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6. 什么是永远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152 2016-05-16 18:20:02

  “过不下去就离吧。”

话一出口,我愣住了,我妈也愣住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觉得已经无力再看着他们如此伤人伤己。

“啪”清脆的耳光声……

脸庞传来生疼的火辣辣感觉,我死命睁着眼,泪珠子在眼眶打转,咬着牙不想它流下来。

“我就生了你这么个死女子,来气我?”她抽噎着控诉我。

我望着她,苦涩地说:“你从来只想自己,你受伤了,你难受了,我们那么小,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哪个父母会忍心把自己都受不了的罪加给自己的娃娃?人家巴不得自己的娃娃不要看见大人吵嘴打架,你呢?你总是拉着我们挡在中间,你想过我和我弟的感受没?”

一口气说完,我看见我妈的脸色变了,知道是起了作用,可是我心里并不好受,觉得自己忤逆极了,那一耳光,打得也没什么不好。

最后我还是和我爸一样离开了家,区别是我并没有摔门。

在小区里没走几步,便看见老爸坐在一处凉亭下,周围有几个人在下象棋,他时不时看两眼。

目光相对,我还是走了过去,叫了声,“爸。”

他笑了笑,笑得有点别扭。

“看会儿棋就回去吧。”我说。

他望着我半天,不回话,见我也不离开,只得点点头,答应了我。

我没回去,而是走出了小区。脸上依旧火辣辣地疼。

心里却回忆起当初高一时候的那次暑假,一家人去了杭州西湖游玩。那天,烟雨迷蒙,感受着西子湖迷蒙的美,不知怎的,可能由于船太滑了,老妈竟然失足掉进了湖里,吓坏了我爸、弟和我。却只见老爸“噗通”一声也不管不顾地径自跳下了水。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老爸并不会游水,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所以我一直在想,这一辈子,老爸能这样对老妈,还有什么好需要多作解释的?

也许我们都会犯错,迷途知返便也能皆大欢喜,不是吗?

我也知道老妈心里苦,可是一味折腾,到头来不过是伤人三分,已伤自己七分,何苦,何必。

我想自己还是顶不孝的,在那时候说了那样的话,所以也只好在外面晃啊晃,就是不肯回家。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好远,找了处街边花园的木椅,无力地坐了下去。天色越来越暗,越来越沉,一如我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多了一个人。

“快下雨了,回去吧。”尤泽好听的声音在旁边散开。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了,一定找了很久吧。

我侧头看着他,发现他脸上的惊讶,想必是看见我的脸了吧,依稀还有疼痛的感觉,应该是肿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我问道。

“阿姨给我大伯打电话了,大伯去找你爸爸了。”他脸上全是心疼的神色。

我摇摇头,叹口气,“我爸没走远,就在小区楼下,叫狄叔别找了。”

“我知道,大伯给我电话了。”

我转过头不再看他,将视线拉倒远处,焦距涣散,也不知道看了些什么。

暴雨哗啦而至。

顿时就淋湿了所有。

“我送你回去吧。”尤泽拉过我,双手搭在我的肩膀担心地说道。

我看着暴雨中完全没了发型,只剩满脸焦急的他,哇啦一声就哭了,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滴。

“我不是故意说那个话的。”我抽噎着说。

“你说什么了?”他耐着性子,轻柔地问我。

“我说让她过不下去就离婚。”

“乖,别哭了,气头上的话不作数的。”他试图擦去我的泪,可是雨水那么大,哪里分得清?

“我,我看着他们老是吵架,心里,心里就堵得慌,我就那么说了,我,我是不是很不孝顺?”

“乖,别哭了。”

“尤泽。”

“我在的。”

“我,我好怕有一天,有一天我们会变成那个样子,恶言相向,无所顾忌。”

“永远不会有那天的。”

什么是永远?从来不知道,憧憬过,但不确定。这一刻,在他满满温柔地笃定之下,我相信了他口中的永远。

所谓永远不过就是那一瞬间,你那一颗愿意相信的心。

这是我记忆力最低气压的一个假期。

老爸和老妈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唯一没有复原的似乎只有我了。

假期,子峰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是看见了我和尤泽,见我一直都是打心眼地笑着,他替我感到开心。

他还问我,要不要帮我订火车票,一起走总是安全些。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有的事总归是过去了,不必再冒险。

尤泽同我一起去搭乘的火车去上海。

原本他说一起坐飞机过去上海,可是我想想总是觉得贵了许多,费点神搭火车就好了,没必要再花费那么多。尤泽拗不过,只好依了我。

有他的陪伴,这一路,我打心眼都是开心的,同他天南地北什么都说了一通,间或还抖出了些许小时候的糗事,笑坏了他。

“你知道嘛,那一次我被揍了个爽,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刚好还梦见这事儿了。”我眉飞色舞地说着。

尤泽一直笑着看着我,耐心听我说着,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的永远了。

夜里我们相拥而眠,虽然火车上的条件不是很好,窗户也能开些透气,我每晚在他怀里都睡得特别安心香甜。

终于到了上海,我已经整个人都快受不了了,只觉得头皮隐隐发痒,身上也隐隐透着股馊了的味道样,我拽着尤泽闻了闻,觉得他还是挺好闻的,实在是想不通。

他笑我,说我是心里作用作祟。

回到学校办好了手续,却不是原来的寝室了。心里升腾起了一股难受的情绪,只得默默安慰自己,顺其自然就好,不用特别强求。

晚上和阿兰,水老大约好了一起吃饭。

在收拾的时候她们已经来和我聚了半天了,还帮我收拾了半天。

尤泽把我送回学校后,接到了个电话,说是要回家下,晚上再来接我吃饭。

好久不见,话题自然也多了,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只是看着少了诗妹妹一个,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凄凉的感觉。

吃完饭后,尤泽说是送我回去,我却答应了水老大和阿兰要一起四处逛逛。尤泽大概觉得,得给我点儿自由,让我好好玩,不过记得要注意安全,叮嘱完之后他就离开了。

我们仨手拉手走在街道上,有说有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