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六章 香莲的诡计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452 2016-09-21 20:27:37

  "耍你的。"千熙晗面不改色道。

"你妹啊,哼,老娘才没时间和你计较,让开,我起床。"凌熹落哼了一声推开他跳下榻。

千熙晗淡漠地看了她一眼,打趣也该结束了,他一甩长袖扬长而去。

凌熹落赶紧滚出房间,完了,赶紧去找吴大娘吧,不然中午又没饭吃了。

刚出门,就撞上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丫鬟。

那丫鬟刻意挡住了凌熹落的去路,惹来凌熹落一阵抓狂,"你脑子抽风啊,让开!"

香莲鄙夷地扬了扬嘴角,"呵,不过是个通房丫鬟罢了,得意什么呢。"

"啊呸!你才通房丫鬟呢!滚开!不然我动真格的了!"

凌熹落作势要撸起袖子干架了。

"我告诉你,我香莲才可能成为殿下的侧妃,你不过就是被殿下宠幸罢了,算个什么东西!"香莲狠狠地把凌熹落一推。

"真是越解释越糊涂了。"凌熹落扶额,轻轻松松推开娇弱的香莲,笑话,她可是全优生,体育不知道比你好多少。

香莲咬着唇,故意往地上一趴,泪眼婆娑着,可怜巴巴道:"熹落妹妹,我们何苦要互相为难呢?"

"卧槽,态度七百二十度大转变啊,白莲花,我可没时间陪你演戏。"凌熹落若无其事地耸肩,转身欲离开。

"殿下,香莲不是故意冲撞熹落妹妹的,殿下原谅我吧。"香莲冲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凌熹落身后的千熙晗脚下,抓住他的黄色长袍倾洒着眼泪。

"大妈,你有木有搞错啊亲爱的?你要真这样还干嘛冲撞我呀?况且,这货才是你主子好吗?冲撞我有个屁关系啊?"凌熹落指着千熙晗,不以为然。

"滚开。"千熙晗看着凌熹落,眼眸里的危险显而易见。

"滚就滚,我他喵的还不想看见你呢!"凌熹落不稀罕地哼了声,一转身,蓝色的裙摆荡漾,发簪上的流苏颤动着,宛若天仙。

如果不是如此决绝的背影,也许真的会把她错认成下凡的仙女。

凌熹落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诶,王爷府上都能上演宫廷争斗剧,我真是醉了啊〜〜〜〜

况且,她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好吗?要不是千譚莹把她扔在这里,她才懒得待在这里洗衣服!

吴大娘匆匆忙忙地跑了上来,捉住了凌熹落蓝色的长袖,"熹落,赶紧的,膳房里出事儿了。"

"那赶紧走啊。"凌熹落一把甩开了吴大娘的手,脚下生风地向膳房跑去,简直拿出了她四百米长跑的速度。

吴大娘惊讶地说不出话,凌熹落不过一个瘦弱的十四岁的姑娘家家,怎生的跑的如此快?简直比男子还要快!

凌熹落只是想尽力做好份内的事情就好了,说不定她这辈子积德然后下辈子又穿越变成一个豪门千金也好啊!

美滋滋地奔进了膳房。

入眼的是一片血腥,一个死人倒在地上里,地上的黑色污水都变成了瘆人的猩红色。

凌熹落眼眸微微一颤。

又是死亡••••••

"熹落妹妹,我没有想到你如此狠辣!"香莲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

"狠辣你妹!大妈,没证据就少乱说话,因为说错话而死无全尸的人香莲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凌熹落冷眼望着香莲,眼眸里折射出一丝丝红色的光芒,震慑得香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凌熹落叹了口气,敢情宫斗戏就是这么着的!

"诶呀,熹落啊,忽然这里躺着个死人多晦气啊,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人扔在这里,摆明儿陷害你嘛!"吴大娘有些胆战那具惊心动魄的尸体,握了握凌熹落的手。

陷害••••••

凌熹落眯着眼睛看向香莲。

香莲心虚地抖了抖,却又趾高气昂地抬头看着她,“凌熹落,你杀了人现在还想抵赖吗?”

“香莲,”凌熹落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哪个傻子自己杀人还把尸体丢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啊?你当别人都是傻帽吗?”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尸体?”香莲得意地偏过头,谄媚地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

“就算我没来得及处理尸体吧,那么,我与这位公子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香莲,不要没有证据就污蔑人。”凌熹落叹了口气,在心里默念: "月咏,帮忙一下吧!"

凌熹落在心里呼唤月咏。

"呐,熹落,现在你知道本神尊有多么重要了吧。"月咏卖关子,不过还是一下子跳了出来。

凌熹落眨了眨眼睛,"月咏,你脑子抽风了啊?怎么敢出来啊?这儿还有人呢!"

月咏甩了甩紫色的长发,五指插进了紫色的刘海里,飘逸地一拂,露出她那只红色的左眼,而蓝色的右眼也随之被刘海遮住,"熹落,你忘了,我是月咏啊,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看见?除了你,瑕术等级低于五十级的根本看不见我,放心啦。"

凌熹落望着她那漂亮的红色左眼,“哇塞,你的眼睛颜色不一样诶。"

月咏一个跟头,"这不是重点好吗……不过我的眼睛的功能是治百病起死回生呢,如果不是因为熹落你我才不愿意动用我的左眼呢,但也幸好这只是个凡人,救活他不费吹灰之力。"

说着月咏吹了吹指尖,一缕紫色的气体咻的窜进尸体的身体里。

"好啦,之后的交给你,熹落。”

月咏闭着眼睛转了个圈,就化作一团紫气消失了。

凌熹落望着本来毫无生机的尸体渐渐睁开眼睛,也见怪不怪了,只是吓坏了吴大娘和香莲。

"这,这怎么可能?!"香莲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坐在了地上。

她原本是想把杀人罪栽赃给凌熹落,让倾王把她赶出倾王府,可是现在人居然醒了!她明明割断了他的气管啊!

男人从水池里爬出来,看见香莲的时候就立刻跑了上来,掐住她的脖子,"好你个香莲,竟然敢谋害你亲哥哥!"

香莲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哥哥,你误会了,是凌熹落,凌熹落杀你的!"

凌熹落淡漠地面不改色,只是抬起手扶正了头上的流苏簪子。

"如果是我杀他的话,你是怎么看见的?"凌熹落反问她。

香莲吓得脸色苍白,嘴里一直喊着不。

男人冷笑,"香莲,你连亲哥哥都下毒手,还把罪名推给无辜的人!就算王爷原谅了你,我也终会有一天亲手杀了你!"

香莲脸色苍白,感觉身体越来越重,眼前有无数飘动着的星光,最后昏了过去。

吴大娘心有余悸地握住了凌熹落的胳膊,"这香莲是殿下的贴身丫鬟,想不到竟如此心狠手辣谋害亲生兄弟,诶,熹落,也不知这香莲哪里不如意你了,居然把罪名贴到你身上••••••"

凌熹落看着晕厥的香莲,抿了抿樱唇,虽然她不喜欢看人的死亡,但是,她香莲该死!

"倾王殿下万福金安。"膳房外传来奴婢的请安声。

我靠,怎么哪里都有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