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52. 赶紧给我白回来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429 2016-06-13 18:52:02

  这次柯明扬是要到非洲大草原拍摄。

柯明扬带我去的是马赛马拉保护区,在那有专人接待了我们,听他和柯名扬交流,我才晓得他们原来是朋友。

到达马赛马拉保护区的第二日,我们驱车进入保护区里面,将车子停在了保护区里的一处离灌木丛较近的位置。

“你知道我们要拍什么吗?”柯明扬擦拭着他的相机,坐在车子上头也不抬地问我。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还在康复中,这事儿我没告诉他,怕说了就来不了了。

他压低了些脖子,从挡风玻璃那向外看了看,然后抬手指了指说:“你看那边。”

顺着他手的方向我看到了一群正在慵懒地嚼着树叶的长颈鹿,天哪,居然可以这么近距离看见成群的野生长颈鹿!

换做往常我一定惊呼出声,可是此时,嗓子里只能冒出一个字节,“好……”

不敢瞅他,我适时闭上嘴,不再说话,但是眼神里此刻绝对已经是亮晶晶了。

长颈鹿是特别呆萌的动物,漂亮,优雅,特别是那骨碌碌的大眼睛好萌的。有一点是让我有点小忧郁的,它们天生没有声带,所以不能发声。

我只是近一个月不能说话,就已经难受得要死了,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在心里向老天抱怨他的不公呢?哎,不想了……

“可爱吧?”

柯明扬比我初见他的时候,话多了很多,也许是因为我们亲近了许多,相熟了,他才稍微放开了自己。

我只是点头,没有说话。

“可惜你没看见这一次的兽群大迁徙,那可真是壮观。”柯明扬语气很兴奋,说话的时候,眼里带着笑意,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忍不住也和着他笑起来。

他笑起来像个羞涩的大男孩,眼里神采奕奕,看得出他很爱动物。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拍人,只拍景和动物。

“多,壮……”一时忘我,我试图说话,却还是只能发出两个音,他看了我一眼,还是在微笑,然后说:“病了就该好好休息,做什么乱跑。”

原来,他早就看穿我了,只是没有拆穿我。看来是我低估他了。

“来吧,我们靠近点,动作不要太大,它们可是很聪明的。”明扬朝我挥挥手,我们拿起拍摄所需的装备,下了车之后轻手轻脚地慢慢靠近那群可爱的生物。

我能感觉自己心跳都加速了,原来拍摄是如此刺激好玩的事情。不由得感叹以前自己不过接触了皮毛而已。

这一次在非洲待了大半个月,我们拍了很多动物,每天拍完我们都会分享彼此所拍的照片,柯明扬夸我的照片拍得不错。这倒是大大鼓励了我,他那么有名的摄影能夸人,应该是我真的不错吧,嘿嘿……自信心不自觉又疯长了些……

离开的时候,柯明扬去了机场送我。他过几天还要出发去别的地方拍摄,我却要回韩国了,所以只能在机场告别了。

我在机场轻轻地拥抱了他,朋友式的。

他抱着我,像个熟悉的老朋友那般拍拍我的后背,轻轻地说:“照顾好自己。”

点点头,微笑着挥手告别。

回韩国的第二日,也不知道贤宇怎么就知道我回来了,并且立马就登门入室了。

开门时候,他见着我的表情特别逗,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然后就从惊讶换做了一脸暴怒。

“说,你把我的安宁藏哪儿了?”他皱紧眉头,瞪着眼问道。

我白他一眼,不理会他,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继续啃苹果翻杂志。

“问你话呢。”

“再,见……”说话还是不利索,顺手指了指大门,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你!”他浓眉倒竖,恨不得咬我一口的样子。

“你怎么就晒成这模样了?”他的声音微微软了下来。

我继续啃着苹果,不打算搭理他。

“不行,我要去给你买美白护肤品,你给我赶紧白回来。”

拜托,皇帝不急太监干嘛老是这么急。

我没理他,继续翻看最新一期的《时尚旅行》杂志。

不料他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杂志扔到一边,脸上火急火燎的,看不出来一点儿看玩笑的意思。

“不行,走,我们去买护肤品呢!”

难道,我已经真丑得万劫不复了?不然贤宇怎么能急得要冒烟了似。

“放,手……”我说道。然后爬起来走到卫生间,镜子里的我又黑又瘦,脸上很多处甚至被晒得掉了皮,看起来是挺丑的,难怪贤宇急成那样了。

犟不过他,简单梳洗了下,无奈地跟着他出了门。

某大商场里。

我几次试图挣脱贤宇回家都失败了,旁边频频传来的诧异眼神我已经接收很多了,不想在这像个标本似的被人看。可贤宇愣是不撒手,又总不至于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两脚吧!

终于来到了一处韩国特有名的化妆品专卖店,专柜小姐笑得非常甜蜜,看到我的脸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我叹口气,真想转身走人了,晒坏了不还是会长好的么,干嘛非得来受这用眼神凌迟的罪啊。

在专柜小姐的介绍下,贤宇居然买了两大袋护肤品,我拉也拉不走他,掐了他,他疼得跳,他居然还是不走。

出了专柜,我虎着脸,拿手机给他发了条信息,“我不擦,要擦你慢慢擦!”

他两步追上我,说道:“你都那样了,还闹什么啊!”

我停下,瞪着他,然后又打出字发了过去。

“是觉得我很丑?”

“不是,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你就是!”

“我是希望你能再漂亮点,明白不?”

我刚要打字逗他,他却将东西递到我手里,拧着脸说:“哎哟,我要去卫生间,你等我下,别乱跑啊,等我啊!”

我扭头不搭理他,要去方便都还能这么闹腾,真是朵奇葩。

这两包东西还挺重,我将手机揣进牛仔裤兜里,埋着头刚走了两步,不想却撞见了人,赶紧道歉。

抬起头,却看见了那张犹如印在脑子里的脸庞。

咖啡厅。

侍应生走过来,亲切地问:“两位客人要点什么?”

我张开口,想说话,却想起自己的毛病,顿时闭上了嘴。尤泽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奇怪,帮我点了牛奶。

“你瘦了。”许久,他开口说道。

我在心里冷笑,说得好像还挺关心我似的。

“怎么晒成这样了?”

我不说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我也在韩国。”他又说。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心想嗯一下,应该看不出来我有毛病吧?

又是许久的沉默。

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脸色不耐烦地接了电话说道:“知道了,马上来。”

挂了电话他站了起来,对我说道:“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没看他,端着牛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嗯”了一声。

没想过两年之后再见的谈话,却是我总共“嗯”了两声就结束了。

电话响起,是贤宇。

跟着他去吃了烤肉,然后他把我送回了住处,他走了之后,我躺在沙发上敷了面膜。

摁开电视,发现正在播尤泽的戏。女主角正哭得梨花带泪,我见犹怜,只见尤泽捧住他的脸,脑袋越凑越近……

心口一阵烦闷,不想再看,摁了关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