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天空一片蔚蓝

第三章 青春无悔*小周丽娅心各异

天空一片蔚蓝 心如白云 4995 2016-09-21 10:22:48

  午饭时间,学校食堂门口已经挤满了闹哄哄的学生,他们把碗筷敲得叮当乱响,混沌的秩序里有几个学生因为拥挤踩了脚而相互谩骂着粗话。

在水泄不通的学生人群中,高三一班班长童小周正派头十足地站在食堂一个窗口附近,他着一身高档的休闲服饰、长得额满眼大肤白唇红、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175厘米的个头显得身形微胖,一派风流倜傥又沉稳内敛的样子。童小周前面就是他的同班同学,骨瘦如柴、皮肤黧黑、穿着寒酸的小眼睛高个男生张克明。看见张克明要了一份饭和半个三分钱的南瓜汤,童小周对端着饭离开窗口的张克明乜斜了一下双眼,脸上隐隐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克明,不要太节约了嘛,看你瘦的哈!”童小周对张克明说完,又特别提高声音对着窗口里面大声喊道,“师傅,给我来一份回锅肉,一个炒藕片,三两米饭,一个南瓜汤。”

“哦,我胃口不好。”张克明尴尬地对童小周笑了笑,然后挤出了人群,打算把饭端回寝室去吃。

“克明,你怎么又只打了半份南瓜汤呢?来,我还没开始吃,我给你分点回锅肉,我也吃不了这么多的。”刚打好饭出来正在傍边准备开吃的谢晓宇叫住了张克明。

“呵呵,那多不好意思。谢谢了哟那就,晓宇。”张克明并不在谢晓宇面前装客气,他们关系好。

“另外,克明,这三块钱的菜票你拿着。这是倪钦给你的,他回家吃饭去了,叫我转交给你。”谢晓宇说道。

谢晓宇给张克明拨了一些回锅肉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叠菜票递给张克明。而在当时,三块钱是十份回锅肉的钱,也可折合成一百个半份南瓜汤。

“啊,晓宇不要啊。。。我、我都拿了你们那么多菜票了,怎好意思再、再要你们的。。。”张克明突然间就泪眼迷蒙起来,有点激动地说道。

“克明,你拿着嘛。倪钦有那份心意,你也不要客气哈。” 站在谢晓宇旁边,拥有一副好身板的清秀男生魏东也说道。

“这回是倪哥给你的,拿着哈。”谢晓宇把那叠菜票强行揣进了张克明的兜里。然后谢晓宇、张克明和魏东三人一起离开了乱哄哄的食堂门口,边吃边往外操场去了。

张克明和魏东,是高三一班家庭经济条件最困难的两个学生。魏东还好一些,虽然家里一样穷,但是魏东有一个叔叔和两个姑姑在城里工作,读书期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有姑姑叔叔们资助,问题不大。而张克明家里则是墙壁上挂老鳖——四足无靠,常常是打份南瓜汤都成大问题的。偏偏这两个穷学生与倪钦和谢晓宇关系都很好,所以倪钦和谢晓宇就经常两、三块地资助他们一些菜票。。。

看着倪钦匆匆走出教室,雷丽娅把倪钦的英语笔记本放进自己的书包里保管好,然后一个人迈着优雅沉稳的步子从容不迫地去到了食堂。食堂的菜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只剩了点黄黄的南瓜汤,她要了份米饭就从学校后门往“第二食堂”走去,她知道那里是什么饭菜都有的。

第二食堂实际上就是学校围墙外面一块空地。由于经济意识的觉醒,大概从三四年前开始,附近的农民和镇上的小饭馆都把各种弄好的饭菜和小吃拿到这里来卖给学生,一日三餐都可以在这里吃到东西,甚至雨天打着伞也有卖的。第二食堂这里,饭菜品种丰富不说,味道还好,关键是价钱也不贵,现金和学校的饭菜票在这里都可以流通,因而深受学生们的欢迎,当然也就与学校食堂形成了严重的竞争局面。

自八三年起,继1978年农村包产到户之后,中国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开始全面启动,国家放权让利的企业改革政策开始被承包制全面代替,国企领域仿佛是一包就灵似的刮起了承包风潮,这股风潮几乎刮遍所有领域,就连临江中学的学生食堂也承包给了个人。食堂承包初期还行,慢慢学生就不满意了,承包者为了个人盈利,把饭菜质量整得越来越差,数量也越来越少,因而第二食堂兴旺起来,多的时候有几十家临时摊点为学生提供一日三餐。学校想过很多办法企图取缔第二食堂,但是学校领导阶层斗不过这些游击队,最后只好听之任之。

第二食堂热闹非凡,几十个临时摊点摆成两排,各种饭菜香味在空气中飘散。雷丽娅去到她经常光顾的那个老太太处买了一些菜,旁边一个摊位上,高三一班清纯漂亮的团支书李梦婷也在买吃的,两个女生都发现了对方,但都假装没看见,相互都只用眼睛余光瞟了对方一眼就各顾各的饭碗。

