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神谪凡记

天神谪凡记

春秋希冀

  • 玄幻

    类型
  • 2016-09-21上架
  • 261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少年颜臻

天神谪凡记 春秋希冀 2610 2016-09-21 10:52:58

  “救命啊,救命!”一道呼喊声响起;喊声清亮,但是显得有点急促,可若仔细听着却感到有些些嬉笑打闹的味道。

热闹的集市里,男女老幼往来不绝,小贩商贾叫卖货品,氛围热烈,端是嘈杂。

颜臻脚踩奇异步伐,脚步不停,总是能避开前方的行人,蹦跳着穿梭在人群里,若实在难以避开,手掌轻拨,劲力内敛,双掌排开拥挤人群,身子在前行之中暗含章法,很是稳健。

颜臻今年已有十七岁,身姿俊逸,穿着青衫,面容白净,黑亮的大眼睛不停地转动,好像时时刻刻都想着数不完的主意。嘴角浅浅的酒窝,配上稍显玩世不恭的神态,姿态懒散,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痞性与邪性,而此时那清亮嬉闹的呼声响起,在热闹的集市里总是让人容易找到。

虽然可以尽量避开众多的行人,但是颜臻还是觉得自己的奔跑缓慢,总感觉自己就要被后面的人追上似的。颜臻的心里焦急,不停念叨着“再快点,再快点。”希冀奇迹可以发生,摆脱后面来人的追击。

但是颜臻渴望的奇迹没有发生。

来不及埋怨,听着后面传来的见喊和动静,回过头来,颜臻见得紧追在自己后面的情景,吓得忙一缩脑袋,口中怪叫连连,“让一让,让一让”颜臻不停地催促着前方的行人让行。

颜臻蹦蹦跳跳,双手和双腿都用上了,双手永动,脚下生风,敏捷而快捷,没有一点停留和歇息,极速前进在热闹嘈杂的集市里。

此时的颜臻表情夸张,早已不见了懒散的神态,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和感触着身边快速倒退的身影,精神亢奋,恶趣味地唠叨“怎么我感觉是在和坏蛋决斗”。

颜臻仔细想了想,好似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点点头很是认真道“我现在就是在和‘坏蛋’搏斗。”

“臭小子,你别跑!”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从颜臻的后方传来,离颜臻不过差着几米远而已。

女声听着是一妇人的声音,声音里“跑”字被拖得很长很长,犹显高亢,虽不似平地里起了惊雷,但迫人的气势还是把颜臻骇得不轻。

颜臻在前面蹦跳奔跑,欲要摆脱纠缠,而其后面紧紧追着一中年妇人,不肯松懈,两人之间吵吵嚷嚷,你一言我一语,火药味十足。

中年妇人衣着齐整,身子骨看去“健朗结实”,面容素雅,不难猜想这妇人年轻时的玉容。可是这妇人此时却是气势汹汹,两眼好似要喷出火来,气喘吁吁地稍停休息,一手叉腰,另一只手居然持着扫帚,口出怒言:“小子,今日我不逮着你,我就不叫郝美丽。”

郝美丽没歇一会,见颜臻就要追没影了,赶紧追击跟上,嘴里叫喊:“有本事今天不要回家,不然有你好看。”

热闹的集市里,颜臻和郝美丽一路打闹,话语和动静早吸引了各自忙碌的商摊小贩或往来行人的注意,带来了一点混乱,一点议论。

“这母子俩两天一小吵,五日一大闹,真是不让人放心。”一妇女手中挎着菜篮,醋溜溜地和旁边的同伴埋怨,接着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打闹也不知分寸,吵吵嚷嚷的,若是伤到了人可如何是好。”

同伴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看着颜臻和郝美丽的身影,说:“是啊,那颜臻可以说是不懂事,可是郝美丽怎么也一起胡闹。”这同伴又是酸气十足地道:“谁叫人家家里田多,开了家香米店,钱又多,更别说郝美丽和颜臻都是有武艺在身的武者,一般人哪敢惹这娘俩,还不是想横着走就横着走。”说到最后,这同伴尽是羡慕与嫉妒。

