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40. 好运还是厄运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248 2016-05-20 18:36:02

  一路上没有再说话,只是专注看着文件夹里的内容。

吉普车停在了一栋五星级的酒店门口。贝贝收拾所需物品之后利落下了车,我跟在她的后面。

“贝贝。”我叫了她一声。

她应了我一声,并没有停下脚步。

“我们要采访的是谁啊?。”

“晕死,看我急晕了。”贝贝一拍额头,一副忙晕了的样子,“采访的职业旅行者高迪先生,特有名,也有点特,你知道,名人嘛,都有点小脾气什么的。他只给半个小时,恰好会西班牙那个编辑出差了,所以主编叫我找啰嗦肖恩要人,这不,就是你咯。”

“贝贝,”我看了她急冲冲往前的身影,又说道:“我有点担心做不好。”现实岂止是担心,完全是害怕。

“安啦,没事的,我在旁边。对了,你翻翻最后,后面几页是对他的个人资料做的摘要。”我这才发现后面什么都有介绍的清清楚楚,姓名,年纪,生平等等,唯独没有照片。

贝贝说完拿出电话,一通英语沟通之后我也听了个大概,叫我们过去酒店会议室。

“哎呀,糟糕,我忘拿个东西了。你先去会议室等我,我马上就来,帮我拿点东西过去。”说罢,贝贝自身上取了相机挂在我脖子上,便又急冲冲倒了出去。

问了好几个人,我才找到了会议室,进去之后取下脖子上那重重的相机,然后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翻开文件夹继续看起来,要是访问,还是熟悉点好,趁人还没来,赶紧恶补。

这时会议室门吱呀一声开了,我转身望过去,是个金发碧眼,皮肤晒得金灿灿,身材很健硕,长相比较粗犷,穿着随意的年轻人。我赶紧站了起来,心想,应该是刚才电话联系的经纪人吧。

“您好,我是自由随行杂志社的编辑。”我记得贝贝是用英语沟通的,赶紧有些慌张地用英文做了个自我介绍,却见他也不搭理我,径自走过去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一双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开始不停地敲击,“喀喀喀,喀喀喀……”

“Speak Spanish”半晌他才来了这么一句。

我连忙改用略显生硬的西班牙语应道,“vale。”(好的。)

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拧了拧眉,用西班牙语说道:“我只给你们半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5分钟了!”

虾米?原来这就是那个高迪先生?果真一副不好对付的模样!

我只得赶紧用西班牙语道歉,“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我还有位同事没到。”

他的手指又开始不停地敲击桌面,敲得我一颗心也“喀喀喀,喀喀喀”的。

“安安,我来了。”大门嘭地推开,贝贝从门外喘着粗气跑了进来。一见还有别的人,贝贝连忙拨弄了下头发,站直了身子,顿时职业了好几分。

采访终于开始了,刚才的低气压在贝贝进来之后竟然好转了许多。我拿着稿子,照着问,录音笔记录下来这段对话。起初我很紧张,但高迪竟然一直都还蛮配合,也没出什么差错。只不过我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高迪会不停地瞄向贝贝,那眼神有些许火苗跳跃,并不掩饰。

采访结束,高迪伸出手和我们握手,接着用英文来了句,“可以叫我荷西。”

哎……这会不会显得略略有些偏见呢?

回杂志社的路上贝贝夸了我半天,说我沉着冷静,干得漂亮。她哪知道我一只手在下面搓啊搓啊,只差快把裤子扯破了?

我靠着窗,觉得今天真是收获多多的一天,在心里默默为自己赞一个,嘿嘿。

靠着窗,想起荷西,他的名字和作家三毛的老公竟是一样的,而且都还是西班牙人,好巧不巧,我爱的作家不多,其中就挺爱三毛的,喜欢她自由随性地过活,觉得艳羡。

脑子里浮现刚才荷西说得最后一番话,“日子总在重复,而我不喜欢周而复始,一成不变的生活,我想释放自己,这种生活很适合我,新鲜,奇妙,总有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景,说不好下一秒会遇见什么,享受其中便好。”

骨子里,我是很羡慕这样的人的,也许并不如他说得那般自由,但那新鲜,奇妙的,说不准遇见什么的未知,多好。

回到杂志社之后,交上各种材料之后,过了个把小时,我被肖恩叫道了主编办公室。

办公室装修精简,却透着一股私人品味,偌大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说是女人,是因为感觉她应该有30多岁了。

“主编,人来了。”肖恩咳嗽了下,说道。

“你就是安宁?”主编抬头瞄了我一眼,又低下去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她的声音和人完全不搭,我以为会很严厉的那种,没料到犹如黄莺出谷,莺声婉转。

“是的。”

“刚才的采访做得不错。”

“谢谢主编。”

“不用谦虚,对了就表扬,错了就批评,这是我做事的原则。”她声音尤其好听,脾气却感觉有些急性。

“既然你都做了采访,这次的撰稿就你来试试,有没有问题?”

嘎?撰稿?我不是来做翻译的吗?今天是什么日子,记者做了,还要做撰稿人么,是好运还是厄运?

“主编跟你说话呢。”肖恩悄悄给了我一拐子,瞪了我一眼。

“没,没问题。谢谢主编。”

“我要看稿子说话,别在这里客气来客气去,有这闲工夫不如去拟题。”

出了办公室,我觉得心还有余悸,感觉在主编大人面前说什么都好似不对。

“主编说话就那样,别往心里去,今儿你是行大运了,赶紧去拟题撰稿吧。”肖恩又给了我一拐子,满脸都是笑意。

我却发难了,愁着脸看着他,“可是,可是……”

“怎么了?”

“我怕我不行。”

“哎哟,小祖宗,这话我听过就算了,你别跟主编说啊,说了就等着万劫不复吧。”

虾米?有这么夸张?我苦着脸望着肖恩,眼巴巴的。

肖恩确实是个好人,知道我是第一次接触这类事物,拽着我回到办公桌前,各种资料,稿子挪了一大叠,丢下一句,“先把这些看完,然后估计就能有点儿启发了,看完了再来找我,没完就别来了哦!”说完,踩着那双小牛皮靴子,哒哒哒地走了。

看着堆得老高的资料,我傻了半天,这到底是福是祸啊!

等我看完那堆资料,整个已经头晕眼花了,办公室里的人早就走得七七八八了,我估摸着,大概也就我一人了。

“丫头片子还在看啊?”

偌大的办公室原本的静谧被一道声音打破,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肖恩又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