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59. 气喘吁吁的求婚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244 2016-06-19 18:44:02

  9月2日这天是宋贤宇三十岁的生日,征求了他的意见之后,我带着他吃了一顿还蛮地道的麻辣火锅。

这家麻辣火锅的味道实在不错,够麻也够辣,我吃得很过瘾。

开吃不多一会儿,贤宇已经被辣的鼻头都冒出细细的汗珠子,可这家伙却还是停不了口。

我嚼着食物不忘嘲笑他才是真正的吃货,他辣得说不出话,赶紧端起啤酒猛地灌几口。

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一双定做的进口的意大利手工皮鞋,是我拜托朋友从国外定做回来的。打开盒子,看见鞋子的时候,贤宇嘴巴咧得老大,我知道他是真心很喜欢。

皮鞋在我看来,意思其实是送他走的意思。可是他不知道这个意思,拆礼物,看礼物都是一脸高兴不得了的模样。

吃着吃着,他突然放下筷子,灌一口啤酒之后,擦擦嘴,接着猝不及防地就那么单膝跪在了地上,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多了个红色的绒盒,我惊得眼珠子都快落出来了。

此时的他辣的吁吁的,鼻尖的汗珠在我眼前晃啊晃,此情此景实在是有点搞笑。

“安宁,嫁给我,我发誓会一辈子爱着你,守护你的。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的!”他吁吁地说道,手里高举着那枚闪耀璀璨光芒的大钻戒。

我憋着笑,虽然此时应该严肃,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笑。

“你给我起来,别闹了。”我清清嗓子将笑意压下去,才说道。

“你不答应,我不起来!”他还是吁吁的,脸色却是极为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犹如个癞子一般。

我白他一眼,心想脚麻了你这家伙总得起来吧?哼哼……

不料,他死心眼地居然跪了差不多10分钟。

无奈之下,我只得搁下手中的筷子,开玩笑般地说道:“如果你能去非洲大草原拍拍照,拿个奖什么的,我试着考虑下。”

戒指被他硬是塞给我,说是留作见证,免得日后我反悔不认账。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难道不怕我拿着这戒指去变卖换钱么?

对于宋贤宇这家伙所说的那番话,其实我是绝对相信的。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在我身边陪伴我,守护我,我知道他定能做到他所允诺的那那一切,从来都是不容置疑。

但是,我的心却一直是迷茫的,尤泽的影子从未走出我的心间,我接受不了,也不想就这样子走向他的身边,会觉得自己很糟糕。

我也害怕,如果我们这样开始,不能善始善终的话,那么贤宇一定会受伤,而我就会失去这样好的一个朋友,所以我只能选择退避。

说出那个让他去拍摄的借口,其实我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所以才信口这么玩笑一说。不料贤宇这个家伙却实诚地当了真,专门找了老师学了半个月摄影之后,那家伙居然真的跑去了东非大草原,给我惊了个七荤八素。

在贤宇离开之前,他告诉了我一件事。

原来,那次在雪岳山上,我确实看见了尤泽。他告诉我,当时拍戏的就是他,起初贤宇害怕我看见他,拽着我便走了。

贤宇说,“命运,我阻止不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挣扎,眼神都满满的苦涩,又有些颓败的失落感。我一直忘不了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而我还是遇见了尤泽。那个被我撞翻的人就是尤泽。贤宇当初本来还以为我会问这个事,可没想到我根本就没提。

那天尤泽本来被我撞了一下,整个后背猛地硬生生碰到石头,那力道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却还硬是不许贤宇碰我,背着我下了山。

贤宇告诉我,他当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想到尤泽在我心里的重要,突然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瞬时,那颗心也就更难受了。

医院里,尤泽又告诉贤宇,不用让我知道,所以才有了贤宇当初那么纠结的模样。

原来,还有这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在之前,我想自己一定会借机胡乱猜测一番。可现在他已经订婚,我想至此我们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即便再见,不过就是歌曲所唱,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在贤宇这家伙去了非洲七八天之后,我也有个要去德国拍摄的任务,简单收拾了行李之后,门铃却响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尤泽会出现在我的门口。我望着他,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只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

他眼神很是疲倦,扬起嘴角苦涩笑了笑,说道:“我没结婚。”

诶?难道是专程来告诉我没结婚?有这必要嘛?

心还是咯噔一下。

我从来不曾低估他在我心中的份量,只是没料到,还是会有如此大的波动。

我站在门前望着他,一手握住门的边缘,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

突然他眼睛亮了,“你还戴着?”语气里很是惊喜。

我低头看见脖子上那个戒指,脸色顿时尴尬了,在家的服饰很随意,松垮的衣服,那项链一览无遗。

尤泽伸出手想触碰那戒指,我却下意识地躲开了。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顿时让他有些受伤。他的眼神黯淡下来,接着说:“你发信息给我之后,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什么?发信息?为什么我不记得这事?

“等等!”我抬一只手止住他继续往下说。“什么信息?”我抬头疑惑地问。

“7月30号,你发信息给我,问我为什么要结婚。”他回答说。

啥?我发信息?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努力回想一圈,我终于记起来了,那天我和阿兰她们聚会,然后断片了,连贤宇来将我们送回酒店都不知道……难道说……

突然想明白了,酒精作祟,尼玛,有没有地洞?让我钻进去吧!脸上顿时升温,我可不想当破坏别人的小三!虽然严格说起来,我好像不算小三,应该算正室……

“我需要冷静下,再见。”说完,我利落粗暴嘭地关上了门。

不料尤泽也不离开,隔着门低着嗓子说道:“我和她分手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离开我了。”

现在才知道?你会不会太后知后觉?难道我已经白痴成那种程度了?

“你知道Amanda就是唐阳,我当初有跟你说过她的事情。”

你确实说过,亏得我还傻傻愿意相信。原来那个照片里的女人就是她,起初倒也猜测过,没想到还真是猜中了,是否该夸自己聪明?

“那是我过生日的时候,她给我办了个party,我正在和同学说笑,她凑过来吻了我,被同学们抓拍了下来,我以为不过是个玩笑,也没在意的。没料到她竟然把这照片发给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