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梦里有你,心心相夕

七、她吃醋了

梦里有你,心心相夕 夜若莩 3560 2016-08-14 22:16:58

  “琉野,我饿了……”冷允儿摸摸自己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趴在琉野身旁。

在罗雷,温心暖的住处总会看到这么一幕:琉野一句话也不说的给冷允儿准备饭,然后亲自喂她,冷允儿一脸享受的坐在琉野腿上,他们两个好像天生的情侣一样。

之后罗雷就会骂一句:“没出息!”

他罗雷-阿索斯-佩洛隆的儿子居然给一只人不人狼不狼的东西献殷勤!真是气死他了!

琉野每次都用冷漠而凶恶的眼神瞪着罗雷,最后都是宠儿和温心暖来圆场。

除此之外,罗雷对琉野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萌宝宝!”琉野越发的发现冷允儿噬血的情况比以前次数多了,再这样下去,他和罗雷肯定有一场大架要吵!

难得罗雷现在对他们都很好,他可不想小时候的事情再度发生。

被逼无奈他只好硬着头皮去找罗雷,他可是哥伦比亚大在治疗这种方面应该差不多。

“喂,你有办法控制噬血的情况吗?”琉野冷冷的问。

罗雷并没有搭理他,“作为儿子就是这样和你老子说话的!”

琉野握紧拳头,“爸爸,你有治疗噬血的办法吗?”

罗雷眉峰紧缩,“那个半人半狼的东西就对你这么重要!”

琉野从来不轻易开口。

“是。”他的声音无比的坚定。“你有多爱我妈妈,我就有多爱萌宝宝。”

罗雷狐疑的打量着他,最后才叹了口气说:“你是我儿子,我不可能不帮你,把她的血抽出来一部分,让我看看。”

琉野明显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罗雷居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答应他。

“我只有一个要求……”罗雷淡到。

琉野冷笑一下,果然……

“以后承认你这个姓氏和我这个父亲……这个不难吧?”罗雷自嘲着,就算他对琉野再好估计也不能弥补小时候的心里阴影……

琉野又是一惊,“没问题。”以后的日子里琉野无数次想起这件事心里都觉得无比温暖……

“琉野 ,我害怕……”冷允儿直往被子里面缩。

琉野轻轻的掀开被子,“没事的,琉野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的,不要害怕。”

医生小心翼翼的抽出冷允儿的血,“琉野少爷好了。”

“给了我爸爸。”琉野疏远的说。

冷允儿一愣,“哪个爸爸?”季爸爸不在这里呀……

“罗雷-阿索斯-佩洛隆。”

冷允儿点头。

“是不是因为我……所以琉野……”冷允儿支支吾吾的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琉野轻笑,“萌宝宝,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家,所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与此同时)

“灏灏,你想吃什么,倾心给你做。”西门倾心在孟灏面前就像只小蝙蝠似得。

孟灏头疼。

“你可以安静吗?”

“不可以哦,灏灏,你应该让着倾心,倾心可是你的准媳妇。”西门倾心左手拿着铲子右手握着锅的把柄。

准媳妇……什么东西,“不是我说……”孟灏正准备说什么,西门倾心就一脸不要嘛的表情,孟灏硬生生的把想说的的话给憋回去了。

“诶,灏灏,你怎么了?”看着孟灏走到门口,西门倾心的心有些慌乱。

我被你打败了行吗?孟灏臭着一张脸,不悦的皱眉。

“我去找怪胎了,king,我和怪胎在一起你和女王没有什么意见吧。”西门威霖看到孟夕灰溜溜的出来,心里面一凉,连忙往出走。

“就算是有意见,小矮子你会听?”西门龙庭嗤鼻一笑,红色的瞳孔里写满了一目了然。

西门威霖笑嘻嘻的说:“当然……不会啦╮(╯▽╰)╭”king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好不容易才把那女人追到手的。

“滚。”西门龙庭冷冷的白了他一眼。

西门威霖依旧和颜悦色,他知道西门龙庭除了脾气不好以外,也就没什么缺点了。(这个脾气不好,当然是包括吃醋本领。)

“这年头真的好衰啊……”孟夕独自一人碎碎念中……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罗雷和温心暖的居住区。

“小夕,你怎么来了。”琉野无表情的问到。

我说我是遛马路遛过来的,你信吗?“我……我啊……当然是过来看罗雷和舅妈的啦。”孟夕除了有什么急事的时候,否则,她怎么也不叫罗雷舅舅。

冷允儿在一旁古怪的看着孟夕,她早就把孟夕当做情敌了。现在她又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找琉野,更是让她……

“爸爸在忙,妈妈和宠儿在一起。”琉野尴尬的说着。

什么爸爸?不会是罗雷吧?孟夕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琉野……你今天没吃药吗?还是你被掉包了?”

“你才没吃药,你才被掉包了。”冷允儿恶狠狠的瞪着孟夕,居然这么说琉野,而且琉野也不生气!唔……真是太可恶了!

“我去找罗雷了,你们别管我了。”孟夕一脸无所谓,唉,这个家伙居然把她当情敌!

琉野无表情的看着她们,这两个家伙怎么一见面就互掐?

孟夕走到西门家族专属密道,“罗雷,你又在搞什么好玩的东西啊?”

