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我的娇妻是古尸

我的娇妻是古尸

画皮夫人

  • 灵异

    类型
  • 2016-09-21上架
  • 307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婚夜惊魂

我的娇妻是古尸 画皮夫人 3070 2016-09-21 10:37:15

  我叫李非凡,今年二十三岁,自幼在河北省紫槐镇尜尜村长大,从小是一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长大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好青年。我人如其名,长得是一表非凡,得到了许多漂亮姑娘的垂青。但我有了朝思暮想的心仪之人,那就是距离我村十里之外的一个小我一岁的镇上一枝花,名叫死娇娇。一听姑娘姓死,我爸妈是死活不同意,我忙解释说,人家姓死的死字,不读三声,读四声,谁知爸妈还是不同意,说什么死姓会招来祸害。我被迫无奈之下,以死相拼,才打赢了这场爱情婚姻战争。

想不到的是,我噩梦的人生随着我的新婚之夜就和我纠缠不休了……

新婚之夜,当我抱着娇妻正徜徉在两情的欢愉之中的时候,忽觉头昏脑涨,紧接着就是一阵阵身体酸软,说句实话,我和娇妻在婚前从未偷食禁果,我自然不知道两性结合后会产生什么现象,听说感觉似仙似死什么的,但我现在感觉不到快乐,反而眼前发黑,气血不畅,我连忙抽出身体,就见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宝贝里射出,我抬起迷迷糊糊的眼睛一看,了不得,我射出的竟然是血!我立即就昏死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未明,我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我一拨愣脑袋,眼睛就直冒金星,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只听爸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凡,你……你怎么躺在这里了?”

“我不是躺在婚床上吗?”我口齿不清的回答着。

“啊?”只听爸爸一声惊呼,妈妈已经“咕咚”一声摔倒了。

“快,快去叫小凡他小舅来!快点!”妈妈在催促着爸爸。

只听到爸爸已经跌跌撞撞的走了,我身边只听到妈妈一人那时高时低的哭泣声。

我睁不开眼,只能听到家人的声音,我现在到底在哪里?我的娇妻娇娇呢?我已经无力思考,不知不觉就浑浑噩噩的睡去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白净的女人脸,生动的五官,浓密的披肩发,正关切而又不安的看着我……

我微微地动了动身子,只听一句温柔而又浑厚的男音说道:“小凡,你终于醒了!”

哎呀,这熟悉的男音不是小舅在说话吗?我猛地坐起来,定睛一看,可不是,眼前正是长我七岁的小舅——张宵楠。说起我小舅,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早就听说,我小舅身怀特异功能,三月能言,五月能走,两岁能作诗,六岁会测字,十岁的时候在睡梦中游过地府,十五岁的时候在黑神庙斗过邪物……但是,这些只是听我的姥姥对我讲起的,我一直不敢相信,看似如此平凡的小舅如果真的了不起,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呢?这些,在我的心里已经形成了有待揭开的谜团!

小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制的小药瓶,一缕清香自小药瓶里飘出来,我的鼻子嗅到了小药瓶的奇香后,想不到我的精神就豁然清醒了似得,我居然能慢慢地翻身坐了起来。当我环顾四周一看,简直要吓傻了!

因为,我正坐在自家院子里草棚的那辆四轮大板车上!

说起我家这辆四轮大板车,可是年头不小。据说,可能在清代的时候就有它,当时,我的先祖不知从何处挖到了一块精美神奇的大木板,于是就让木匠做成了这辆四轮大板车。要说这块大木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和家人自是不知了。

小舅此时正在皱着眉头在默默地观看着这辆四轮大板车。须臾,小舅的双眉皱的更紧了,只见他把手里的小药瓶装进了口袋,呐呐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独木棺材板!”

小舅说出这五个字以后,把我和我的爸妈全都吓了一跳!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独木棺材板?小舅说的该不是我家的这辆四轮大板车是独木棺材板做成的吧?我不敢多言,只紧张的看着爸爸那一张比我还紧张的脸。

妈妈更是吓得变了脸,嘴里磕磕巴巴的说:“我的兄弟,你在乱说什么啊?你不要吓我!”

小舅把我从四轮大板车上扶下来,认真的说:“姐,我不是吓你们,你们来看,这块大木板其实就是古代的独木棺的棺材盖,这上面雕刻的像鬼画符的东西,不是古代的铭文,也不是符号,而是冥间的八只阴兽拼图,这冥间的八只阴兽阴毒无比,除了能镇棺之外,还能保护墓住的平安。现在,这块独木棺的棺材盖与棺身脱离了关系,恐怕灾祸就要降临了!

