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空一片蔚蓝

第六章 青春无悔*梦婷暗恋心中人

天空一片蔚蓝 心如白云 3369 2016-09-21 10:22:48

  童小周掉在大队人马后面走了一段路,终于还是紧赶几步跟到雷丽娅和张倩倩身后二十多米远,过了倪钦家的房屋,童小周往倪钦的堂屋瞥了一眼,看见倪钦这么快就在一边吃饭一边看书,童小周心里是又嫉恨又佩服。他暗暗叹了口气,追上雷丽娅,无话找话地和雷丽娅套着近乎。

“丽娅,星期天怎么玩呢?要不、要不就和晓宇一起来我家下跳棋嘛!”童小周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不打扰了你学习呀?我还是在家睡觉算了。”雷丽娅漫不经心地回答。

“不会啊,我也不是整天都看书。再说了,我可以一心二用的嘛,可以一边下棋一边看书的嘛。来吧,啊?”童小周以恳请的语气说道。

“小周你重色轻友哈!为何不叫我也去你家一起玩呢?”张倩倩又开始将童小周的军,这女生鬼灵精怪,看人内心洞若观火。

“当然一起了,有丽娅的地方哪会没有倩倩?”童小周道。

“哦,明天再说哈,拜拜了。”雷丽娅说完自顾自地走了。

“我明天等你。。。”童小周话未说完,雷丽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那条通往她家的小巷里。

“小周,人家已经走了。。。有啥子给我说也可以,我为你传话哈!”张倩倩一脸奸笑,把话说得意味深长。

“没啥子说的。星期天嘛,想和大家一起玩而已。拜拜了。”

“拜拜。”

到了岔路口,童小周和张倩倩两人道别后各回各家去了。

星期六上午最后这堂英语课,尽管已经拖了十几分钟才结束,但肖明国老师还是又被团支书李梦婷等几个女生叫住问了好几个问题。本次英语考试李梦婷得了95分的高分,不过她是个学习异常刻苦的学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问题,她还在仔细听肖老师给她讲解几个介词的区别,这次考试她就错在这几个介词的选择上。

“梦婷,我先回寝室收拾一下东西,我一会在宿舍门口等你哈。”赵晓峰拎着个沉重的书包,小声对李梦婷说道。

“哦,好的!晓峰你先去,我们这儿马上就完。你也不一定等我,你忙的话就自己先走吧。”李梦婷扭头对赵晓峰说完又回头听肖老师讲解。

又过了几分钟,功课终于说完。李梦婷回宿舍拿上早晨换下来的衣服,看看赵晓峰没在门口等她,以为他已经先走了,就自己往家里走去。她走过外操场,上了通往渠江电厂的那条小路,远远看见前面静僻路段有两个人,仔细一看发现是本班同学张克明和蔡琴芳两人,他们正相互抱着在亲热之中。李梦婷脸一红,赶忙后退到不远的操场边上。。。

张克明和蔡琴芳两人放学回家走到那条小路边上的一棵女贞树下,见路段偏僻前后无人,张克明便禁不住爱火燎心,就想抱着女朋友蔡琴芳燃烧一会儿。是的,就是燃烧,因为如果有根火柴真能把张克明点燃,他的身体瘦得就像一小把一点就着的干柴。

“琴芳,我都有点等不及了,一个星期好难熬哟!你觉得呢?”张克明伸手搂着蔡琴芳,小眼睛里喷出一股热烈的火焰。

“真有你的哈!大白天的就不怕一会儿后面来人看见了?”蔡琴芳嘴上这样说,心里其实也有点冲动,她捋捋胸前的两个小辫,娇嗔地盯了一眼张克明。

“那我们快回家吧,那才是我们享受性福的窝窝哟,嘿嘿!”张克明说完亲一下蔡琴芳后,松开了他那两根干柴手。

蔡琴芳回亲了一下张克明,然后两人就一前一后匆匆往家里去了。两人在十字村的家离学校大约三公里,走过眼前这段小路,上到一截公路,再绕着电厂的围墙走半圈下坡路,跨过运煤铁路专线就到达了渠江东岸边上的家里。

张克明的家离蔡琴芳的家相隔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但从两家的房屋来看,却有着天壤之别。张克明家是破败的土墙草房,也是村里唯一的草房,几处墙壁还漏着风,房檐低得叫人不恰当地想到那句“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俗语,张克明个高,真得低头弯腰才能进得了自家的屋;蔡琴芳家里则是崭新的两层楼房,宽敞气派整洁有序,一看便是本村的殷实人家,日子过得肯定红火。

