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百鬼绘卷

第二卷 「百鬼夜行抄」.桥姬

百鬼绘卷 秋江雪月 3942 2016-09-16 01:38:39

  “终于可以出来了啊!”千姬伸了个懒腰从这大却阴森的房子里走了出来,“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们要跟着?”千姬无奈的看着身后跟来的贝儿和雪女。

“因为从现在开始保护千姬大人就是我们的任务!”

“得得得,你们就跟着吧,不要给我惹出什么乱子。”

校园我回来了。只有这里没人给我歧视,还有那个人,那个人呢?

霎时间秋风瑟瑟,背后飞快的闪过一个人影,白色的狐耳白色的尾巴,是那个人吧。因为千姬知道,到8除了自己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看到他这个样子, 即使是能看见的,那也定都不是人吧。

徘徊在校门口桥间,的桥姬看见了这个美丽的女子,心中生起了怨恨,叫嚣着冲上去。“去死吧!

“啊……”千姬大叫起来,刚想掏符咒,雪女早她一步,“风吹雪散吧!”

看着对方被冰冻的头发,雪女十分得意。

”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吗!”黑色的长发袭击而来,死死的缠住了雪女。“放开她!”贝儿劈出一道紫光,打向桥姬的头发。桥姬正想反击,却无意间看清了千姬的脸。

桥姬心中一颤。“你……你是……”桥姬看着如此熟悉的脸庞,确定了此人正是一百年前救过她的那人!贝儿和雪女不得停下来十分疑惑的问:“千姬大人和她认识吗?”

桥姬慢慢上前,贝儿和雪女见桥姬没有了战斗力也不阻挡,桥姬内心的激动难以平复,小声地说:“你……还记得吗?在四百年前,你救了我,恩人。”

“恩人?”千姬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救过谁。“我并没有救过任何人啊。”是这样吗……桥姬微微笑,说:“至少,请让你将我封印,以报救命之恩。”

不行的,她会失去自由。千姬这样告诉自己,虽然她很想满足她,但这毕竟关涉她的一生,如果封印了她的话,她将永远要守护她的转世,这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

“抱歉。”千姬低下了头。

桥姬心中有一丝怒火和一丝伤心,为了使千姬想起所有,就让千姬附身在当年的千寻身上,看到了400年前发生的一切。

天是冷的。

若冰霜。

就在这里终结吧,反正我已经没有价值了。望着茫茫白雪,桥姬望着桥上的白雪,心中升起一丝悲凉。活着的时候没人在意,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吧。

千姬看的这一切,发现自己竟然的听出别人的心声,千寻,我的前世,你到底拥有怎么样能力。

“喂,你不会真的要跳去吧。身体发跟受之父母,你这样子是不孝的行为。”半个袖子被一股力量了拉住,将整个人扯了上来。

“为什么要救我……”

“什么……”

“像我这样的,被家人抛弃,被世人所嫌弃的人为什么还要留在世上!”桥姬有些失控的大叫起来。

“还是有人不嫌弃你的吧……”男子有些怜悯地看着桥姬,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路人都惊讶的看着两个人,千姬更惊讶,不是因为他们过度的行为,而是因为——那个男子来自未来,是他们学校的。他认识他,好像叫——秋田津。

如果他是来自未来的那就好说了,在这几月的教育里千姬知道了如果生,在外来的人探索了过去,并没能在活着的时候回到现实,他再无法转世投胎被投入地狱。

“你……”桥姬的惊讶停留在了脸上,背后贴着那个人,体温……好热。“可是我,已经没地方去了,九江屋的伙计们嫌弃我,家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没有,我懦弱,就这样我还有意义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价值,就算是一颗毫无光彩的星星也是存在天空中的呀,天空不会抛弃任何一个行星,社会也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秋天津说的很严肃,“不要太消极了,如果你没出去不嫌弃的话……就来我家住吧……”就算是来自现代的秋田津,说了说话也脸红了,毕竟带女孩子回家,实在不是正常的事情。