我和爸妈一听小舅的一番话,如五雷轰顶,当即险些晕倒。

事到如今,光害怕有什么用,我只好壮着胆子仔细的观察面前的这辆大板车。以前我只觉得它是一件古老神秘的家物,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再看它的时候,突然觉得它怎么变得分外的恐怖了?这四轮大板车的大木板真的是非常的特别,要说真是清代的遗物,距今已经时间不短了,但再看这块大木板的颜色,从我记事起就是鲜红鲜红的,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这块大木板的颜色依旧是鲜艳如始,锃明瓦亮。上面用金线雕刻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条条道道,错综复杂。有时候,这些条条道道还会在后半夜突然冒出金光!天啊,怎么它会和棺材板沾上边呢?

爸爸战战兢兢的问小舅:“你怎么知道古代的独木棺是什么样子的?”

小舅苦笑一声说:“这个你们不必多问,现在小凡已经要大祸临头了!”

“啊!”我们一家三口同时惊呼起来!直愣愣的望着小舅,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了。

“别再傻站着了,我现在推测小凡的老婆根本就不是活人……”小舅说到这里,忽然不语了。

是啊,现在我的娇妻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这让我们怎样向我的岳父大人交代?立刻,我的脑中惊现了昨夜的那恐怖异常的一幕,我射出的难道是血精?可怕!真的太可怕了!难道,我的娇妻是妖怪?我的脑子乱作一团,简直都不能再思考了。

一下子,我们一家三口都抱头沉默着,久久的,只听小舅说道:“姐,我现在必须带小凡脱险,马上走!”

妈妈似乎已经不能开言了,只听爸爸惊恐的喊道:“小楠,我知道,知道你不是凡人,只要小凡能活命,你就带他快走吧!”

爸爸刚说完,妈妈已经嚎啕起来,妈妈这一哭,我的心就像被钢鞭抽打一样的难受。

是夜,子时刚过,小舅就不声不响的用蜡纸糊了两个纸马,然后,我和小舅带足了吃喝,小舅匆匆念动了咒语,我俩就坐在了纸马上。说也忒奇怪了,我刚一坐在纸马上,立马感觉纸马腾空而起,我就像是孙悟空学会了腾云驾雾,飘飘悠悠的飞了起来,在爸妈的泪眼中,我和小舅越飞越远……

在飞行的过程中,我遵从小舅之命不敢睁眼,小舅说纸马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独木棺内的尸体,因此,我们只有夜间飞行,这叫走阴不走阳,撞盛不撞衰。小舅这么一说,我就稀里糊涂的一听,里面的意思,我没有心情知道。再说,我知道小舅是个出神入化的人物,肯定不可能无所不说,我何必无所不问呢?

真的不知道飞行了多久,只听到耳边阴风阵阵,只闻到周围腐气弥漫的时候,小舅突然让我睁开眼,我此时一睁眼,低头一看胯下的纸马,散发着迷蒙的水光一样的亮圈,照耀的四周一片明亮。我清楚的看到,我和小舅来到的地方是一片荒山野岭之中。这周围,秃山荒树,怪鸟乱啼,一阵阵初夏的飒风灌入耳朵,就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正当我愣神之际,只看到一道闪电飞快的划破长空,一声惊雷响在头顶,我浑身一激灵,就觉得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哼哼着揉着摔得生疼的屁股,叫苦不迭。

但我身下的纸马竟然安然无恙的稳立在地,亮光四射,把我的眼睛射的睁不开眼。

不知为什么,小舅却突然变了脸色,嘴里念动着咒语,嘴里歇斯底里的喊道:“小凡,闭上眼睛!”

小舅的话让我骇然不已,立即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不知下面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刚一闭上眼睛,便又身子随后飞了起来,飘飘忽忽,晃晃悠悠的不知将去何处。

刹那间,惊雷滚动,电光闪闪,我知道一场疾风暴雨就要来临了!

“砰”的一声,我的身体撞在了什么硬物之上,差点撞得我骨断筋折,完了,这回就是死不了也得摔残废了……我脑子里一片惊恐和混乱,真不知道到底是我害了小舅,还是小舅害了我?

咦?我的小舅呢?怎么听不到他的一点微弱的气息?不会是?我立即慌了手脚,动动疼痛不堪的双腿,我低呼着:“小舅,你在哪?”

“别说话!”小舅的声音显然就在我的身后,我的心情稍稍有所安定,接下来,我就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