩皇也抿紧了唇,一掀长袍坐下。

“民女可以弥补。”凌熹落的话音一落,顿时吓住了所有人。

不会吧?毒花的种子都是有限的,每年统共就那么一丁点,霖王府的人都是小心翼翼地比照顾人类还要珍惜毒花的,这个凌熹落哪里来的胆量口出狂言?

“这……”官老爷很为难,看向了千轩皇。

千轩皇紧绷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淡笑,像,真是太像了。要不是凌熹落稚嫩的脸庞,千轩皇准得把她错认成当年的慕云郡主……只不过慕云郡主红颜薄命,虽然才华横溢,但是为了国家级宝物念云珠而丢掉了命,千轩皇的心里满是对她的感激和愧疚,念云珠也是因为纪念慕云郡主而起的名字。

段梦若仗着自己是最受宠的女瑕术师,就大声道:“休得口出狂言!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哪里来的信心可以培育出毒花?大人,不要听她妖言惑众!”

千轩皇皱眉看着段梦若,继而看向官老爷,“给她一次机会吧。”

官老爷连忙狗腿地笑:“好好好,凌氏,本官现在判你戴罪立功,要是一个月后你送不来指定数目的毒花,还是要秋后问斩的。”

一个月?够多了,她光是在夙空间里面就已经有一个小小的毒花花园了,虽然那个花园是自己一不小心指尖的灵气滑进泥土才误打误撞弄出来的。不过看样子数目够了。

“好了,退堂!”

千轩皇从椅子上站起来,淡淡地看了凌熹落一眼,转身离去。

凌熹落一喜,感觉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真是太好了,大牢里不仅不透风,空气里还夹杂着各种恶臭,简直要了她的小命啊喵。

蓦然想起苏嫣然来,她一个女孩子,待在大牢里难道不会很危险吗……难道她也要被秋后问斩?!

在大牢里一进一出,凌熹落差不多也摸清了地形了,她脑海里萌发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劫狱,把苏嫣然带出来!

……………………

“你说什么?!”千熙晗气愤地啪的一下捏碎了手上的杯子。

小厮胆怯着声音,“昨,昨日官府的人趁王爷不在府内,光明正大地跑进来押走了凌侍书……”

“我回来啦~~咦?你们怎么啦?”凌熹落手上捏着一只龙形糖人,惊异地看着地上的碎片。

小厮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凌侍书!”

小厮激动的简直就差扑到凌熹落怀里了,可是刚迈出一步,他才反应过来,凌熹落还只是未出阁的女子,怎能随意触碰?况且这还是在倾王殿下的眼皮子底下,除非他是活腻了。

“唉?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脸色这么差啊?”凌熹落三下吞下糖人,随便丢开竹签。

千熙晗看见凌熹落的时候松了口气,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欠削,“你真的是让人不省心。”

看来以后务必要把她随时放在身边才能让她不受到危险。

“哎呀,多大点事,马上要开饭了,我先走了啊。”凌熹落心情愉悦地甩着披帛的一角,蹦哒蹦哒就跑出了正厅,一想到她可以将苏嫣然从大牢里带出来,她就真的特别高兴。

千熙晗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必须要好好修理一下段夜暇了……

……………………

大牢……

苏嫣然把玩着手上一抹微弱的蓝光,牢房门却忽然开了。

“谁?!”苏嫣然立刻警惕起来,随时准备发动瑕术。

“嘘,嫣然,是我,熹落啊。”凌熹落鬼鬼祟祟地跑了进来,悄悄把门带上。

“熹落?你的罪名难道没有洗清吗?”苏嫣然放下了警惕,担忧地看着凌熹落。

“不是,我跑进来救你出去啊。”凌熹落尽量小声说。

“可是你哪里来的牢房钥匙?”苏嫣然诧异道。

“嘻嘻,我迷晕了门口的侍卫,偷来的,好了,赶紧走吧。”凌熹落左右看了下,才放下悬着的心。

“熹落,莫非你要劫狱?!”苏嫣然惊讶地一不小心大声了,连忙捂紧了嘴巴,“这可是死罪。”

凌熹落把手指放在樱唇上,“你不说,我不说,就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

苏嫣然点点头,“谢谢。”

“快!有人闯进来了!”门外的走道里猛然发出一声刺耳的男声。

凌熹落的心跳慢了半拍,不过很快恢复了冷静的神色,微微捧起了苏嫣然的脸蛋,手抚上她的伤疤。

“月咏啊月咏,帮我把嫣然的疤痕去掉吧!”凌熹落在心里默念道。

“熹落,你赶紧跑吧!”苏嫣然抓着凌熹落的手准备把她推出去,脸上却蓦然散发出一种好看的蓝色光芒,伤疤处感觉一阵清凉。

苏嫣然诧异地瞪大了眼睛,轻轻拿下凌熹落的手,自己的手抚上脸蛋,本来粗糙的手感,却是光滑一片!!

说时迟那时快,在牢房门打开的那一刻,牢房的墙壁已经破掉了一个大洞,自然是不见人影了。

凌熹落拉着苏嫣然没命地跑,直到没有了什么力气,凌熹落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苏嫣然喘着粗气,“熹落,你在我的脸上做了什么?”

苏嫣然仍不可置信地摸着自己光滑的莹润如玉的脸颊。

“你很漂亮,相信我。”凌熹落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没了脸上那块狰狞的疤痕,苏嫣然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若不是她身上还穿着犯服,保不准别人不会把她错认成什么公主大小姐的。

“快!那边!”

我靠,又来?!

凌熹落简直要喷血了,你们真他喵的不是人啊,才这么一小会儿就追过来了?!

苏嫣然眼眸里满是崇拜的目光,“熹落,原来你的瑕术这么厉害,墙都能给你打穿一个洞。”

凌熹落一个跟头差点栽下去,“亲爱的大姐大,现在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