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8. 毕业季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375 2016-05-18 21:30:02

  那堂课,我们三都就近坐在了诗妹妹的旁边上课。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坐在第一排,总感觉要消受掉多少老师的口水……所以一直不愿意坐这前排。另外一个原因其实也挺重要,总感觉第一排的座位是属于学霸的……

一节课,我听得还是蛮有味道的。快下课的时候,一张便利贴纸塞了过来,上面是诗妹妹娟秀的字体“对不起,安安。”

我回了一句“不是谢谢么?”后面配上一个调皮的笑脸。

她又递过来“谢谢你,安安。”

我只得又回一句“大恩不言谢,唯有以身相许,看着办吧。”

瞄见她的脸庞有了笑意,我的心也就放下了,这一年多,诗妹妹必定也不好过吧,哎。

临近毕业的时候,每个人都显得忧郁了,寝室里的所有的话题都是,“还记得那时候……”“还记得那次……”“还记得开学那会儿……”

最后的日子里,我人回到了原来的寝室,和阿兰挤在一起睡的。说是睡觉,几乎每天都会聊天到很晚。

这天,寝室里后来住进的那个女生说是有事,晚上不回来住了,我们四个自然暗自乐呵了半天,可以肆无忌惮,想聊什么聊什么了。

“还记得开学时候,我第一次见到水老大,哇塞,其实我当时满心都是羡慕嫉妒恨。”阿兰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音调地说着。

“得了,羡慕嫉妒就可以了,恨就收拾起来,好么?”水老大在隐隐的夜色之中甩给阿兰一个大白眼。

我们还是如当初那样,趴在蚊帐之外,吊着脑袋,聊着天。

“我第一次看见水老大,也觉得好,好性感,哈哈。”我想了想,想了性感这一个词。

“我是觉得她好有气场。”诗妹妹小声说道。

“对对对,就是有气场。还记得那次收拾苏青青不?我记忆好深刻,水老大简直成了我偶像。”我小激动地说道。

“这倒是真的,你丫那次太有范儿了,其实我看着她那五大三粗的男朋友,小心脏里还是有点弱弱的。”阿兰嘿嘿一笑。

“你那倔强德行,也有承认自己弱弱的时候啊?我可一直以为你小心脏里住了一个汉子呢,哈哈哈。”水老大边笑边说。

“切切,不要栽赃陷害,我可是一枚如花似玉的姑娘。”

“如花!”我、水老大、诗妹妹异口同声叫了一声,阿兰也恼,和着我们哈哈笑开。

我真希望这一刻永远停驻,我们永远如此没心没肺地笑着,该多好。

“我觉得安安是我们四个里面长得最耐看的。”诗妹妹还是声音小小的。

“诗妹妹这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诗妹妹赶紧又说:“当然是夸你啊,不然我当初也不会那么紧张了。”

“尤泽那小子有眼光,有福了!”水老大赶紧嗅觉灵敏的转移话题。

我早就不介意再谈这事了,只要诗妹妹能放下介怀,我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我第一次看见安安,原以为是个斯文的小女孩儿呢。”阿兰话里有话,说完又是嘿嘿笑着。“没想到是一枚奔放的吃货!”

“对对对,记得不?那次我和诗妹妹硬是被你和安安拖去找一个什么素菜包,我真是服了你们,走街串巷找了两个多小时,饿得半死还要排队半个小时,结果是就剩下最后两个了!我当时真想把你们扒皮剥骨炖了喝汤得了。”水老大说得很是愉快。

“就是,就是,最后两人分一个包子,一人啃了两口就没了!”诗妹妹声音拉高了些,能感受到她的兴奋。

哈哈哈……说起往事,忍不住都乐开了怀。

原来我们曾经那么快乐,分享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这记忆,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间,不能忘却。

毕业的季节,悄悄来临,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离别的准备,却都又没有准备好。

整个校园平添了些许瑟瑟的风景,夜晚的校园,花园里常常能碰见一对对的小情侣,哭哭啼啼,好不伤心。

夜深的时候,时不时也会传来有人大吼几声,“毕业咯!万岁!耶耶!”接着便是更生猛的回敬,“神经病啊,还睡不睡觉了?”

六月底,毕业典礼。

穿着租来的学士服,聆听在校最后一次的典礼讲话,心里感慨万千。

典礼过后,学校里大伙儿扎堆儿地拍照。

“诗妹妹笑一个,对对对,我数一二三就拍了,你们注意啊!”我拿着相机,眯着一支眼,看着镜头有模有样地指挥着。

她们三个倒是笑得开心,只是眼光似乎都溜得太远,我看了看照片,不太满意,“喂喂喂,我说你们三个,能不能配合点,眼神别走远了,好不好,又不是艺术照,别那么飘渺,行不咯?”

我兀自说着,却见她们三个似乎没听见我的责难,还是一味笑着,还在那挤眉弄眼的。

“我回来了。”

一年了,已经差不多一年了。这熟悉的充满魔力的声音才再次在我身边响起,他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怀念这声音的主人?

“不想看到我?”他的声音更近了。

怎么会不想看到?我的心,他难道不懂?这么久不见,难道不许人矫情下?

“那我还是回英国吧。”

“你敢!”赶紧转身一把揪住他的衣角,抬头瞪着他,眼眶也不知为什么发涩得紧,也就红了。

“不敢不敢,别哭。”尤泽还是如记忆里那样,微笑着,酒窝隐隐若现,眼睛微微弯着,一口白牙晃啊晃的。

我猛地扑进他的怀里,吊在他的脖子上,他搂着我被那股力道冲撞得退后了一步。

“别哭,毕业典礼哭了,别人可是要笑你的。”他拍着我的背。

只得悄悄在他的白色体恤上默默揩去眼泪珠子,顺便鼻涕口水统统一起都揩去好了!哼,谁让他居然这么久才回来看我,就算恶意报复好了。

“亲一个亲一个!”阿兰,水老大,不知什么时候叫嚣开了,彼时就连诗妹妹也加入了她们。

我的脸在尤泽怀里蹭了蹭,确定眼泪鼻涕都蹭干净了,才转过身瞪着身后三个心怀不轨的家伙,说:“想得美,就不给你们看。”

“安安,你这个没良心的!”阿兰故意做出一副苦瓜脸。水老大和诗妹妹也在一侧故意做出了鄙视的神情。

最终本人还是没有顺了她们的意,哈哈,闺房之趣,大白于天下,人家会害羞的好不好,嘿嘿……

之后的日子,尤泽陪着我送走了诗妹妹和阿兰,火车站似乎从来就是伤感的地方,依依泪别,不胜感伤。

水老大本来就是上海人,也就没有送别这一说了,倒是后来我离开,她来送了我。

这一次,尤泽只呆了三天便又离开了,给我又气又恼,主要是舍不得,可还是没有办法。

尤泽也问我,要不要跟他过去英国玩些日子,虽然护照什么都有,但是心里有毕业后的计划,也就没答应尤泽。

毕业之后我寄出了好份求职资料,然后回了老家一趟,和爸妈说了我想暂时留在上海的想法之后,老妈跟我吵了好几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