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三章 争辩,成功与否?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02 2016-09-24 14:02:10

  初升的太阳懒懒地从小的可怜的窗子里洒进来,凌熹落缓缓睁开了眼眸。

进入大牢的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牢门旁边已经摆好了膳食。

凌熹落的目光停留在苏嫣然的睡颜上:大大的水眸轻轻地阖着,脸蛋的轮廓也精致地不一般,小巧玲珑的鼻子挺立,如果没有脸上那块疤痕,她的容貌应该可以媲美第一美人了吧。可惜啊,活生生地毁了这个女子倾国倾城的容颜。

苏嫣然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眸。

“熹落,你这么早就醒了啊?”苏嫣然揉揉眼睛,微微扬起嘴角笑着。

“我也是刚刚才醒而已。”凌熹落跳下榻,简简单单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因为是突然间把她弄进来,她身上还是穿着蓝色的裙子,一条碧绿色的披帛懒懒地挂在她的胳膊上,发髻上还插着流苏璎珞簪子,不像其他人那样穿着脏兮兮的犯服。

话说回来怎么没有一点点消息啊?她莫名其妙地被扔进来,按理应该这个时候被拉去见官老爷才对啊。

凌熹落正在苦恼着,牢房的门就不约而同地打开了。

一个穿着棕褐色官服的衙役二话不说就拽着凌熹落的胳膊。

“哎哎,你干嘛呀?我早饭还没吃呢!”凌熹落挣扎着,她回头看到了苏嫣然。苏嫣然只是淡淡地笑着,脸上满是“祝你好运”的表情。

那个衙役才不会理会凌熹落,只顾一个劲儿地拽着她往门外拖。

苏嫣然心底涌起淡淡的失落感,抬起漂亮的水眸再次看了凌熹落一眼,嫣然一笑:“熹落,出去了以后记得别像我一样做坏事哦……”

凌熹落还没有来得及跟苏嫣然道别,就急匆匆地被衙役拉着出去了。

“威————武————”

耳边有节奏地传来棍棒跺地的声音,凌熹落被强迫着跪下。

凌熹落翻了个白眼,继而定睛望着眼前的官老爷,他的神色好像哪里不太对,冷汗不断从官老爷的额头冒出,仿佛他正在接受一件他很没有把握的任务。

她看得出,衙门里的所有人好像都在紧张,对,没错,就是紧张。

官老爷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咳咳,凌氏,你可知犯了什么罪过?”

凌熹落木讷地摇了摇头,“民女不知。”

“大胆!”官老爷狠狠拍了一下红木桌,接着脸上又不自然起来,声音有些慌乱,“你毁坏了千凰国的宝物,霖王府的毒花,你可知有这件事?”

哦——原来就是这件事情啊。不过那紫色的小花看起来也没什么嘛,不就是压死了一些小紫花吗,至于把她扔进大牢里面吗,真是小题大做。

凌熹落撇了撇嘴,抬起头来,认认真真地看着官老爷的眼睛。即便是有些肮脏的小脸也仍旧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门外看热闹的人群,连官老爷也愣住了,这张脸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一杀器啊杀器!!

就在这时,一个男声传了过来,“等等。”

凌熹落看去,呃,原来是段夜暇啊,好像明明就是你把我一掌拍下去然后压死你那些宝贝毒花的,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真他妈的……贼喊捉贼。

段夜暇坐了下来,眼光复杂地看着凌熹落。

凌熹落再次翻白眼,听见身后一阵唏嘘声。

“啊呀,那姑娘也够倒霉的,霖王可是说一不二的,而且平时最爱惜自己的宝贝,现在被这姑娘毁了,恐怕这给你这一生都不好过了。”

“是啊,霖王是什么人啊?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估计霖王动动小指头就可以让她全家灰飞烟灭!”

黑暗里,千轩皇看着这一切,不经意地皱皱眉。

官老爷抬起手擦了擦汗,“霖王殿下……”

“别说话,继续审。”段夜暇打断了他。

官老爷尴尬地重新把站起了一半的身子再坐下去,“咳咳,凌氏,你可知罪?”

凌熹落闭上眼睛,不过一会儿又睁开,“请恕民女直言。”

“那怎么行……”官老爷又准备说话,结果再次被段夜暇打断,“说。”

官老爷真的要泪奔了,本来想把上座让给您的,可现在您又不让我审犯人的是几个意思啊?霖王殿下啊啊啊啊!

凌熹落微微颔首,眼眸流转,心里已经有了计策,“民女在霖王府中跟丢了主子,所以无意间找到了一间花园,而且当时霖王府的段小姐吸引我进去,然后……”

“胡说!我可没有!”段梦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眼前。

真是贱人随处可见……凌熹落想。

“民女只会实话实说。”凌熹落说道。

段梦若瞪了她一眼,娇滴滴地蹲下身子给官老爷行礼,官老爷赶紧道:“段小姐快起来吧。”

这真是了不得,一天之内,衙门不仅来了霖王,白梦若,还有皇上居然也亲临大驾。

官老爷擦了擦冷汗,“凌氏,你可有证据?”

凌熹落看了白梦若一眼,白梦若心虚地抖了抖,居然发现凌熹落居然没事!毒花可是只要有一点点沾染皮肤就会暴毙身亡的,她一介瑕术不通的农女,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

当然,惊讶的不只是段梦若,段夜暇也略微诧异地看着凌熹落,希望看出她是冒牌的,因为毒花不可能杀不死人的。他其实是想就这样一了百了的,可是皇上却突然知道了,决心要惩罚千熙晗,谁叫段夜暇第一个就是袒护千熙晗呢?他只好把罪过全都揽到了凌熹落身上,说她是贪图钱财准备偷走毒花,却不料被他逮了个正着。段夜暇想,既然凌熹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死罪可免了,皇上也不会太追究的。只是看千熙晗那么疯狂地把凌熹落从花丛里抱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被千熙晗臭骂一顿暴打一顿的心理准备了。但是,能让千熙晗如此着急难耐的女子,他也很好奇。可是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的是,凌熹落根本就没有死,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民女没有证据。”凌熹落波澜不惊道,段梦若抬起丝帕掩住了冷笑的脸庞。

“那好,本官就判你毁坏皇家宝物,污蔑嫡亲小姐之罪,秋后问斩……”

“等等,”段夜暇第N次打断官老爷,他把目光落在凌熹落身上,“本王现在问你,你是如何解得本王的花毒的?”

凌熹落微微顿了顿,“民女福大命大,侥幸解毒。”

“侥幸?”段夜暇目光里透着满满的怀疑。

凌熹落真的要抓狂了,怎么会有这么不明是非的男人?她真怀疑千譚莹是不是看走眼了竟然看上这么个货色?

“你不会是冒牌货吧?真正的凌熹落估计已经暴毙身亡了。”段夜暇说道。

“霖王殿下,有哪个冒牌货会这么心甘情愿替我背负罪名?”况且,有哪个冒牌货能长得像我这般美的一塌糊涂的??

还没等段夜暇再次开口。

“朕觉得十分有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