雷丽娅慢慢一边吃一边进了学校后门,她看见她的儿时玩伴和老同学、本班班长、一身高档服饰的童小周拿着饭盒向她走了过来。

“丽娅,你来晚了去外面打的饭菜呀?我说怎么刚才没见你呢。你早点给我说你要晚一会儿,我就给你把饭菜打好。。。”童小周十分殷勤地走到雷丽娅跟前,脸上堆起谦卑的笑容,大眼睛笑成了眯缝眼。

“哦,有点事情耽误了一会儿,我哪敢劳你大班长的驾哟。”雷丽娅打断童小周的话,又恢复了她一贯的漠然表情,她最近心里越来越烦童小周经常凑到她面前无话找话说。

“哎呀,丽娅,你不要老是这样对我啊,以前小学初中我们关系都多亲密的哈!”童小周讪笑着说道。

“现在关系也好哈,只是我心情不好,对不起了。”雷丽娅别了一眼童小周后慢腾腾地说道。

雷丽娅敷衍完童小周就匆匆去食堂洗碗去了。凝视着雷丽娅的身影离去直到拐过图书室的墙角,童小周摇摇头叹口气,看了看手腕上那块骄傲的瑞士enicar手表,又扶了扶金丝边眼睛,然后转身独自往教室去了。。。

艾琳今天是第一天到临江中学高三文科班入读,进入教室后她就一直怀着新奇和兴奋的心情,她没想到同学们那么欢迎她。晚上上完晚自习回到家里,艾琳靠在床上继续看书复习功课,看着看着不一会儿她就打起瞌睡来,半睡半醒中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艾琳梦见一个十分英俊帅气的男生,活灵活现地站在操场上一直看着她笑,看见那张迷人的笑脸,艾琳感觉自己有些心慌意乱,她一紧张就醒了过来。醒来后,艾琳便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里回荡,梦中的那张笑脸一直停留在她的脑海里,搅乱了她内心的平静,书也没心思再继续看下去,她便脱了衣服早早地睡下。而快到天亮时,艾琳又做了同一个梦,还是那个男生,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张迷人的笑脸!结果,搞得艾琳第二天一整天都想着那个梦中之人。那两个一模一样的梦也叫她纳闷疑惑了好几天,差不多一个星期后艾琳的心情才淡出了那个梦境。

很快两个星期就过去,艾琳适应了新的学习环境,对班上的同学也渐渐熟悉起来。艾琳来到文科班,无形中改变了原来班上的一些不良气氛,她学习异常刻苦,对人也真诚友善,那些爱吵闹的女生们看见她专注学习的样子,也不好意思疯得过分放肆,自习课上也不再如原来那么喧闹。

时间跑得飞快,转眼就是三个星期以后,艾琳迎来了她来新学校的第一次阶段考试。在这次考试中,艾琳的成绩位居文科全班第一,英语成绩位居全年级第一。这又一次引起了全班对她的关注,除了原来成绩排在前几名的几个女生对她有些酸酸的妒意之外,绝大多数同学是用一种敬佩的心情看待她。艾琳很快也受到各科任老师的喜欢,连胖胖的、一脸麻子的老校长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并专门来教室认识了她,而且一看见她就和她打招呼。是啊,看着那么养眼,还白白捡一个升学名额,老师和校长怎会不喜欢她呢。

除了学习成绩,艾琳的容貌和气质在班上也是第一的,甚至在整个学校也是第一的。暗中喜欢和欣赏艾琳的学生越来越多,看着她的美貌流口水的男生也大有人在。不过,大多数学生只是心动而已,行动不敢,这个学校的男生见过大世面的不多,是人人有色心个个无色胆。

过了几天,有几个男生渐渐壮起胆来,蠢蠢欲动地想打艾琳的主意。艾琳成绩那么好,又是从大城市来的,在悄悄打听到这些情况后,即使是那几个自以为是的干部子弟也感觉压力山大,瞬间便没了自信。最终,艾琳只是那些花痴男生们心目中一道远远的风景。

当然,也有不怕死的。比如,艾琳的同班同学李尚来那个哈尔就是个例外,他决定要为爱粉身碎骨一回,他要追求她!

自从艾琳来到班里,李尚来的心绪就一直焦躁不安,成天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像是被黑白无常套走了魂魄,心里乱得像个鸡鸭猪狗混养的圈舍,半刻也难得平静。

就在艾琳来班上入读的那天中午放学后,李尚来连午饭也没有顾得上吃就直接悄悄跑到镇上去买了一把小梳子和一瓶发油,当场就对着店里的镜子把自己那一头乱发梳理得像一片瓦那样规规矩矩油光锃亮。他明白,要想给艾琳一个好的印象,首先必须要改变一下自己邋遢的形象,头发是最该要先理顺才行的。

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同理,男则会为己悦者装。李尚来一向不在乎个人形象,但是这回不一样了,艾琳来班上了,他要特地为她改变自己的习惯,这对李尚来而言实属不易之举。

12月8号是个星期六,下午三点半,李尚来从临江镇码头坐船回到了县城的家里。他一进屋就对他妈妈贾世芬说:“妈,这回要多给我200块钱,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需要恋爱经费。”

