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逼婚夺爱:BOSS,别贪欢

逼婚夺爱:BOSS,别贪欢

风若寻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9-17上架
  • 314751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自杀

逼婚夺爱:BOSS,别贪欢 风若寻 1889 2016-09-17 00:43:30

  费逸宸刚刚签下一个大单子,还未来得及缓上一口气,便接到费母从T市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费母的声音失去了一贯的冷静,费逸宸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挂断电话,他随即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替我订一张回T市的机票。”

一路马不停蹄,费逸宸一下飞机,便直奔医院。

他刚下车就碰到费家的管家,管家见费逸尘风尘仆仆赶回来,连忙上前。

费逸宸将车钥匙一并交到管家手里,抿唇问,“情况怎么样?”

“小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还没有醒。”

费逸宸剑眉狠狠一拧,快步走进电梯。

电梯最后停在住院部17楼,能够住进这一层楼的非富即贵,都是那些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但人各有各的不幸,哪怕是有钱有势的人。

步入高干病房,费逸宸看到正坐病床前默默垂泪的费母,原本雍容华贵的她,却在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而躺在病床上的费一澄,他那天真无邪的妹妹,正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

在她的头顶,高高悬着点滴,而她那纤细的手腕上,严严实实地缠着纱布,纱布上隐隐可以看见刺目的血色。

费逸宸安抚了母亲几句,缓步走向床边,紧盯着费一澄苍白得近乎透明的小脸,一个个声音不断地在脑海里回荡。

“哥哥,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一种。”

“哥哥,怎么办?鹿寻似乎不喜欢我。”

“原来鹿寻有女朋友了。可是怎么办?没有他我会死的!”

“哥哥,我好疼,太疼了,是不是死了就不会再疼了?”

费逸宸轻轻抚上费一澄苍白的脸颊,幽深的眸底蓦地蹦出寒光,“澄澄,你想要什么,哥哥都会帮你得到。”

第二天,有关尹鹿寻的调查资料出现在了费逸宸的办公桌上。

资料上不但包括尹鹿寻的家庭背景,工作背景,甚至连他喜欢什么颜色,讨厌吃什么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尹鹿寻的父母是普通工薪阶层,尹鹿寻名校毕业,在毕业后并未从事与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被环球唱片公司签下,现在是环球唱片力捧的新人之一。

费逸宸扬手将尹鹿寻的资料扔到一边,斜睨了尹鹿寻的相片一眼,嗤笑出声。

无论是相貌还是学历,澄澄都配得上这个尹鹿寻,在家世上更可以算得上是屈就,他凭什么不把澄澄放在眼里?

费逸宸从小养尊处优,在军区大院儿里是孩子王,在学校里是称王称霸的小霸王,大学毕业后下海从商,一路顺风顺水,在商场上可以说得上是无往不利。

从商多年,他渐渐收敛锋芒,日渐沉稳,可圈子里的人都很清楚,这位费家大少是得罪不起的。

在京城,费逸宸被人敬畏,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父辈祖辈在军中担任要职,更是因为他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手段。

只要是他想要的,无论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他都要得到,即便得不到,也不会便宜他人。

至于这个尹鹿寻,为了澄澄,他自然不会对他动手,可是他身边的人,那就不要怪他了。

他扫了一眼调查资料,视线最后落在了一张明媚的小脸上,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

“穆一?倒是一个不错的名字。”

费逸宸淡淡从照片上移开视线,随即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林俊,替我办一件事……”

15小时之后……

咖啡厅内音乐流动,空气中咖啡香气弥漫,气氛正好,只是这并不是一场浪漫的约会。

穆一轻轻瞥了桌上那张支票一眼,眉峰轻轻一挑。

她没有看清楚上面到底有多少个零,可那数目大概也够她用上大半辈子了。

她忍不住会想起肥皂剧中那些老掉牙的戏码,比如说一位富家子弟,我们也可以把这一类人称作童话中的王子,王子与灰姑娘坠入爱河,对于这段门不当户不对的恋情,王子的家人自然是极力反对,王子的家人无法让富家子弟放手,于是采取迂回战术,找上了那名灰姑娘……

可是,那只是电视剧里的剧情。

事实是这样的:高贵的公主爱上了身边的骑士,不幸的是骑士心中另有所爱,公主得不到回应割腕自杀。为了让公主与骑士在一起,公主的哥哥找上了骑士的那位“另有所爱”。

穆一便是骑士心头的“所爱”,而桌上的支票便是公主哥哥用来打发她离开骑士的筹码。

穆一单手支着下巴,心里纠结着。

对于费小姐不幸,她是有些同情的,再加上桌上这一张支票……

怎么办,还真有点心动了呢,要不就成全他们?

不过……

“对于费小姐的事,我很遗憾。但是,先生,这钱我不能收。”穆一将支票轻推向对面,唇角含笑,“俗话说无功不受禄。”

“穆小姐是觉得钱少?”

坐在对面的男士似乎没有将穆一的话放在心上,只见他从皮夹中重新取出一张支票,合着钢笔一起递到了穆一的面前。

穆一愣愣盯了面前钢笔和支票好一会儿,才明白其中意思。

“你就不怕我狮子大开口?”穆一笑了笑。

“只要穆小姐肯答应老板的条件,穆小姐想要什么,只要他能办到,老板都会想办法满足。”

“是么?”

穆一轻笑,拿起钢笔,在支票上洋洋洒洒写了一长串数字。

见穆一在支票上动笔,对面那人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如果穆一没有看错的话,那是一种叫做“鄙夷”的东西。

不过,待到男子看清支票上那一行数字的时候,眼底的“鄙夷”转瞬变成了恼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