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58. 这个傻瓜啊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441 2016-06-18 18:42:02

  那一晚,再聚首的四个人往事佐酒,场面好不热闹,最后皆都醉得一塌糊涂。我是严重断片了,连一伙儿是怎么去的酒店都忘给得干干净净了。

次日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欲死不能……揉揉脑袋,转头望见大床上横七竖八躺了阿兰她们,拍拍额头,只有作死的疼痛,实在记不起怎么回来的了。

猛地,胃里一阵强烈的翻滚感,一个翻身赶紧火速地跳下床,跑进卫生间干呕,呕得我两眼冒金星,这要死的感觉啊!

蹙着眉头嗅了嗅身上那股子发酸发臭的难闻味道,实在是无法忍受的恶心感,只得索性洗了个澡,将身上的臭气统统洗掉。洗完之后裹着浴巾便走进卧室,阿兰这会儿也已经醒了,她坐在床边不停敲着脑袋。看来这宿醉着实害人。我扯出苦笑,自柜子中取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阿兰咧嘴笑着将矿泉水接过去,那笑比哭还难看几分。

“安安。”她叫我一声。

“嗯?”我也拿了一瓶水仰着头灌了一口。

“不要太累了,要多爱自己。”

我知道她其实想说的不是这个,她一直望着我,脸上全是疼爱的神色,我只觉得眼眶顿时一热,眼泪竟掉了下来。

她坐过来抱住我,轻拍我的肩膀,说:“别忘记,你还有我们,我们永远都是你强有力的后盾,绝不会离开你的那种。”

这时候诗妹妹和水老大都醒了过来,她们没有说话,只是都过来抱住我,四个人相拥,没有人再说话,感动无言以表,温暖的拥抱又让我有了力量。

门铃突然响了,四个人都扭头朝后面门的方向望去。

“可能是酒店客房服务,我去开门。”我站起来,发现自己却只是裹着一条浴巾,于是刹住脚步,朝她们求救。

水老大坏笑着说:“哎呀,头痛死了,就安安去吧,万一是个帅哥的话,就便宜你了。”

我捡起地上的一个枕头朝她扔了过去,她大笑着躲开了。

最后是顶着鸡窝头的阿兰去开的门。

“阿兰,是客房服务吗?叫他晚点再来啦……”我吼道。

阿兰并没有回应我,片刻之后,我看见阿兰脸红艳艳,扭扭捏捏地走了回来,身后赫赫然跟着宋贤宇那个家伙。

看来阿兰是看到帅哥在不好意思呢……

“啊!”我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电光火石之间已经跳到了床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我那惊吓的一声给拉了过来,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晕自己,只裹着浴巾啊!阿兰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就把他给放进来了呢!

我奋力拉被单,想火速地裹着自己。

无奈,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了半天,仍然只拉到了一巴掌那么大的被单角,根本于事无补。因为水老大和诗妹妹此时是坐在被单上面,恕我实在无能为力。

“宋贤宇你给我滚出去~~~~~”

豁出去了,我拉开嗓门大吼,好吧,其实应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咆哮了。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居然还能这么生猛,看来其实没什么是不能的,只不过因为没被激发出这个潜力而已。

贤宇默默放下手里的几个大袋子,脸上一点儿也没被我咆哮而不爽的意思,感觉是在憋笑的模样,真想一脚挥过去,挥掉那讨厌的要笑不笑的脸。

他用手指了指那几个华丽丽的大袋子,然后用听起来略显生硬的中文说道:“昨晚你喝那么多,衣服被熏得变了味,我怕你没衣服换,所以就给你送衣服来了。也给你朋友都买了,你们看看尺码能不能穿,我先出去等你们。”

说完,他还朝周边的几个人笑了笑。

原来昨晚是贤宇这家伙送我们回来的,我真是喝大了,严重断片儿,什么都不记得了。

如此看来,他显得如此有诚意,而我在听了他如此有诚意的解释之后,还是无情抓起一个枕头砸了过去,他利落地一把接过枕头,然后搁在一旁的沙发上,笑嘻嘻地挥挥手,指指门外,意思在门外等我。

自然又是一番严刑拷问了。

“咦,有情况……”阿兰率先用怪怪的小眼神瞅着我。

水老大不甘人后,立马接了句,“又贴心,又帅气,貌似不是中国人?中文不太溜啊!不过还是不错了!赶紧从实招来。”

“安安,他是你的新男朋友?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早知道一起叫出来玩啊……”诗妹妹笑嘻嘻地说道。

不得不感叹,诗妹妹真的变化蛮大的,好似从前那害羞的姑娘从来不曾存在过似的……

于是,只得将关于贤宇的事情老老实实说了个清清楚楚。

至于,此刻在门外等着的贤宇,就让他等去吧!

还是依旧讨厌离别,但是这一次的离别没有人再挥泪,都是笑着挥手再见,我知道,是因为我们成长了许多,有时候,眼泪并不能代表所有。

那么,不如留下微笑给彼此在这离开时最后的印象里。

再次回到上海,我已经重新找了处离公司较近,环境还不错的小区租了一间一套一的居室。

贤宇那家伙也搬到了我的隔壁。

晚上的时候,我常常会趴在20楼的阳台之上看夜景。

“安宁,你到底什么意思。”

此时的宋贤宇拧着个脸,站在另一边的阳台上,双手插在裤袋里,瞪着我说。

“什么啊?”我不解,趴在围栏上的脑袋侧了过去望住他。

他眼睛瞪得比平时大些,看起来貌似是想表达生气的意思。只是这些年,我对他实在很了解,还能跟我说话,那就不是真的很生气,所以,我自然也就不上心了。

“为什么我的银行卡多钱了?”

哦!原来是想说这个!我把脑袋转回来,继续望住下面那些绚烂的霓虹灯,眯起眼,让它们变得模模糊糊连做一片,然后说,“这是你家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你别装了!我知道是你转账的,我晚点就转回给你。”

“我不告诉你账号,你行么?”也不再故作无知,我没有回头,说道。

他嘿嘿一笑,说道:“别忘了,我可是你老板,想要你的银行账号很困难吗?傻。”

是哦,我都忘记这回事了。不过他这是蹬鼻子上脸的节奏么,还骂我傻了……

“别转了,那钱本来就是你帮我买衣服的钱,还你不是很正常么?”

“你!”他无语地凝噎在那,我不看他也知道他此时的表情,一定是瞪着我的,拿我没办法嘛,向来都是这么无奈了。

他的电话适时响了,他接得很快,还故意开大嗓门说道:“你好,嗯,好的,把账号给我发到手机上吧,谢谢你。”

我站直身子,靠在阳台之上斜睨着他得瑟的脸,说:“敢给我转回来,朋友就不要做了。”

他原本还在小得瑟的脸又凝住了。看他这样,我顿时有种罪恶感,感觉自己好像在欺负他,而他又是如此的善良无辜。

只是,自己真的很不习惯如此,即便是再好的朋友,也不希望他无缘无故为了我花钱,这样的感觉总是不太好。

不等他做出反应,我便走进屋内,将阳台上的门给关了。

依稀能听见他叹一口气,忍不住莞尔一笑。

这个傻瓜啊,不是不知道你好,只是,更希望我们之间是种很纯粹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