“哇,幺儿,你耍女朋友了呀?好好,就是该这样正儿八经地耍个女娃儿回来,再像以前那样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胡球整,你爸爸难得给你揩屁股哟!而且,妈妈也经常为你担心,就怕哪天你又出点不好收拾的事情。。。”李尚来的妈妈贾世芬烫着一头时髦但不适合的羊毛卷发,笑得眼睛眯起一条缝,脸上的疙瘩肉多得没地方堆,叫人联想到一个脱了毛的肿胀的猪脸。她因为突然的惊喜,嘴里的话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地射了出来。

“哎呀,妈,你废话真多球得很!快点把钱给我。。。”李尚来打断他妈的话,绷起一张痞帅的脸,不满地瞟了贾世芬一眼,他对他妈揭自己的老底感到十分不耐烦。

“幺儿,200块钱够不够哟?”贾世芬一脸讨好的笑容。

“那就给300嘛!”李尚来面无表情地晃着脑袋,眼睛一边向上翻着斜眼。

“好好,300百就300百。幺儿等到起,妈妈去给你拿钱哈!”贾世芬说完,抖着一身肥嘎嘎进里屋去拿钱,想到她幺儿就要给她找个儿媳妇回来,贾世芬喜不自禁地哼起了热播连续剧《射雕英雄传》主题歌的旋律。

过了一会儿,李尚来那哈尔跟进他妈的房间,一把抓过贾世芬正在数的一叠钞票塞进了自己的兜里,转身就往门外走。

“我出去耍了,晚上不回来吃饭。”李尚来冷冷地说了声。

“哎呀,幺儿,那是400块哟!”贾世芬摇着头无可奈何地对着李尚来的背影大声叫道。

1984年那会儿的400元相当于普通工作人员半年的工资,不是一笔小钱。 听了贾世芬的话,李尚来只顿了一下,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家往街上去了。

第二天,李尚来没球得啥子心思在家里久呆,他上午就坐船回到临江镇。因为心里烦躁,便找来在临江镇认识的那五个社会二流子朋友一起喝酒吃午饭。

“老板,老三样,剑南春酒两瓶,卤猪老壳肉三斤,油酥花生米一斤,其余的菜你看着来就行。。。”李尚来刚一跨进那家老旧木瓦房的小饭店门槛,就扯着一副公鸭嗓叫道。

“哎呀,剑南春弟娃儿,你们坐坐坐,马上就好。。。哎呀,剑兰春弟娃儿,我看你一定会走桃花好运的哟!”胖子老板一脸油光,笑得跟弥勒佛似的,他始终记不住李尚来的名讳,却单单记住了李尚来喜欢喝什么酒,便把那酒的名字直接安在李尚来头上。

李尚来点了菜,便和几个二流子一起吹起荤龙门阵,一会儿酒菜上桌,便开始大吃大喝起来。慢慢地,桌上变得杯盘狼藉,酒也喝得入了境界,李尚来便傻B戳戳地开始酒后吐真言,对那几个二流子朋友说起了自己喜欢上本班一个女生的事情。

“伙计哥儿们,最近老、老子心头烦求得很哈。。。”李尚来耷拉下脑袋,额上的头发垂下盖住了一只眼睛,手里的酒杯不断磕碰着桌面,欲言又止地说道。

“怎么了李、李哥?有啥子事情说出来,兄弟们给你摆、摆平就是了!”一个光头胖子站起身来拍着胸脯说,身上的肥嘎嘎隔着衣服也能看见随动作悠悠地颤动。

“就、就是,和尚说得对,摆、摆平摆平。。。”其余四个哈儿也吵吵嚷嚷地跟着说,胸膛拍得啪啪啪一阵乱响。

“你们帮、帮球不上忙的。。。”李尚来别了几个混混两眼,脸上一片失落,焦眉愁眼地说完又耷拉下了脑袋。

“说说噻,在这个水码头上,就没有我、我们兄弟伙办不到的事情。”那个叫和尚的胖子继续牛逼哄哄地说道。

“我、我他妈喜欢上了我们班、班上新来的一女生,不敢告诉她,你们有啥球办法?”李尚来抬起头,拨开遮住眼睛的乱发,抹了两把红红的眼睛,紧盯着胖和尚问道。

几个二流子讨好他们的金主,其中一个长头发河马脸的瘦大个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李哥,要、要不要我们帮忙,你直接硬、硬上了她?”

“别他妈乱、乱来,这回我是真心喜欢那妞儿,我自己慢慢追,要的就、就是那个过程,你们别胡球整!否则老子弄、弄死你们几个傻、傻B哈!”李尚来舌头有点打结,醉醺醺地警告道。

吃完饭喝完酒,时候还早。做点什么呢?对,去看会儿录像,然后晚上再去舞厅跳舞耍,顺便看看有没得漂亮女娃儿,嘻嘻!李尚来那哈尔想好下午晚上如何混时间后,就一边剔牙一边打着酒嗝,带着几个二流子一起,每人嘴皮上粘着根ZQ牌香烟,东倒西歪地往附近的录像厅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