现在也没地方去啊……桥姬想了想便和秋田津回家了。

在这段时间里,秋田对桥姬照顾得无微不至,桥姬好像感受到了一种东西,叫爱,叫幸福。那是他家人从来没有给过她的,那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给过她的。

桥姬多么期待那一天的来到,秋田津和桥姬准备订婚了。因为双方都没有父母,无忧无虑的就像小鸟一样,在定下日子后桥姬也开心的像只小鸟,秋田开心地看着桥姬幸福的样子,自己也很幸福。

但是一切幸福总是有终结的,有的在幸福的最后,也有的在幸福的起点。

桥姬是被诅咒的,她知道。

她曾杀死一只即将要成精的狐狸,被狐狸诅咒永远得不到幸福。她知道自己的幸福会提早散去,但不知道是这么早,而且遭遇灾难的,是他。

订婚的地点在山里的神社,但是求幸福的神社,她永远不会忘记那道紫光附身在他身上的一瞬间。

那就是,幸福的终点。

坠崖,身亡,只在一瞬间。

千姬看到了,但是桥姬没有看到。

回到家乡的桥姬再也找不到秋田津,她以为他抛弃了她,像她的家人一样。

常年积蓄的怨气,使她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冲动,翻身从那座桥上跳下,这一次,没有人阻拦她。

她死了,但灵魂不灭,怨气她化作了厉鬼,经过桥的杀死过路年轻女子,只要是新婚的,她一律不放过。所以那时候,人们才新娘子从来不敢经过桥。

千姬感觉得到,她附身在上面的千寻抿嘴笑。走到了桥头,拍了拍桥姬的肩,“他没有抛弃你,他死了。”看见桥姬震惊的表情,千寻继续说下去,“拯救他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恐怕你得到四国一趟,打开地狱之门,向阎王求情,说不定他就会放了你的男人……”

千寻满意的看看桥姬离去的背影。忽然感觉到背上被人拍了一下,转头却看见一只狐妖,银白色的耳朵和尾巴,让千姬想起了一个人,他长的好像他,不,也许说就是他。

“你是谁?”千寻一脸茫然的看这他。

不认识,怎么会。千姬有些不解,那只狐狸不是说什么他们前世有缘,难道只是骗她的?

“我会再来找你的哦,千代……”

她——不是千寻。

四国

桥姬拿着手中的浴衣,有些茫然,七夕节到了,鬼节也快到了,这次灯火会是妖界开地狱之门的时间,只要打败了守门人就可以去地狱当差,所以去的妖怪很多,但听说都没有活着回来的……

桥姬有些害怕但为了秋田她还是愿意这么做。

今晚就是夏夜祭了呢,头发用发带挽起,把自己装扮成妖怪,也许她本来就是妖怪只是幻化为人形罢了,踏的木屐小步走去鸟居的地方

一个男人掩着面瞅了瞅桥姬,“这么早就准备出发了吗?桥姬姑娘”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不禁冷汗迭冒,难道被认出来了?妖怪有知道别人名字的能力,桥姬知道,也体会过。虽然知道如此但她还是拂袖遮住自己的脸:“先生认错人了吧……”男人征了征,又望了望周围其他相继赶去参加大会的妖怪们,便冲着对方笑了笑“抱歉,似乎是眼睛不好看错了人呢……”

“那小女子先失陪了……”桥姬微微偏身,行了个浅礼,放下手加快脚步离开,瞅了瞅周围来来往往的妖怪们哎呀……原来这么早就来了吗…看来这中元大会确乎是很热闹啊……想了想,今晚对可我恐怕是不利啊……这么多妖怪,指不定就死了呢 苦笑着叹了口气

九樱葵回过神,才发现早已快步离开的桥姬,这个人就是千寻要的那个人啊,好弱啊,真是一点也配不上千寻呢……这次的中元大会她偷偷混进来凑什么热闹呢…也没来得及说一起同行呢……这样才能好好了解千寻想保护的人,低头对自己讪笑了一番。