这俩妇人在菜摊前,看着郝美丽与颜臻打闹的情景,打翻了心里的五味瓶,窃窃私语。

菜摊老板听着二人越聊越离谱,不由插话道:“我看我看郝老板与颜公子人都挺好的。”见俩妇人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菜摊老板滔滔不绝:“不说郝老板娘俩身怀武艺,不但不恃强凌弱,反而扶弱济困,仗义疏财,更别说现今荒民入城,还在城外搭棚施粥,就这点小打小闹算不得什么,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们也习惯了。”

俩妇女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但也知菜摊老板说的是实话,可对比自家生活,愁容攀上面颊,索性将手中原本准备买下的蔬菜一扔,气冲冲道:“不买了。”接着俩妇人结伴离去,而留下忿忿不平的菜摊老板。

颜臻好似脚踩飞轮,飞一般蹿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之间,行动快速敏捷,但却没有造成太大的混乱,只能说颜臻在与其“美丽娘”多年的“斗争”中,对这种情况已经轻车熟路了。

些微的呼呼风声响起在颜臻的四周,身旁的情景模糊了;颜臻感到自己的速度有了大幅增长,可是这时的颜臻非常诧异,感到自己的心里也不觉犯了嘀咕:“我的速度怎么这么快了。”

心里暗暗疑惑,接着颜臻就是喜上眉梢,大眼亮晶晶,俩浅浅酒窝洋溢,欢快的笑容流连面颊;这时的颜臻已经反应过来,嘴角微咧,颇有洋洋得意之意味,内里可是兴奋得不行,不禁放声大喊:“我终于练成飞天遁了。”接着集市上的群众们听到了颜臻哈哈的大笑声。

飞天遁,虽然只是一门后天境界的遁法,共分成日行千里、越岭翻山、一步飞天三个层次,尤擅奔跑遁行,修炼到最高境界能短暂地脱离大地,直上青天,遨游山河。

这是颜臻渴望练成的遁法,此时的颜臻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卜老道果然没有骗我,这飞天遁还真不赖,真想知道修炼到最高境界是不是真可以一步飞天。”心里充满憧憬的颜臻高兴坏了,紧接着眼珠子转了转,嘴中的笑意更足了:“到时美丽娘不就抓不到我了,以后要是再被逼婚,我就飞到天上去。”颜臻打着如意算盘。

“美丽娘,我先走一步了。”心中大定的颜臻很是自信,不但笑容满面而且趾高气扬地往后望了一眼,见郝美丽始终与自己差着一段距离,不能跟上自己,颜臻挺挺胸膛,高声道:“美丽娘,我先走一步了,那女人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还说着话呢,心情大好的颜臻已经一溜烟把距离拉开了一大截。

郝美丽原本是紧紧赘在颜臻的身后,见得情形那还了得,自鸣不平地扬起脖子对颜臻大喊:“小子,晋馆主的女儿有什么不好,为娘还等着抱孙子呢。”

听着颜臻拒绝地话语,郝美丽气不打一处来,一边紧紧追着颜臻,手中的扫帚还一把向前点指挥舞,愤愤道:“老娘不发威,你还以为你小子能逃脱我的手掌心。”

纵身一跃,郝美丽身形离地,从集市上诸多行人的头顶翻跃而过,待的停下站稳身形,却是甩开了大段的距离,离颜臻更近了。

“啊,不会吧,我闪。”颜臻吃惊大叫,脚下的步伐更快了,风风火火向街道的尽头而去。

郝美丽不肯罢休,口中叫骂不已:“你也不看看你的功夫是谁教的,想要胜过我这个师父,还差的远呢。”碎碎念不已的郝美丽接着对颜臻嚷嚷:“被我逮着了,看我不好好招呼你。”

郝美丽与颜臻在这街头追逐不停,令得街头巷尾的百姓纷纷观望,或是议论不停,或是见怪不怪,喜恶褒贬,不一而足。

然而在这个时候,却是出现了一队伍挡住了颜臻的去路,而颜臻呢,初初学会飞天遁,行进的速度自是难以控制,在兴奋之中没能看到前方浩荡前进的队列,止不住身形,一头冲撞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