“我说,我是你舅舅,你这样直呼其名真没礼貌。”罗雷傲娇的看着眼前的瓶瓶罐罐。“我在制作一种可以抑制噬血的药品 ,有兴趣吗?”罗雷挑眉,示意让她过来。

孟夕兴奋的走过去,“不知道加上我的血会不会更好玩?”孟夕拿起刀割了自己一刀。血“哗哗”的往出来流。

“你疯了!”罗雷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赶紧握住孟夕的手。“早就知道不该让你瞎参乎!”又是给她包扎,又是骂她。

孟夕撇嘴,拜托……本尊从小就异于常人,或许可以帮助到冷允儿,“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眼睛很好看?”

“有啊,蠢女人说过,妹妹也说过……”罗雷漫不经心的笑着。

“罗雷,不得不说,你这双蓝色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孟夕毫不吝啬的夸奖道。“琉野和宠儿遗传了你真是好呢。”

罗雷突然黑着脸,一言不发,宠儿的眼睛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只有眼睛不像温心暖,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

“喂喂喂,罗雷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孟夕还没看出来罗雷变脸了还嬉皮笑脸的说着。

“你把我的实验都毁了。”罗雷埋怨道。

“我感觉到那个家伙来找我了所以我先走了,对了罗雷你可以试试我的血应该会有用哦不管怎么说,就这样了先拜拜╮(╯▽╰)╭”孟夕像一阵风一样赶紧跑了。

罗雷:“……”

“怪胎,你怎么来这里了?”西门威霖憋笑问道,“你的手怎么了!”眼睛微眯,谁,谁敢伤他的女人!

“刚刚拿刀的时候割到了。”拜托冷允儿还在这里呢,你为了做样子对我一点都不公平好吗?孟夕躲开他的手,转身往外走。

其实孟夕真的想太多,西门威霖进门以来就没正眼看过冷允儿一眼。

“怪胎,你再发什么疯。”西门威霖拽住她的胳膊皱眉。

“我有点累了,你先回去吧。”孟夕淡淡的说着。

“这女人的心怎么这么难懂呢?”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孟夕怏怏不乐的回去,“小倾心,你怎么……哦,我知道了,一定是我老哥带你来的。”

“不是呢,是我硬要灏灏带我来的。”西门倾心眼睛都笑弯了。

“……”孟夕没说话,看着自己手上的伤,默默的垂眼,她还抱着和西门威霖在一起的念头,可是他们两个……根本没可能。

“夕儿,你为何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啊?啊?”杨文静抚摸着孟夕的头,“夕儿,你的手怎么回事?跟我进来吧,我给你上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家女儿像是和自己以前的情况差不多。

在西门威霖赶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孟毅擘,孟灏,西门倾心……

“孟灏你有没有见怪胎,孟骚你也在,倾心,你怎么也……小心king剁了孟灏。”西门威霖开口的第一句就让西门倾心差点从沙发上惊的掉下来。

“我说大哥啊……”西门倾心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西门威霖才好,“爹地那么疼我,不会的。”虽然说她并没有多大的把握。

孟灏扶了一把西门倾心,“夕儿和母亲在房里,我看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们为好。”

“毕竟我们可不能保证你贸然入内会不会被打个半残。”孟毅擘挑眉,嘴角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你又怎么欺负我的宝贝女儿了?”搞得他现在要干巴巴的坐在这里,心情老不好了。

“我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也就会好好哄哄孟夕了。

不知道?孟毅擘满脸黑线,反正不管怎么样他的女儿都不可能无理取闹,但杨文静的话就不一定了。所以,要么是西门威霖招惹她了,要么是他们之间有误会没解释清楚 ,除了这两个以外,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夕儿,你告诉母上,出了什么事?”杨文静给孟夕裹了一层有一层的纱布。

“也没什么,就是啊……”孟夕顿了顿,然后就一言不发。

杨文静叹气,这孩子有什么也不愿意告诉大人,就知道一个人憋屈在心里,“夕儿,有什么问题,母上或许可以帮到你,你这样不说话,母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没什么啊……就是就是,感情问题嘛。”孟夕耷拉着脑袋。

杨文静轻笑,“夕儿,感情这种事情是不可以强求的,你懂吗?”

“嗯……”

杨文静动了动手指,“我看sun那孩子对你挺好的,怎么,他招惹你了?”

“那都是给冷允儿做样子的!”孟夕急切的吼着。

杨文静笑,“夕儿,母上是过来人,有些东西肯定比你看的清楚,你应该问清楚在想问题。”她看得出来西门威霖是真的喜欢孟夕。

孟夕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我……”认怂了!

“刚刚听到脚步声,应该是sun到了。”杨文静挑眉,那就把空间留给你们了。

杨文静探出脑袋,“sun,夕儿找你哦,有什么事情,你们都说清楚吧。”

孟夕急了,“母上!我……”

“怪胎,你的手到底怎么了?”没等孟夕说完,西门威霖就已经冲了上来。

“……”孟夕窘迫,“和……罗雷搞实验的时候……弄伤了。”

西门威霖皱着眉头,红色的瞳孔里写着不满意,“以后别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他解开绑带,唇吻了上去。

孟夕身体一颤,“唔……”

“还知道疼啊,我还以为你是金刚!”西门威霖满口血腥味

其实孟夕只想告诉他,只是因为他的动作,她才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