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二章 被捕进狱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71 2016-09-24 00:40:02

  凌熹落悠闲地晒着太阳,呜呜喵啊,真舒服~~

今天主子不在家,她终于可以不用什么都受到约束了。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只听见砰地一声,院门被狠狠撞开了。

来人气势汹汹地指着凌熹落,“就是她!快抓起来!”

纳尼?她又怎么了?就算她昨天偷吃了膳房几块小点心也不用这么狂地来抓人嘛!

凌熹落心虚地摸着嘴角,话说回来古代的小点心一点也不比现代的黑森林味道差啊~

一个穿着官服的衙役上来扣住凌熹落,“别动,束手就擒。”

废话,我要是束手就擒就不符合情节发展了好吗?!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凌熹落看着样子像是头头的男子。

“我们是官府的人,已经受了圣上的命令前来捕获罪犯。”那人说着,亮出了一块令牌。

官府?她没有惹到什么官府的人啊……难道是原主惹的祸端,现在让她来解决后事了??

不会吧,原主本就是一个懦弱胆小的农女,而且一直都在乡村,怎么会扯上官兵?还有皇上??

凌熹落大脑飞速运转着,“皇上为什么要抓我?”

官兵懒得和她多废话,直接擒住凌熹落的胳膊押着她出院门。

“啊啊啊啊啊!你们脑子抽风啊?!我又没有犯错!苍天啊他妈的安排的什么剧本啊!我恨作者!!”凌熹落吱哇乱叫着,不停地挣扎着。

可是她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哪里抵得上两个大男人的力气??

“官兵哥哥,你们其实弄错了,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硬的不行,软的总可以吧?

“……”

“官兵哥哥,我请你们吃饭怎么样?肯德基还是麦当劳?或者必胜客也行啊?”

“……”

“官兵哥哥,能不能稍微轻一点,很疼的,不如你们放了我吧,我肯定报答你们。”

“……”

“你妹啊,一群木头人不说话啊!!”凌熹落急的直跳脚,这些人怎么可以在美食的诱惑下不为所动呢?要是我早就从了!!

“……”

好吧,我放弃了。

阴暗潮湿的大牢里,一些浑身脏兮兮的人无助地扒着栏杆,朝外面招着手:“我是无辜的,放我出去啊……”

“官府大人,官府大人不开眼,我要出去!”

一只脏手扯住了凌熹落的袖子,“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杀你的,求你放我出去吧,我真的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凌熹落抬起眼眸看着这个浑身脏兮兮的神色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的罪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发了疯的疯子。

跟在凌熹落身后的官兵狠狠拿起鞭子抽了下那人的手,“想死就快点说!省得你在这里受罪!”

罪犯怯生生地收回了手,目光愤恨的瞪着凌熹落。

凌熹落打了个冷战,这里的人好像比电视剧上演得那些罪犯还要恐怖……算了,别想太多,自己吓自己万一一个不注意把自己吓得魂飞魄散就亏本了——

一个黑乎乎的馒头猛地砸中了凌熹落的后背,“嘿,美人犯什么罪了?”

凌熹落回头望去,一个衣服穿得还算干净的女子脸上遮着黑色的面纱,虽然也是关在里面的罪人,看着凌熹落的侧脸,浅浅地勾起唇角笑着。

牢门被打开,凌熹落整个人被推了进去,牢门再次摔上。

女子再次神秘地笑了笑,“姑娘,你还是和我一间牢房呢……”

“哎呀你能不能别说话!我烦着呢!!”凌熹落不耐烦地扯起一把稻草向女子砸过去。

“哟,火气挺大哈。”女子摘下了面纱,蹲下眨了眨含着笑意的眸子,“我叫苏嫣然,流苏的苏,嫣然一笑的嫣然。你呢?难道你很不开心吗?”

本来太阳晒得好好的,突然把你扔进黑暗恐怖的大牢里,你说能开心吗?!

凌熹落抬起头准备瞪她一眼,却立刻被她右脸触目惊心的伤疤吓到了。

苏嫣然眸子里的笑意淡去了几分,“我长得很难看,对吧?别怕,至少我不会吃了你。”

苏嫣然站起来,重新遮上面纱,“我啊,就是贪图钱财,被抓住了,人家为了惩罚我在我脸上烫的。不过我就是一个女贼罢了,容貌什么的,不需要和别人比——”

“不是,我不是怕你。”凌熹落抱着膝盖,“我叫凌熹落,不知道为什么,好好地人家就把我拉进来了,我是不是很倒霉啊?”

苏嫣然仿佛很诧异一样,不过马上恢复了冷艳的神色,“谢谢,凌熹落,熹落,很好听的名字。”

凌熹落叹了口气,“唉,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什么都没干就被抓进来了,唉——”

“没关系,大不了万一你判了死刑我们就直接挖条通道越狱得了。”苏嫣然豪迈道,踢开了地上翘起来的干草,整理了下床铺就缓缓坐了上去,“既是相遇,便是有缘分,我苏嫣然交你这个朋友!”

凌熹落丧气地垂下脑袋,“嗯……其实我只是想过平淡的日子,有电有wife有电脑就行了……”

“歪什么发?”苏嫣然惊奇地扬起眉毛望着凌熹落。

“呃,没什么,没什么,我自言自语来着。”凌熹落慌忙解释道,心想在这个旧时代,哪里会有人知道wife是什么东西呢。

苏嫣然狐疑地抬起眸子看了她一下,继而盘起双腿坐在榻上,缓缓地将蓝色的光汇聚指尖。

“你……你居然会瑕术?”凌熹落站了起来,仔细判断着她手上的光芒,认定这是瑕术没有错。

“会一点罢了,防身用嘛,万一我偷东西的时候被逮了个正着至少不会被打得头破血流——不过,你也知道瑕术?说明你也会喽?”苏嫣然浅然一笑,毫不诧异晃动着蓝色的光环。

“呃……会一点点,只有一点点哦。”凌熹落小心翼翼道。

好吧,傻子都看出来她额头不断冒出的冷汗。

苏嫣然看着牢房外,“唉,虽然只要一个十级的瑕术师就可以抵挡千军万马,更别说一个简简单单的监狱了。可是我的等级太低了,最多也就翻个围墙吹倒一两个侍卫,为了打通瑕术气脉我简直是倾家荡产,把所有偷来的金银财宝都给了糊涂老翁,他才能仅仅帮我打通很少一部分人才能打通的学瑕术气脉。不过我根本没有时间修炼,等级就一直在低级徘徊了。”

凌熹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无聊地看着屋檐,“苏嫣然,你有亲人吗?”

“有一个哥哥,但是他就因为我偷东西而活活气死了,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啊?但是我就是一个女贼啊,我偷东西不是为了荣华富贵,我是为了济贫!说起来官老爷就不应该关我,我这是做好事!虽然我从中贪污了不少去吃喝玩乐了……”苏嫣然眨眨眼睛,摸了摸鼻子。

“我爹娘早死,自己独自在村子里做杂活,忽然有一天有人告诉我我的身世是大小姐……至于后来我怎么无缘无故地成了丫鬟,然后又被抓进来,我也不太清楚了。”

忽然,凌熹落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刚刚苏嫣然好像说过一个十级的瑕术师就可以抵挡千军万马,自己都三十级了,逃出监狱小菜一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啊!

凌熹落啊凌熹落,看来你穿越回来不仅身体退化了,连大脑也退化了吗?

可是月咏警告过她,不要暴露她瑕术的事实。

唉,进退两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