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54. 所谓情敌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574 2016-06-14 20:54:02

  后面的日子里,贤宇和我的相处又恢复了往常那样。他常常得空便来看我,偶尔约着一起出去吃吃饭,相处似乎还是如以前那么愉快。

二月中的时候我又回了次四川的老家,因为是春节了。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迟上了好多。听安逸说,老家早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

那几天我常常一个人没事出去在外面瞎晃,那熟悉的街道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震之后的一系列改变让我觉得到处都是那么熟悉却又更多的是陌生。这个我从小生长的地方,不过几年时间,竟然变得面目全非,不是不好,只是感觉这东西很奇怪,还是有些不适应。

路边的那些路灯都已经全部做了整修,也都换了模样。我站在那根曾经有我最美好回忆的路灯下,片刻失神之后,颓然地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了,物不再,人也不是。一阵冷风吹来,脸上一片冰凉的感觉,伸手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泪流满面,酸涩的感觉浓郁地化不开。

心,空荡荡的……

过完年之后,我便赶回了韩国上班。

日子还是那样充实,只是我的身份因为上次的摄影奖起了很大的变化,杂志社的人对我更是客气了,并且还给我安排了很多外出拍摄的工作。

年中的时候,主编找到我,说是要给我个新工作,让我辛苦点,担纲这一次杂志代言人的拍摄任务。

听到代言人的名字是尤泽的名字的时候,我想也不想,当时立马就拒绝了。主编瞅着我,让我给个理由,我却说不出话来了。最后抵不住主编、副主编的疲劳轰炸,只得答应了这个任务。

第一次的会议我默默装了个病,没有去参加。

可躲得过初一,终究是躲不过十五。

拍摄如期进行,前期是室内拍摄。

在相机里看着尤泽,我可以随心所欲,爱怎么看怎么看个够。发现他又成熟了许多,身材愈发好了。只是每次发现他盯住镜头,就像被他捉住了般,总有种心漏跳了半拍的感觉。

第一天的拍摄结束,我们自始自终没有单独说过一句话,除了开头介绍的时候的问好,其余全是冷冰冰的工作交谈了。

收工的时候,没想到贤宇那家伙居然跑来了,他见到尤泽的时候脸色瞬间就变得很僵硬了。

我取笑他,“怎么?见到仇人了?”

贤宇也不瞪我,也不抗议,只是僵着脸站在我旁边望着尤泽,半晌,才说道:“晚饭想吃什么?”

我脑子快速转起来,对于吃这件事,我还是一直蛮执着的。

“安宁姐,尤先生说要请客,请大家务必都去。”杂志社的实习生推推鼻梁上的眼睛,满眼都是愉悦的小星星在那闪啊闪的。

我想开口拒绝,不料贤宇却率先来了句,“好啊,我可以去吗?”

实习生有些惊讶,但立马回过神来,说道,“您稍等下,我去问下尤先生。”

那实习生说罢欢快地摇着小身段走了,我叹口气,这小女孩怀春的模样也太明显了吧。

聚餐自然是在烤肉店了,方便也自在。

一大堆的工作人员,将包间挤得满满的,看得出尤泽的人缘貌似还是不错的。我刻意朝着四周望了一圈,也没看见尤泽的影子,说不出心里是高兴还是失望。

我们找了空位坐了下来。这时,一旁的贤宇自发的倒了一杯酒,二话没说一仰头就灌了下去。

我连忙给他一拐子,“这么喝,喝死你也喝不穷他的。”其实我是担心他,只是说出来的话有点微微变味了。

贤宇瞪我一眼,我冲他做个鬼脸。

“安宁,这是你男朋友吧。”一起的工作人员笑呵呵地问道。

此时包间门正好刷地打开了。穿着黑色修身大衣的尤泽戴着墨镜走了进来。他脸色冷冰冰的,我瞄了一眼,赶紧转回来冲着对面问我话那个人尴尬地笑了笑,解释说:“别乱说啦,贤宇是我老同学,也是好朋友。”

对面那人见尤泽来了,赶紧恭敬地朝旁边挪了挪,说道:“这有位置,尤先生。”

这天杀的,我真想一巴掌抡过去,要你自作多情。

于是乎,大明星尤泽坐到了我对面。

贤宇已经喝了大半瓶酒了,我担心地赶紧一把拉住他倒酒的手,低声道:“干嘛啊你,别喝了!你要是醉了,我就把你扔了!”

他冷着脸撇开我的手,这些年他就是被我气得跳脚,也没有这有冷冰冰地漠视过我,我反倒心虚了。

“来,尤泽,我们喝一杯。”贤宇突来的举动惊呆了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我不敢再有动作,郁闷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此时的尤泽已经脱掉了大衣,摘掉了墨镜,里面是间淡蓝色的休闲西服。

我撇了一眼,赶紧拉回视线。

尤泽二话没说,端起酒杯和贤宇就干了杯。

我以为贤宇闹腾一下就完事儿了,不料他不停地跟尤泽喝,尤泽竟然也来者不拒。周围的工作人员也都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有几个还小心地说起了悄悄话。

不到半个小时,如我意料之中一样,贤宇已经喝大了。尤泽端端地坐在那,凝着脸,我没见他喝过酒,也看不出他到底醉没醉。

旁边的人在半个小时里也逐渐已经习惯了,各自喝酒划拳闹开了。

我拉拉贤宇的袖子,凑近他耳边说道,“喝够了咱们就走吧。”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两道火辣辣的视线扫在我脸上。

“不……够!”贤宇已经结结巴巴了。

“好了,你醉了,我们走吧。”我想扶他,却被他一把拉住了手。然后他冲着我呵呵地笑开了。

“不走,我,我不走。我还要,还,要和他喝。”他的整张脸已经红彤彤的了,却还伸着手指向尤泽,继续说道:“他不,不珍惜你,你让我,让我来收拾他。”

我的脸腾地也红了,也恼了。我推他一把,并没有太过用力,毕竟人那么多,我说:“不走算了,我走。”

说罢我站起身,大家伙儿喝得正热闹见我起来也没有多大的反应,估计以为我只是要去个卫生间什么的吧。

我穿上鞋子,不再搭理贤宇,径自走了。

不料刚走到料理店门口,就被人拉住了。转过身,看到了脸色微微有些泛红的尤泽,他的眉毛拧在一起,看得出他有些不舒服。

“撒手。”我用中文说道。

他拽得我紧紧的,我挣脱不了,他的眼死死盯住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撒手!”我拉高了声音,怒视着他。

“宋贤宇什么意思?我不珍惜你?什么意思?”他微微眯着眼问道。

我哼地冷笑一下,“喝醉人的话你也听?看来你也醉了,叫你撒手你没听见!”

“我在问你话。”他眉毛不自觉地收拢,每次他生气的时候总爱皱眉,记忆总是这样,忘不掉抹不去,而我还记得。

“你觉得我有义务跟你解释?”我也冷着脸。

“安宁。”他的脸越靠越近,逐渐在放大,我只得使劲往后面靠,想拉出安全距离。

“再说一次,你撒手!”我警告道。他却不理会我,一味朝我靠近,我都能闻见他呼出的酒味了,心神一慌,情急之下,一脚狠狠踩向了他的脚背。

他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松开了,我趁机跑掉了,火速地打了一辆出租车,赶紧跳上车让司机开了车,看着后视镜里的他越来越远,心里才重重缓了一口气。

真没出息,紧张个什么鸟劲?

“小情侣吵架啊?”司机大叔呵呵一笑问道。

我尴尬笑了笑,说:“不是的。”说完闭眼靠在坐垫上,拒绝再有言语沟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