千姬在一旁看着,原来他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吗……

桥姬为自己的伪装感到自豪。

不过又想起自己到了大会上可能被刺激得灰飞烟灭就打了个冷战,为什么会心血来潮去参加这种大会呢……不,不是心血来潮,是为了他。此时只想找个同行的搭个伴,然而并没有这样的运气。

周围的妖怪越来越多,心想这次不会会很热热闹吧,停住脚步望着四周有着迷茫,就算不会被发现身份,自己一个也做不了什么吧。要不要去搭讪呢……正在环顾着,突然有人出现在自己身后一惊,是他。强行让自己很冷静转过身礼貌的对人笑:“是的……您是……”

“哎哟……不记得小生了?”轻轻的笑了笑,“怎么…看见这么热闹的大会…害怕了吗?”……九樱葵打趣似得问了问这个人类小姑娘,内心却又多了几份鄙夷。

桥姬轻笑着转移视线看向别处“啊……您是刚刚那位先生?真是抱歉失礼了。并没有感到害怕,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

“这边走。”九樱葵指了指那座银白色的鸟居,“地狱之门就在那里。”

桥姬整片想感谢,却已不见了人影。

那个人……果然是妖怪吧。

“哟,是你啊……”一个女人性感而又慵懒的声音在九樱葵耳边响起。

“呵……你还是这么风骚啊……”一把扇子直直飞了过来,九樱葵灵敏的躲开了。

“阿勒勒……”九樱葵撇了一眼女人,调侃的笑了笑“怎么,小生说的不对吗?”

“九樱葵……你不要得寸进尺啊……”女人的声音充满了不悦,伸手摸了摸旁边地狱犬的脑袋,三个脑袋同时睁着猩红的眼睛紧盯着九樱葵。

“诱惑了三位君主,使三个王朝灭亡,受到人类追逐而逃亡到黄泉的不是你吗,九尾狐——玉藻前?”九樱葵眼中竟是不屑,无趣的看着玉藻前。

“哼……奴家现在可是混的比你好啊……九樱葵大人,我可从来没有像你一样为情多困,五百年没有转世,以为自己修炼了九条尾巴就了不起啊……说吧,这次找奴家又是什么事啊,啊……我猜猜……又是为了千寻吧?”玉藻前凑近了些,双眸盯着九樱葵,不屑与惋惜在她红色的双眸深处涌动着,逐渐黯淡了下去,“你知道的,你不必一直守着她,你们两之间有无法跨越的代沟——她,是神啊,无论死去多少次都能换代重生……”“够了!”九樱葵没有耐心再听她说下去,“总之小生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你也不要关心别的了看看自己脚下吧。”

“封神镇!”玉藻前有些惊讶,随即又轻笑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奴家晚上可是有工作呢……”

“哦?小生就是来阻止你的,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九樱葵甩袖而去。

“又是……为了她吗……”

银白色的鸟居下便是黄泉之门,桥姬很轻松就走了进去,和伊邪那美交涉后,她同意放出秋田津代价是桥姬将会失去自己的名字,永远变为妖怪。

然后,梦境结束了。

千姬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惊讶的看着桥姬,“这样子,你愿意了吗,千姬大人?”

千姬机械似的点了点头,“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的,作为你完成我任务的感谢……”她忧伤的看了看千姬,“秋田,他就在那里……”

黑发的少年就坐在那里手中拿着桥姬的画像。

眼泪冰晶。

谢谢你千姬大人……

夜,是轻的。

月光照着相拥的两个人,在那一刻,那永远无法得到的爱情在皎皎明月之下显得格外耀眼。

那代表了一个传说,证明了那血与泪连接而成的爱情,无法相爱只是一个名号罢了。

津,你知道吗,如果可以重来,我,也不会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