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九章 再遇千譚莹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47 2016-09-21 21:28:35

  阳光无比静谧地洒在凌熹落乌黑浓密的头发上,折射出一丝丝刺眼的光芒。

好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一样,她的唇角微微翘起。

“凌熹落,你还打算睡多久?”

忽然像当头一棒一样,凌熹落顿时被人吵醒了。呜呜,好讨厌,自己本来坐在肯德基里面的,全家桶马上就要点上来了,怎么关键时候被打断?!

“干嘛呀,我明明等一会儿就可以吃到香辣鸡翅了……”

千熙晗略微诧异地挑了挑眉,“香……什么?”

“啊,没什么,我背书来着。”凌熹落笑嘻嘻地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口水。

“好,本王现在想知道千凰国近几年的状况,一一道来听罢。”千熙晗做出一副要悉听尊便的样子,慵懒地坐在了书房的上座。

凌熹落想都没想一下,"当朝千凰国,圣上千轩皇,皇后段知湫,太子千瑞轩……"她只是看了一遍史书和当朝政史,就倒背如流了。

千熙晗端着茶盏,悉听着凌熹落的侃侃而谈,不经意地勾了勾唇角。

"OK了。"凌熹落说罢。

"哦什么?"千熙晗简直越来越奇怪这个女人时不时说的一些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额,没什么,王爷,我说完了。"凌熹落挠了挠耳朵。

"嗯,收拾一下,准备出府。"千熙晗放下茶盏。

"真的?王爷要放我走了?"凌熹落惊喜地抬起头。

"想得美,随本王去霖王府。"千熙晗一甩袖子,"你去备马车。”

"卧槽,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凌熹落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刚准备转身要走,又猛地回头,“滚蛋,我又不会备马车!"

凌熹落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地翘着二郎腿坐在马车外面,嘴里哼着歌: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什么时候我们开始……"一个茶盖猛地从马车内飞出来,砸中凌熹落的后脑勺。

"给本王安静点!"千熙晗厉声低喝。

凌熹落抓狂了,撩开帘子就钻了进去,"千熙晗,我唱歌得罪你啦?很好听啊不是吗?"

"出去。"

"就不,怎么地?"凌熹落得意地吹吹指尖,璎珞簪子上的火红色流苏缠绕的几颗珠子颤动着。

"凌熹落!"

"嗯,倾王殿下有何分赴?"

"出去。"

"那多不好啊,不如我唱歌给你听怎么样啊?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凌熹落像是目的达到一样,"你自己说的。"

连忙掀开帘子窜了出去,立刻跳下马车,朝着马车挥挥手,"bye bye〜"

凌熹落高兴地和什么似的,她终于逃出来了,呀,自由的空气就是新鲜。

但开心还没过三秒钟,一团白色的气体就把凌熹落团团围住。

还没来得及吐唾沫呢,整个人就重重砸在马车上,车夫和护送的丫鬟侍卫都频频回头看着这奇怪的一幕:凌熹落跳下马车,然后又自己摔倒在马车上。

气体把她直接吸进马车里。

凌熹落在软座上摔了个狗吃屎,眼冒金星,浑身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千熙晗,你不是让我滚开吗?怎么又把我弄回来了?!"凌熹落好不容易有个可以逃脱的机会,可是又被抓了回来。

"本王反悔了。"千熙晗淡淡地端起茶盏。

"噗!倾王殿下,说好的说一不二呢?!"凌熹落简直要给他跪了,为什么不放她走啊?!

"有意见?"千熙晗缓缓抬起漆黑的眸子,一支泛着白光的利器又飞了出来,啪的一下插在了凌熹落高高盘起的发阮上。

凌熹落胆战地伸手去拔那根利器,拔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是一支飞镖,银色的寒光让人联想起风寒冬里傲放的雪梅。

"飞镖有毒。"千熙晗淡淡地看着她。

"你说什……"凌熹落两眼一闭,手上的银镖掉了下去,直接朝着正前方倒了过去。

千熙晗下意识地伸手扶住她。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喜欢欺负她但是又在欺负她之后关心她。

应该他是对这样不知死活的女子好奇吧。

马车停了下来,凌熹落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伸了个懒腰,她才发现满脸疲倦的千熙晗也坐在一边。

"早啊。"凌熹落不经过大脑地说。

"下车。"千熙晗的薄唇一张一合,连说话这个人人都会的动作也能被他演绎的如此这般的霸气。

真是的,妖孽啊~~

凌熹落不敢怠慢,拉了帘子就跳下马车,发现一座巨大的府邸。

霖王府三个字不偏不倚地竖在门栏上。

哇,到霖王府了啊。

只见一旁的侍卫正在和一个粉衣女子在说长道短,凌熹落好奇地把头探过去。

“我说过了,我是四公主,我真的最后想和段夜暇说一句话。”千譚莹一扫往日的撒娇可爱模样,变得沉稳起来。

"殿下吩咐了,今天除了倾王没有人可以进霖王府。"侍卫面不改色道。

千譚莹皱眉,眼眶里有什么在打转。

凌熹落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捉住千譚莹的手,"千譚莹?"

千譚莹转身,看见凌熹落的时候嚎啕大哭,抱着凌熹落的胳膊哭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怎么了?"凌熹落像抚慰小猫那样拍着千譚莹的后背。

千譚莹擦了擦眼泪,"没什么,段夜暇,他没有遵守二皇兄的命令送我回宫,不过我已经习惯了,熹落,谢谢你把你的肩膀借给我哭泣了……"

凌熹落看千譚莹的目光微微一颤,"你……"

"凌熹落。"

凌熹落回头,千熙晗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她眼眸微微流转,"倾王殿下,能否让千譚莹……我是说四公主同我们一起进去?"

"霖王不愿意看见她。"千熙晗淡漠的声音顿时秒杀了千譚莹最后的希望。

千譚莹倔强地擦了擦眼角,抬起头来,"皇兄,我知道段夜暇他不想见我,不过麻烦你替我转告一下他……说请他在十五酉时来一下皇宫吧,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千熙晗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应也没应一声,踏入霖王府。

凌熹落跺了跺脚,挽着千譚莹的手,"没关系,千熙晗不告诉霖王我替你转告。"她是真的被小姑娘的坚毅打动了。

千譚莹抬起红肿的眼睛,摇了摇头,"没关系,反正十六那日我就要……无碍的,段夜暇从来不喜欢我,那天他再次拒绝送我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这样倒追他真的很幼稚,我觉得我成熟了,进去吧,别让皇兄等的发闷了,他这人很暴脾气的。另外,熹落,我很对不起把你丢在倾王府,十五那日,我会去倾王府接你离开的,放心好了。但是,如果你想继续待在皇兄身边我 也不强求。"

"不不不,你还是来接我吧。"老娘才不想待在那个腹黑王爷身边!

千譚莹笑了笑,搀起身边丫鬟的手离去。

才几天啊,那个只会撒娇闹小脾气的小公主竟然变的这般懂事成熟了,她不会是开了外挂吧?

凌熹落带着满满的疑惑走进霖王府。反正千譚莹已经答应自己要来带自己离开的,她也不那么着急逃跑了,在倾王府蹭几天饭蹭几天住的地方也比自己跑出去打工好。

踏进高高的门槛,凌熹落忽然发现自己跟丢了千熙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