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七章 不会吧,又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2578 2016-09-21 20:51:02

  "这里是怎么回事?"千熙晗淡漠的声音永远那么迷人。

凌熹落退到了一边。

神经病,不知道脑子抽几级的风又是叫她滚又是跑过来管闲事的,很闲吗?

"凌熹落,解释一下情况。"千熙晗命令她。

凌熹落不愿意了,故意谦卑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一个膳房的下人,怎敢与倾王殿下乱说话?”

千熙晗眯了眯狭长的眸子,这女人就是故意的,明明那么不服软,现在却要作出一副卑微的样子。

"本王现在就要你说,你有异议?"

"奴婢不敢。"凌熹落故意气他,要是他真把自己放出去,那就太好了。

"那就说。"

千熙晗冷冷地望着她绝美的脸庞,心却猛地动了动。

凌熹落看了眼还依旧掐着香莲脖子的男子,"回殿下,香莲谋害亲生哥哥,结果把罪名栽在奴婢身上,奇怪的是香莲哥哥竟还留着一口气,指认香莲就是凶手,就这样。"

千熙晗看着已经像是死掉的香莲,"来人,乱棍打死,倾王府容不得如此心狠手辣污蔑清白人的丫鬟,打死后扔进枯井。"

凌熹落手指颤了颤,如此轻易地就判决一个人的死活,也就千熙晗干得出来。

随即千熙晗又看向凌熹落,"凌熹落,本王现在让你代替香莲的位置,膳房的工作让给吴娘。"

吴大娘无比苦逼,原来膳房的工作就不是她的好吗?现在徒增了这么多工作量她一个中年妇女压力大啊!

不过她虽然对待凌熹落严厉,却把她当作女儿一样,她能脱离膳房的苦工作,去倾王殿下身边享清福,她也欣慰了。

"多谢倾王殿下好意,只是倾王府内众多贤能的大丫鬟,奴婢不值得殿下提拔,况且,我也不想离开膳房,吴大娘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我想陪陪她。"而且,要我做你的贴身丫鬟?想得到美!!

吴大娘感动地擦了擦眼角。

千熙晗眸光微微沉下去,"什么时候本王的命令在你眼里如此不受用了?"

"对不住,殿下,熹落年幼不懂事,殿下带她走便可。"吴大娘赶紧出来颔首道。

"不用了,我看殿下可以让扫院子的婵娟姐姐做殿下的大丫鬟。"笑话,做他的贴身丫鬟,她想跑岂不是更难了?

千熙晗冷冷地瞥了眼凌熹落恭恭敬敬的样子,本来刚刚还有一点习惯她胡来的样子,一下子变的如此生疏反而不舒服了。

一甩袖子,千熙晗鼻子里哼了声,"本王的贴身丫鬟你就这么不稀罕?好,现在府中上上下下的人把榻上的床单被褥扔进洗衣房,晚上大家必须得睡上干净的床榻,凌熹落你滚进洗衣房工作——"

说完他便扬长而去,门外的奴婢又叫了一声"殿下"。

凌熹落简直犹如晴天霹雳,倾王府上上下下的所有床单!她得洗几千年才能洗完啊!!

吴大娘眼眶红了红,"傻孩子,你跟着殿下不就可以不用受苦了吗?现在好了,迁怒王爷了。"

凌熹落不屑地哼了声,“谁怕他?哼,洗就洗,本姑娘就是倔!!”

脑子抽几级的风啊?古代人的床褥每天都是自行洗净,洗衣房本就是洗衣服的,又不负责洗床单,千熙晗他妈的就是摆明儿要和自己作对!!!

夜风吹进洗衣房,凌熹落打了个冷战。

微微颤着双手,她闭紧了眼睛用力揉搓着洗衣盆里的床单。

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抱怨床褥有没有洗干净诶。

凌熹落咬紧了下唇,要不是现在寄人篱下,她又怎么会窝在这里受磨难?

凌熹落放下了床单,颤颤巍巍地坐在了角落里的小板凳上,本能地将瑕术力量汇于指尖,开始修炼。

瑕术,顾名思义,就是有存在瑕的地方就有灵力。

瑕是一种灵兽,有各种动物样子的,混在普通动物里肉眼几乎察觉不到它们的特殊。但是但凡瑕术等级有超过三级的便能轻而易举地识破它们。

而凌熹落没有经过任何修炼就直接窜到了三十级,哈哈哈哈哈,老娘就是比你们天才哈哈哈〜〜

正得意之际,一个飘飘然的声音就来了。

"你在做什么?"

凌熹落吓得汇于指尖的灵气差点都飞了,连忙隐藏好气息,溜了出来。

"怎么是你?"凌熹落拧着秀气的眉头望着站在门口若无其事的千熙晗。

"凌熹落,见了本王还不下跪?”

凌熹落冷笑,"在别人面前装个样子罢了,千熙晗,你别得寸进尺了。"

千熙晗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凌熹落,你知道你不知死活的下场是什么吗?"

"不知道,"凌熹落在洗衣盆前坐下,"老娘也不想知道。"

一股气流直接朝着凌熹落的胳膊打来,洁白如玉的胳膊上顿时添加了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四溅。

凌熹落吃痛地站了起来,血夜滴滴答答地落进洗衣池里,泛出渗人的猩红色,随之又被肮脏的洗衣水瓦解。

他的光似乎像真实刀剑一样,刺穿手臂的那一刻简直就是揪心的疼痛,要不是凌熹落已经经历过生死之痛,她准得疼晕过去。

“疼吗?”千熙晗望着她苍白的小脸,心中丝毫没有愧疚,而是邪肆地勾起唇角。

“废话,你说呢?!”凌熹落吼道,眼眸里泛起点点波光,死命咬住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疼就对了,凌熹落,现在本王告诉你,绝不许杵逆本王!"千熙晗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千熙晗,脚长在我的腿上,你根本没有权力束缚我!别自以为是了!千熙晗,老娘现在告诉你,想困住我?想得美!"凌熹落瞪着他,言语里只是怒意,丝毫没有恐惧。

这个女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直呼他的名讳。

凌熹落扭了扭胳膊,伸手捂住伤口,随便地拿了块湿布三下五除二地包了起来,坐下继续搓洗着床单。

她上辈子欠他八百万是吗?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她的忍耐心?!还不相信老娘会爆发吗?!

"凌熹落,本王命令你起来。"

"神经病,你他妈的不是叫我洗床单吗,现在又叫我起来,你他喵的自相矛盾啊!"凌熹落骂道。

千熙晗简直快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拂袖一扬,一道白色的气体就飞向凌熹落。

凌熹落猝不及防,被光弹出去好远,最后落入了洗衣池里。

要知道,洗衣池里都是脏水,而且有五六米深呢。

凌熹落试着挣扎了一番,可是她没有空气,根本没有力气游上去,她要窒息了••••••

脏水不断地涌进口腔,呛得肺部十分难受,又痛又痒,撕心裂肺。

月咏,你这个时候怎么不帮我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月咏:"咳咳咳,我只是神尊,不是神仙,又不能帮你送空气,我根本没有办法帮你啊!"

"大姐,连死人你都能一下子救活,我为什么就不能啊!"

"因为他只是一个凡人,你不一样,你是等级超过二十五级的高级瑕术师啊好吗?你只能靠自己!"

凌熹落扑腾了下,感觉力量在一点一点消失。

她不是会游泳吗?为什么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我,又要死了吗••••••

不会吧,又死?她已经死了一次了好吗?

说不定又穿越成一个千金小姐了,到时候你就不用这么累了呢,凌熹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