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第四章 腹黑倾王爷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 慕慕汐然 1913 2016-09-21 16:53:21

  "你是谁?"千熙晗不屑地睥睨着她。

"额,王爷,我只是一个丫鬟啊喵。"凌熹落扭动着手腕。

"废话,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凌熹落。"凌熹落回答,抬头望着他的脸,原来古代帅哥也是有的嘛哈哈哈哈哈。

"你身上哪来的力量?"

千熙晗高高在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凌熹落。

凌熹落:你以为长得高了不起啊?!?!

"力量?神马力量?"凌熹落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月咏的存在。

不知不觉间月咏的气息微微淡了下去,千熙晗也不再感觉到有威胁,或许是他太敏感了吧。

但是至于眼前这个蠢女人……自己也不怎么想就这样放过她,谁叫她害自己那么匆匆忙忙地打发走了段夜暇呢?他还以为有强大的夙神呢。

"来人!"千熙晗猛喝一声。

一个看样子像是公公的人连忙走了过来,"殿下请吩咐。"

"听着,"千熙晗命令道,"带凌熹落去签订卖身契,送她进膳房!"

公公连忙颔首,"是,殿下。"

"什么?你他喵的神经病啊!我他妈的又不是你的丫鬟!大哥大你有木有搞错啊?"凌熹落甩开公公要拽她的手。

千熙晗蹙了蹙眉,"你说的语言怎么那么奇怪?"

凌熹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语言有什么问题,仍旧把她从言情小说里的骂人的话统统放了出来,最后连自己怎么傻不拉几地摁了手印被送进厨房的都不知道。

管理的一个身材略显肥胖臃肿的女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不屑地睥睨着她,"你叫凌熹落对吧?"

"啊,是……"

"得,你就负责烧火吧,要是膳食到时候不能准备好,就等着挨板子吧。"女人说着,忽然又像想起来一样,"你叫我吴大娘就行,记得出去多拿些柴火!"

说着她就摔门走了出去。

凌熹落诧异地简直懵逼了,她怎么乱打乱撞就成了丫鬟了?

回头望着脏兮兮的烧火堆,凌熹落简直泪奔……

凌熹落在心里默默念道:月咏啊月咏,麻烦把我从王府里带走吧!

月咏:"滚开,我要是能带你走我还用得着待在夙晶里?我自己不会跑啊?"

啊嘞?她居然能和月咏对话?

"那当然,我可是夙神,最强夙神!!"

"好吧,正反你都是不带我走就对了呗。"凌熹落苦逼地拿起一块干木扔进火灶里。

她上大学不是吃食堂就是外卖的好吗?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优待"?

她一穿越过来就获得了月咏的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却只能坐在菩提树下静静地烧柴……

先读取一下这个王府的消息应该可以吧——

倾王府,圣上二十年前赐予二皇子千熙晗的府邸,千熙晗,皇后的第二个儿子,与太子为亲生兄弟,与太子千瑞轩四公主千譚莹统为皇后所生,被圣上奉为倾王。

哦,原来她缠上大麻烦了啊。

纳尼?!?!皇家?!

!!(ノД`)!!

灶膛里还燃烧着点点火光,凌熹落腰酸背痛地走出了厨房,

凌熹落望着月亮,心想着赶紧找到吴大娘才行,要不然她晚上睡哪里啊?!

夜色笼罩了倾王府,仔细一看,倾王府装饰的十分大体,奢华却不庸俗。

凌熹落暗暗赞叹着,踮着脚尖慢慢的挪着步子。

隐约的,她看见不远处的一间房间发出淡淡的昏黄的灯光。

凌熹落把步子挪过去,悄悄在纸糊的窗子上戳开一个洞,用一只眼睛往里面张望着。

千譚莹啊千譚莹,你真没良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是几个意思啊?!现在老娘被你整的块饿疯了!话说厨房那些人防备工作忒全了,连个馒头都收的好好的,搞得自己现在连面包渣都找不着。

好饿啊~~~~~~

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是昏黄的烛光欢快地在跳动着。

凌熹落觉得无聊,一回头。

"我的妈呀!!!"

千熙晗站在她面前,微微眯着细长的眸子凝望着凌熹落,目光中透着怀疑,还是怀疑。

凌熹落看清他是人之后,才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倾王殿下,你走路能不能不要不出声啊?很吓人的好吗?"

"身为四公主的贴身丫鬟,竟如此不懂礼数,半夜三更跑出来瞎晃悠,身为女子脸皮竟如此这般的厚。"千熙晗打量着凌熹落身上白色单薄不染纤尘的衣衫,目光里多了几分淡漠,"而且,见了本王还不行礼。"

凌熹落手忙脚乱地蹲了下身子,她又没学过什么礼数好吗?!

"倾王殿下,实话跟你说了吧,千譚莹……四公主就是随便把我从大街上拉进来的,让我为她保密。我不是什么恐怖分子……我是说刺客。"凌熹落坦白,闭上眼睛,算了,反正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

"这确实是譚莹的作风。"千熙晗甩了甩袖子,"不过膳房正好缺一个打杂的,你就好好待着吧。”

"你站住!"凌熹落突然叫道,她简直要被气死了。

千熙晗缓缓转身,微微眯着细长的眸子,"大胆。"

"大胆你妹啊,我凭什么听你的?大哥,你脑子是不是抽风了啊?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好吗?我不想干我就可以辞职,这是新新时代的基本原则,你他妈就是故意的!哼!"凌熹落说了一大堆,气地抱着胸。

凭什么啊?他凭什么命令自己?哼,老娘不玩了!

千熙晗垂着眸子,蓦然抬起漆黑的眼眸盯着凌熹落一动不动,"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

"我……"凌熹落微微被震慑,舌头好像打结了,"我说你神经病啊!"

一阵强大的气流向凌熹落扫过来,愣是把她吹到了半空。

凌熹落怔住了,瑕术,他也会瑕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