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十一章 解毒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374 2016-09-23 09:00:02

  倾王府……

"王爷,这位姑娘中了乃是全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霖王的花毒,已经无可救药了……"

"本王当然知道是花毒!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必须救活她!"千熙晗怒不可遏,抬手掀翻了一桌子的精美茶具。

太医缩了缩脖子,"王爷,真的没救了……"

"庸医!滚出去!"

太医连忙滚了出去,不然难保倾王不会杀人。

凌熹落身上表面的毒液已经清除,问题是残留在身体里大量的毒液还无法清除,五脏六腑正在被侵蚀。

灵魂在夙空间里走着。

月咏站在尖塔上,风轻轻吹着她的紫发和黑色的小女仆装。

"熹落。"

"干嘛呀?"凌熹落不解地抬头望着月咏。

月咏从尖塔上轻盈一跃,跳了下来,这次她的右眼被刘海盖住,露出了漂亮的红眸。

"你彻底惹上麻烦了。"

"为什么啊,我好像只是压死了一些黑乎乎的花朵而已嘛。"凌熹落摊开手。

“别动。”

凌熹落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又看着月咏自己咬破嘴角,血顺着她小巧的嘴唇流下来。

月咏推倒凌熹落,让她平躺在地上,"张嘴。"

"干嘛……咳咳咳!"月咏的血一滴一滴落进凌熹落的嘴里,没把她呛死。

凌熹落咽下血液,"月咏,你为什么要喂我喝你的血啊?"

"加大他成功的概率啊。"月咏擦了擦嘴角,神秘地笑笑。

凌熹落感觉胸口温温热热的,很舒服。本来胸口就感觉有一团软软湿湿的东西压着,难受得很,现在感觉那东西正在化开,实在是太舒坦了!

月咏轻盈地走过来,手扶着凌熹落的肩膀,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醒来吧,熹落。"

“你好奇怪诶。”凌熹落站起来,手伏在自己胸口,感受着那抹温热的气息,“我还没睡够呢,醒过来干嘛啊?”

月咏不说话,轻盈地跳到咏赤月的刀尖上,遥望着远方。

许久,她才缓缓开口,“熹落,我虽然能预测到一些未来,但是还有很多我完全预测不到。”

“什么意思?”凌熹落蓦然间感觉身体里又有另外一种能量在不断输送着。

“没什么,熹落,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月咏转身,璀璨一笑,“熹落,试试我刚刚送给你的瑕术。”

“什么?你有送给我瑕术吗?我怎么不知道?”凌熹落说,她越来越感觉到月咏和夙空间的神秘。

指尖突然冒出一丝红色的气体,飞快地冲进了地里,顿时,地上开出一片紫色的泛着寒光的花朵,和霖王府的毒花一模一样。

“我靠,还带这么玩儿的?”凌熹落嘴角抽,瑕术还真他妈的复杂,一会儿打怪兽刷经验一会儿玩巴拉拉小魔仙飞的更高的,感觉比政史还要难懂。

总之,感觉体力恢复了,就回去吧。

凌熹落轻轻睁开眼睛,只见千熙晗阖着眼眸,正不断地往自己体内输送灵气。

纳尼?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不好了,殿下……"

"闭嘴!"千熙晗冷冷喝道,仍旧不睁开眼睛,继续输送灵气,衣服已经被汗湿了,额头上也冒出细密的汗珠。

门口的小厮不敢出声,忽然惊恐地大叫,"她,她活过来了!"

千熙晗本来想骂他一顿,但听到小厮的声音猛然睁开眼眸,就看见凌熹落那双好看清澈的一尘不染的眼眸咕噜咕噜转着,像是无知的小孩子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一样。

小厮不得不打破这时的气氛,“皇上下了圣旨,需要殿下到京城衙门里,要判凌姑娘死刑……"

千熙晗蹙眉,"父皇是怎么知道的?"

小厮吞了吞口水,"府内的人得知,凌姑娘落入花丛的时候,霖王府透露出去的的消息……"

"带我?我为什么要去衙门啊?”凌熹落傻愣愣地指着自己。

小厮不敢抬头,"凌姑娘毁坏了千凰国的珍贵毒花,整个毒花差不多被您毁坏了一半,皇上大怒,下令要将您千刀万剐……而且,殿下偏护凌姑娘,皇上估计也要龙颜大怒……"

千熙晗冷笑,老家伙是咬定凌熹落不可能活下来了,然后趁机削了自己的位置让给那备受宠爱的蔓妃娘娘的儿子吧,算盘打得够精的。

凌熹落总算明白为什么月咏说自己惹上大麻烦了,现在连皇上都要杀自己。

"让人准备,本王要沐浴更衣。”

千熙晗霸气地一扬手。

"我也要去。"凌熹落忽然爬起来,被子勉强盖着身体,倔强地望着千熙晗。

……

…………

气氛怎么这么奇怪?

千熙晗尴尬地顿了顿,"你要和我一起?"

凌熹落点点头,"是啊。"

小厮愣住了,这姑娘也忒奔放了吧?竟然主动要求和王爷一起沐浴更衣?!

凌熹落好像瞬间秒懂了他们尴尬的表情。

"我真是服了,我不是说要和你一起洗澡,是一起去皇宫!"凌熹落解释道。

小厮连忙说:"好好好,小的去准备。"

说着便拔腿奔出了房间。

千熙晗不自然地咳了下,"皇宫太危险了,你待在府里吧。"

"不可能,事端是我引起的,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承担呢?千熙晗,你不要小看了我。"凌熹落信誓旦旦,做了一个剪刀手,笑嘻嘻地看着他。

千熙晗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虚密的汗水软趴趴地贴在他的额头上,却一!点!也!不!有!损!形!象!反!而!依!旧!帅!得!那!么!想!让!人!气的吐血!!!

凌熹落嘴角抽,真不愧是妖孽啊,千譚莹也长得那么漂亮,估计那个未曾谋面的太子殿下也帅的人神共愤吧……

千熙晗微微垂着的眼眸有些黯然失色,仿佛是一朵一直傲放的雪莲顿时被踩踏了一下,显得那样落寞。

对的对的,好像是他和月咏从两个不同的空间同时给自己输送灵气,听起来辣么厉害的毒花,一定也很厉害,所以千熙晗他一定耗费了很多灵气吧,怪不得他看起来这么……虚弱。

呵呵,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好像很违和。

凌熹落除了有些神经病之外,她其实还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瞎扯淡)好吧,至少她不是没心没肺,她知道怎样去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像对待自己的英年早逝的小学校长养父一样。

想起前生的蹉跎,她忽然感觉很感慨。自己曾经交过一个男朋友,可是交往的时间还没有两个星期,他嫌自己喜欢打网游,不务正业。想起这些,凌熹落忽然觉得好笑,笑她前生为什么不多打一些网游!!现在她穿越了,网游想打都打不了了!!!我的心都碎了~~~~好像扯淡了。

“谢谢你。”凌熹落用平淡的随和的声音说着,双手抱住膝盖,坐在榻上,浅浅地勾起唇角,笑的纯洁,“很累吧?”

“废话。”

“……”好吧,她错了,她就不应该抽筋给他道谢。

她不是个颜值控,总不至于花痴到死皮赖脸地向他道谢。

缓缓阖上眼眸,凌熹落感受着房间里的呼吸声,一高一低,像是现代音乐的节拍声。

也许她真的需要好好适应这个时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