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48. 天灾地震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074 2016-05-28 18:32:02

  进了屋子,习惯性地摁开电脑,电脑提示有新的邮件。

心不在焉地打开邮件,满脑子都还是晚餐时候,尤泽单脚跪地的场景,不自觉地扬起笑,看看手指上那个款式简单的戒指,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

邮件发件人是陌生的,我滚动鼠标,却在看见内容时候呆在了那里。

那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时间是今年的5月21日。

照片里的两个人正在亲吻,能看见两人都是在微笑的。

但是我的笑容却再也挂不住了。

那照片的男主角赫赫然就是才离开不久的尤泽。

背叛的感觉砸来,心猛地一阵一阵地紧缩。

脑子飞速转动,想找理由说服自己,是假的!是假的!不要相信!可是,照片在那里,如果尤泽不愿意,谁能强迫他?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地吻作一团,怎么可能是被强迫?

那日期是尤泽的生日……那天我还打了电话给他,当时还挺失落的,因为从来没陪他过过生日,他说以后每年都要我陪他度过的,我心情才好了些……

原来被欺骗的感觉是这样的。心脏抽搐着,一阵阵冷冷的感觉充斥着自己,我蜷缩进椅子里,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我咬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戒指在灯光下晃啊晃,像是在嘲笑我一般。

这一夜,我只能睁眼无眠到天亮。

我想了很多很多,从高中起,这些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最多的相处是在老家高中那一年。回想起来,我似乎对他了解的太少太少,连他在国外的生活圈子我向来都是很少过问的,只是一味觉得自己爱他,他也爱自己,似乎其他并不是问题了。

那个原以为幸福的世界已然完全轰塌。

我想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容忍在感情里装聋作哑,这样的感情再继续有什么意思?

我也想直接给他打电话质问,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再质问有什么意思吗?学不来一哭二闹三上吊。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分手,分手浮现在脑海里,心脏颤抖着疼,那戒指的光芒还是那么耀眼,可笑的是只戴了一天不到就要退还给他的主人了,一阵一阵地疼,并没有因为想通了就停止疼痛,这么多年了,却终究是到了结束的这一步。

手机响了下,隔了很久,我才伸出手抓了过来,是尤泽发来的消息:“我有点事,今天要赶去韩国,后天回来。”

将手机扔回桌面,没有回他的信息。

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地面抖动了下,似乎只是轻微震动,不过三秒就消失了。并没有太过在意,看看时间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也想不去上班,可是在家就会让事实改变?不会的,我只能耷拉着肩膀走进浴室去梳洗,却看见自己的眼睛肿得像个核桃一样,亮堂堂的,好难看的模样。

化了厚厚的妆,粗粗的眼线,却盖不住那肿胀,心里升起懊恼,捧了一把水将妆全部洗掉,算了,就这样吧,遮不住就别想尽办法了。

上班的时候自然是被同事盘问了,我只心不在焉地说是昨晚看了一部感人的电影,所以眼睛肿了。

没过多久,突然听见肖恩大吼一声,“大伙儿看新闻,四川M县7。1级地震,太恐怖了,和当年的汶川地震有得一拼!不知道震区到底什么情况了……”

当下我的心里一紧,M县就是我的老家!慌了,乱了,手止不住开始颤抖着。

赶紧点开新闻网,铺天盖地的新闻全是关于这次地震的。

赶紧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挨着给家里人和所有亲戚都打了电话,却没有一个能接通的,顿时心里犹如蚂蚁在爬,焦急如焚。

怎么办?怎么办?眼泪啪啪就滚了出来,贝贝此时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她知道我的老家就在那里。

见我哭,她劝慰道:“安安,你先别哭,那边通讯中断了,家人肯定没事的,你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他们电话都打不通,怎么办贝贝,不行!”

我站起身抓起包就欲走,贝贝一把抓着我,“安安,你要干嘛?”

“不行,我要去回去。”我脑子里全是家人,无法清晰判断,只想马上请假回四川。

想起当初的汶川地震,我心有余悸,不敢多想。拨开她的手,我跑进主编的办公室,满脸早已是泪水,胡乱擦拭了一把。

知道了我情况后,主编给了我一周的假期,临我出办公室前,她说:“注意安全。”我感激地忘了她一眼,顾不得再说什么,匆匆走了。

简单收拾了行李,定了最快的一班飞机,我赶了回去。

此时的M县已经犹如孤岛,通讯不通,交通更是不通。

我在临M县的县城就被困住了,道路已经被封锁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理由是前面太危险,垮塌不断。

只得找了几个从那边出来的人打听M县的情况。

“太惨了,好多房子都没了。”

“太造孽了,死了很多人。”

“哎……可怜了……天灾人祸,躲都没办法躲,哎……”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差点昏阙过去,可是想到家人,只能用手使劲掐住自己的手臂,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倒下。

在临县惶惶地逗留了一日,第二日终于得知从另一处山路可以绕回M县,只是路途太远,也太危险。

我想,再危险,也必须回去。

我买了四包饼干和三瓶水背在身上,然后跟着别的要回M县的人群一起上了路。

虽然危险,可是来这条路的人并不少。

我看见他们都脸色沉重,脚步不停地往前赶着,我跟着他们,心情和他们一样,沉重。

太阳十分炽烈,没走多远就已近晒得我浑身冒汗,咬着牙,跟着别人继续前进。

这一路十分危险,因为不能回到公路,大部分公路已近垮塌或者被滑落的山体遮掩了,我们走的地方也不安全,很多地方不停地有飞石滚下。

甚至,我亲眼看见有人在我的前面被飞石打进了河里。

那一瞬间,我吓得愣在了那里,恐惧的眼泪在眼眶回转,却愣是咬住嘴唇,没有让它流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