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44. 发型不错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196 2016-05-24 18:32:02

  在脑海里踢了两脚之后,我只得垂头丧气地转头走了。这里说近不近,说远不远,搭车也不好搭,真是,真是个害人精啊!!

“多说两句会死啊?”我嘀咕着,顶着夕阳,慢腾腾地走着。

不近不远的路,足足让我走了近一个小时。

还好习惯穿着帆布鞋,不然后果真是不想多想了!

这个酒店还是那么漂亮,四处的植被长得愈发的好了,但是此刻我丁点儿的欣赏心情都没有。耷拉着脑袋走进大厅,只想快点扑到床上睡一觉。

“安宁?”

一道有些疑惑的声音传来,顿时让萎靡的我精神为之一振。

我呆在那,有些不确定,他又叫了声“安宁!”这次明显的是激动。

手腕被人抓住,这次他站到了我的面前。

“真的是你。”他乖巧好看的脸上全是灿烂的笑容。

我也笑了,“好久不见。”

于是,我被贤宇拉倒了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

他突然伸出手在我脸上轻轻地拧了一下, “真的是你。”

我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真的是我,你没产生幻觉。”

他呼出一口气,靠到椅子上,然后又坐直,“喝牛奶?”

咦?他怎么知道我的爱好?我疑惑地望着他。

他但笑不语,叫来了服务员,要了杯牛奶。

不知不觉,已经到晚上,窗户处时而吹进来丝丝凉爽咸湿的海风,我窝进沙发里,抱着垫子,和贤宇闲聊着。

他看看手表,“啊,那个,我有几个朋友要过来,我得去接一下,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我刚吐出一个字,他又把话头抢了过去,“说定了,我走了,你去休息会儿,看你很累的样子,快去吧,晚上见!”

说完他一阵风似的走了。

我站了起来,看了看门口,柯明扬这会儿还没回来,不会走丢了吧?

想了想,那么个大男人,走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算了,还是回房间睡会儿好了,睡醒了再去看看他好了。

躺倒柔软的大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梦里,首尔机场,贤宇抱着我,在我耳边说道:“安宁,你是贼,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贼,不声不响偷走我的心,却又拒绝接受我。最可恶的是,我并不恨你,还爱你……”

我猛地睁开眼,却见点点昏黄的灯光从外面照了进来,原来只是个梦……

“喀喀”,敲门声响起,我揉揉眼睛,跳下床开了门,不料门一打开,一个圆丢丢的物体直接冲到了我的怀里,严格说,应该是冲到了我的膝盖上。

“姐姐,人家好想你,人家好想你。”圆丢丢抱住我的两条腿,我这才看清,是可爱的小城。

我蹲下来,他立马在我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小眼神又喜悦,又哀怨,“这么久了,姐姐才来看小城,你知不知道人家多想你。”

摸摸他的头,捏捏他依旧肉嘟嘟的脸蛋儿,我笑着说:“我们小城长高了哦,来姐姐抱抱。”他钻进我的怀里。

“你怎么知道姐姐在这里啊?”

小城松开我,指了指他的左手边说道:“哥哥告诉我的。”

哎,是啊,用脚趾头想也应该知道小城为什么知道,我却还问,看来是智商有点着急了。

这时,贤宇从侧面站了过啦,他双手抱在胸前,一个劲儿地笑啊啊,就跟捡钱了似的。

然后,他说道:“发型不错。”

我这才想起,自己刚爬起来,发型……赶紧松开小城,头也不回地跳进了卫生间。

那天晚上是和贤宇,小城,还有贤宇的朋友一起吃的晚餐。吃完了我们到了花园里玩,到那时候柯明扬都还没有回来,我心里开始不踏实了,不停地朝酒店入口处望啊望。

贤宇的朋友们玩累了,都散了去休息了,小城也被贤宇送回去睡觉了,此时的花园里就剩下我一个了。

花园的四周种满了花,我是坐在架子下的,那架子上长满了茂盛的爬山虎,看起来特别漂亮。耳朵里传来阵阵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海风拂面,此时的感觉让人很放松,很惬意。

一杯牛奶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侧头一看,是贤宇正在灯光下冲我微笑,他说:“在想什么?”

我接过牛奶喝了一口,“我在想,要是以后老了能住在一个这样美的地方,人生就圆满了。”

他笑了笑,说:“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的。”

我看着他的脸,见他一直望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慌,只得赶紧转移了视线。正好看到那个背着包,拿着相机的柯明扬回来了。连忙站起身,说:“我同事回来了,我过去下。”

“嗯,去吧。”贤宇说完靠到椅子上,望向大海的方向。

我奔到柯明扬的面前,他瞅了我一眼,没说话,继续走他的路,我只得跟在他的后面。

我问:“你吃饭没?”

他答:“没。”

我又问:“我去帮你点餐。”

他答:“好。”

我继续问:“你要吃什么?”

他答:“随便。”

我终于无语了,“……”

我停了一下,冲着他的背晃晃拳头,真想给他一拳。多说两个字会死吗?

突然他停了下来并且转过了身,我顿时尴尬地挥着拳头愣在了那,尴尬地收回拳头,他还是面无表情。

“不要辣椒。”

“……”

他说完,转身潇洒走了,没再搭理我。

我去点了餐,请服务员给他做好了送过去。然后又跑到花园里去了,刚想拍拍贤宇的肩膀,却发现他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取下身上披着的披肩替他盖上,他的睫毛抖动了下,灯光下看得也不清楚,盖好了我便坐到旁边继续喝着我的牛奶。

不知道坐了多久,海风吹得我有些冷了,贤宇似乎没有醒的意思,我哆嗦了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叫道:“贤宇,贤宇,贤宇……”

终于叫醒了,然后道别回各自房间休息了。

济州岛的第二天,我还是跟着柯明扬出去外拍,他还是话少得可怜,不过这样也好,我乐得轻松自在,东拍拍西拍拍欢乐极了。

我在路上遇见了几个穿着潜水衣的女人,好奇之下,问了人才知道她们是海女,上次来济州岛心情不佳,没怎么注意。海女这职业以前在电视上有看到过,但是都不全面,了解甚微。

“下午自由活动,不要跟着我了。”说完柯明扬头也不回地潇洒走了,我站在那愣了半天,朝着他的背影踢了几脚,“哼,自由活动就自由活动,谁爱跟着你似的。”

嘀咕完我朝着他的反方向走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