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47. 幸福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185 2016-05-27 18:32:02

  回到中国后,主编让我在家休息一个星期。

我以为是主编大人善心大发,正要感动,不料她来了句,“要谢去谢明扬,他帮你要来的。”

嘎?居然是他?这真是万万没想到了。原来他也不过是个面冷心善的大好人啊!

休息的这段时间,每天尤泽都会来照顾我,他还会亲自下厨给我做吃的,虽然味道不太满意,当然重要的不是味道,是心意了,所以我已经是很满足了。

在尤泽的悉心照顾下,我发现自己久违的婴儿肥又出现了,好吧,其实婴儿肥只是个自我安慰的说法,人确实是胖了一圈。

回到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又被主编叫了去。

“我看了你微博发的关于海女的照片和配文,不错。”

“谢谢主编。”

“下期你的图和文可以放进杂志里,你再修改下题目和内容。”

我惊诧地望着主编,惊喜得半天没说话。

“好好做,出去吧。”

出了主编办公室,我感觉整个人都还有点飘飘忽忽的。

此时风尘仆仆的安贝贝正巧刚回来。

“安安……”

“嗯?”我不自觉地笑着。

“看你面带春风,貌似有喜事?”说着她还故意瞅了我的肚子一眼,我撇了她一拐子。

“下班聊,我先去忙。”

“好啦,去吧,去吧,真是个工作狂。”

下午的时候,我又跟着贝贝出去外采了。

“好了,就咱俩了,说说今天什么事儿让你笑得那么眉目含情的?”

我转头看着她,咧着嘴说:“你知道吗?主编居然看了我的微博。”

“嗯,这倒有点难得。然后呢?”贝贝开车的时候总是特别的专注,怎么都不会转头看着人说话,一眼都不会,不像贤宇……

“主编说看了我的图和文,觉得不错,让我修改下,收进下期的杂志,贝贝,我好激动啊!”

“真的?”她笑了,还是两眼专注地盯着前方。

“嗯,真的。”我嘴巴咧得更大了。

“你这次是因祸得福哦,不错不错。我最近好忙,晚点也去看看你微博好了。”

“对了,贝贝,我们是去采访谁?”

“忘了跟你说,采访一个美国的职业旅行者,卿之言已经过去了,肖恩让我带你去学点经验。”

肖恩?我疑惑地看了贝贝一眼,贝贝接着说:“肖恩确实唯利是图,管他呢,大概他是觉得不好意思想弥补你,你抓住机会学习就好。”

我陷入了沉思,起初肖恩给我的感觉真的是很热心,只是那件事以后我是没办法再相信他了。现在他这样,我确实有点迷糊了。

晚上,尤泽说是要带我去吃好吃的。我问他吃什么,他也不说只是让我期待就好了。

没想到,居然是在一家看起来相当高级的法国餐厅。

我看看自己随意的穿着,粉色T恤,泛白的小脚牛仔裤,旧旧的帆布鞋。又看看他一身裁剪合宜的黑色西装衬托的他俊伟不凡,顿时觉得自己很不搭调,像是来打工的。不对,打工的都穿得比我正式多了。

“我穿这样,进不去吧。”我抓着他的袖子朝餐厅瞄了瞄。

尤泽笑了笑,牵着我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只得硬着头皮跟他走了进去,没想到餐厅的侍卫居然没有拦我。

餐厅里除了侍者,再也没有别的客人了,我伸长脖子仔细看了看,心里下了一个定论。

拉拉尤泽的袖角,我说:“这里应该不好吃吧,你看,没有一个人。”

尤泽勾唇笑了,伸手做了个嘘的动作,接着拉着我往前走。

终于不再走了,尤泽替我拉开椅子,我挑挑眉瞅着他,心想,真绅士。他也坐定,然后问我要吃什么,我看了菜单,和他一起点了想要的,侍者记下,然后离开点餐去了。

食物比我想象的好吃多了,我实在是大满足。

餐后甜点是Mille feuille(拿破仑蛋糕),它由三层啡色的千层酥皮,夹两层吉士酱制成,工序很繁复的,味道自然是特别的赞了。

尤泽只是看着我吃,我舔舔嘴角,说:“干嘛不吃,别只看我啦,会不好意思嘛。”

他失笑,用叉子叉了一点放进嘴里。

“味道真好,我还以为没人的餐厅一定味道不好呢。”我边吃边说。

他放下叉子,拿起方巾,俯身隔着桌子替我擦去嘴角的蛋糕渍,我甜甜地冲他笑了,笑得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儿。

突然,音乐声响起,

“If our love was a fairy tale,

I would charge in and rescue you,

On a yacht baby we would sail,

To an island where we'd say I do,

And if we had babies they would look like you,

It'd be so beautiful if that came true,

You don't even know how very special you are,

You leave me breathless……”

这首歌是Shayne Ward的《breathless》(无法呼吸),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我喜欢这首歌,是喜欢那动人的歌词……

尤泽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站定,自桌上的长脖子花瓶里取出一朵玫瑰,然后,然后他就那么跪了下去。

我傻了……

“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但是假以时日,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上好的日子,你愿意相信我吗?宁宁。”

我怔怔傻在那里,两眼定定地望住他,眼睛有点酸酸的感觉,半晌才点了点头。

“如果你相信我,嫁给我。”他很严肃,说得很认真。

此时他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个深蓝色的精美小盒子,里面一枚简单的戒指在灯光下熠出亮亮的光泽。

“可是……”我脑子里此时已经浆糊一片了。

“嫁给我。”

在他的热切注视下,我觉得自己没有半点还击之力,脑袋点了点,他脸上有了大大的笑容,将戒指套进我的手指上。

我看着戒指,美得不像话,看看他,自己情不自禁笑了,真好,幸福的感觉真好……

原来我也能有修成正果这一天,不想这一天竟然也是来得如此快,虽过程并不那么顺畅,但终于还是修成了。一张嘴一直咧着,竟有合不拢的架势了……

晚上,他送我到了门口,我一直很紧张,他抱了抱我,在额头上亲吻了我一下,然后转身就要走。我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一紧张就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袖角。

他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脸腾腾就红了。

“你要是再拉,我可就走不了了。”他说。

我只觉得自己的脸似乎在火烤般难受,赶紧松开他的袖角,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只是想……”

“好了,你要多休息,这周末还要跟我回家见家长,别忙坏了,赶紧进去吧,很晚了,我走了,晚安。”

这次我没敢再拉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