张妈妈不在家,爸爸张殿成正在屋角的竹林边上锄地,几个衣衫有点褴褛的弟弟妹妹正在做作业,看见张克明和蔡琴芳回来,哥哥姐姐地叫个不停,一看就是些很有礼貌的孩子。

“爸爸,我去琴芳家里一起做作业了哟。”张克明连家门也没进,就对他爸爸说道。

“饭都做好了,吃了再去吧?”一身破旧衣服,又黑又瘦,满脸胡茬还跛着一只脚的爸爸张殿成,简单回答了一句又看了儿子一眼,然后继续锄他的地。

“先把作业做了再回来吃饭。”张克明说。

张克明家里即使是在白天光线也很黯淡,一般做作业不是在门外就是在蔡琴芳家里。蔡琴芳带着张克明回到了自己家,她父母都不在,去别的村里帮人做木工活去了,一般要晚上才回来。二人放下书包,性趣盎然迫不及待,张克明伸出干柴手搂抱着蔡琴芳进了她的房间。几分钟后,里面就传出床铺吱嘎的响声和轻微而幸福的呻吟。。。

张克明已经年满19岁,蔡琴芳也已整整18岁。在农村,这个年龄没上学的男男女女大多已经结婚,有的甚至都有了小孩儿。与张克明蔡琴芳同村的几个没上高中的初中同学几乎都结婚了,虽然不到法定婚龄,但在农村谁会把《婚姻法》当回事?早恋早婚就是那个年代农村的婚恋传统。

蔡家的家境在村里算第一富裕,这当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嫉妒;张家的家境自然算最穷困潦倒的了,这又招来不少鄙夷的眼光。农村人狭隘的心态就是这样,他们“恨人穷怨人富”,这就是小农意识最淋漓尽致的一种体现。

张克明与蔡琴芳两人恋爱的事情在村里公开后,引起了村里人一片哗然。这两个境况极端的家庭打算联姻的消息极大地刺激了村里人的好奇心和闲话兴致,说什么的都有,但主流看法就是普遍不看好,部分人已经准备等着到时候看热闹了。

按照世俗的眼光,姿色和家境在当地都算很优异的蔡琴芳与穷困不堪而又长相低劣的张克明恋爱,不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境界才能做得到。村里人议论纷纷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大家纷纷猜测缘由,最为普遍的一种说法就是:张克明学习非常努力,成绩不错,考上大学或者中专的可能性很大,蔡家人赌的是张克明的未来和张家人或许存在的义气!

对于张家和蔡家这对儿女的情爱发展,十字村的预言家们早已做出了十分肯定的结论,因为周围类似情况已经发生得太多太多。

今天,由于社会经济的整体进步使得绝大多数人的思想发生了根本转变,城乡界线已基本被打破,而那个年代别说吃供应粮的城里人瞧不上土里刨食的农民,就是农民自身也几乎找不出瞧得上自己的。小农意识的狭隘和农村经济文化、生产生活方式绝对落后的社会现状,酿出过无数的情爱闹剧甚至悲剧。当然,任何事情都可能会有它出人意料的发展,偶尔出个“你若生死相依我定不离不弃”也是可能的,我们拭目以待那圆满结局的出现。。。

为了不打扰张克明和蔡琴芳两人正在进行的美事,李梦婷退到操场边上站着。本班两位同学的亲热情景,自然也触响了李梦婷心中那根爱的琴弦。这根琴弦无声的震颤着,激荡出李梦婷心中悠悠的一声长叹:要是自己与他也能像张克明和蔡琴芳那样幸福甜蜜该多好啊!想到这里,一股酸酸的滋味涌上李梦婷的心头,随后她的思绪便开始轻柔缓慢地飘荡起来——

银色月光下柔软的沙滩,灿烂星空下幽静的小路,无限春光中开满野花的森林,梦里海上荒凉的孤岛,大学校园撒满夕照的林***教堂里面庄严响起的婚礼进行曲。。。,啊!他都深情地牵着自己的手!

幻想过无数次的美好画面又一幅一幅地进入了她的脑海。李梦婷正无限憧憬地畅想着浪漫幸福的情景,忽然远处传来几下咳嗽声打断了她漫无边际的遐想,李梦婷脑海里那些幻景便像断了电的灯光一样即刻隐去。她扭头看见赵晓峰正朝这边走过来,她便也主动向他走了过去。

“晓峰,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没有啊,我哪能一个人就走了,我等半天没见你,想到你可能已经自己走了,我才出来的。你怎么站在这儿不走呢?是在等我么?”赵晓峰突然有点激动,他以为李梦婷在等自己。

“我们先等会儿再过去,前面有情况呢。”李梦婷神秘地指了指前面小路,小声地说道。

赵晓峰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情况?”

“别问了,总之我们等会再过去就是了。”李梦婷笑着说。

他们随意交谈了一会儿阶段考试的事情,大约过了十分钟,李梦婷想他们应该差不多了吧,便说道:“晓峰,现在可以走了,我们走吧。”李梦婷做了个走的手势,于是他们一前一后往刚才那条小路走去。

赵晓峰今天是被李梦婷搞迷糊了,他一路走一路都在想刚才这边究竟有什么情况,他知道李梦婷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不便告诉他的秘密。但他也不想再问,十几年的同学,他太了解她了,她不想说的事情再怎么问都是没用的。

李梦婷是个十分成熟又善良的女生,她看见张克明和蔡琴芳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这就是李梦婷,善解人意将心比己,为人厚道品行端正,不传八卦不说是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