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4. 用生命承担的后果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423 2016-05-14 18:18:02

  但时间总是有限的,所以,我讨厌离别,真真讨厌离别!

首尔机场,我一直都不太高兴。嘴巴也不自觉地嘟着。

尤泽领完登机牌后陪我坐在大厅里,我一直不说话,也不看他。

“好了,你回去学校吧。”

他一说话,我便转头看着他,好像他欠我钱没还似的,怨怨地望着他。

叹口气,他伸手要抱我,却被我躲开了。

我知道自己此时就跟个要不到糖吃,而蛮不讲理的孩子一样没区别,但是我是真真讨厌这种感觉,不想离别,我已经习惯每天看见他了,哪怕他老是逗我,老是惹我生气,我还是舍不得。

“傻瓜,很快就是暑假了,到时候就又能回来见你了。”他将手抚上我的额头,拇指在那个小小的已经不太明显的疤痕轻柔地抚摸。

想想他告诉过我的,暑假差不多是三个月的假期,心里又好受了些。主动挂到他脖子上抱住,说道:“我舍不得你。”

“知道,等我,7月就能再见了。”

再依依不舍,还是要离别,我讨厌这种看着他背影离我越来越远的感觉,可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得定定地看着他过了安检口,回头朝我微笑,挥手。

尤泽回英国后,我觉得我整个人都懒了下来,做什么都没劲的模样。

寝室里依旧是空荡荡的,敏恩出院之后并没有回寝室,而是办了休学。

我用周末去看了敏恩两次,她始终没再笑过,整日呆在自己的屋子里看着窗外发呆。

贤宇已经不再来上西班牙语课了,我隐隐知道他为什么不再来上课的理由,但也没主动联系过他。

只是心里对他亏欠得很,他总是为我考虑很多,而我,就像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偌大的校园,终于还是不期而遇了。

“贤宇。”我难掩雀跃地叫住他。

他背着双肩包站定,礼貌地笑了笑。这一笑,只觉得我们之间的整个距离拉开了有好远好远,似乎是地球的南北两极。

收拾雀跃,我说:“谢谢你帮我去跟敏恩解释。”

“我只是恰好知道了事情真相,不用谢我的。”他并不讶异我知道了这事。

不过我心里清楚得很,哪里有那么多恰好?如若不是上心,哪里有什么恰好?不过是放在心上,自然愿意为那个人做这做那,毫无怨言。

“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贴得照片?”我没问敏恩,怕她难过。

贤宇看了我一眼,“你知道了做什么?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事情都过去了。”

我怎么会死心?额头的疤痕估计得一辈子跟着我了,不是怪敏恩,换做谁那时候也会暴走的。

“怎么能过去,我受伤不说了,敏恩被那人害成那样,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

贤宇皱眉,他应该知道我这倔强劲儿的,犹豫了下还是说了,“裴宝娜做的。”

“她?”没想到竟然会是裴宝娜,“她为什么伤害敏恩?敏恩和她无冤无仇的。”

转念想下,裴宝娜那样的人,或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也可以伤害别人吧。

只听贤宇又道:“敏恩交往的对象,是裴宝娜小姨的丈夫。”

原来如此,所有事情也就说得通了,看来,那闵正的妻子似乎并不如敏恩说得那般可怜兮兮,软弱无助。她出手了,还是不给退路的狠招,敏恩年纪轻轻,哪里来得招架之力?

只是,这种事情,向来不可能是一个人的错误,总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她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难道连这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或者,感情面前,从来只有盲目,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我还是会抽周末的时间去看看敏恩,大部分时候,是她坐在那里望着窗外,而我则说些学校里的趣事与她听,她间隙心情好转的时候会对我笑笑,我总是鼻子酸酸,有种想哭的冲动,想想又忍住。

“安宁。”

原本起身已经走至门口的我被敏恩叫了住。

停下,回身应了敏恩一声。

“下学期我就去国外念书了。”

也好,也罢,我也是下学期就回上海了。这样也好,伤心地,敏恩离开,不是不好。

“嗯,我也下期回中国了。”

“好。”

我望着她,突然很想抱抱她,曾经,她明朗如阳光,依稀海滩上那明朗少女对我笑颜如花,可短短数月,那笑不在,那人也被掏空了灵魂般,空荡荡。

走回去,拥抱了她,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从前种种记忆还在脑海里不曾远去,却已经物是人非。

“要好好的。”我哽咽地说。

“嗯。你也是。”她也有些哽咽了,接着说,“贤宇是个好对象。”

“我知道,可是只能对不起他了。”我明白敏恩的意思。

“也好,断了念想就好,也免得苦苦纠缠不清。”她轻声说,末了,拍拍我的肩膀。

至此以后,我再也没在学校见过贤宇,原来有时候世界这么大,仅仅一个校园已经将我们阻隔成天各一方。学业繁忙,我也没有再去看过敏恩了。

转眼临近假期,西班牙语课已经是最后一堂,我一堂课一直萎靡不振地坐在窗户边的那个位置上走着神。

下课后,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我望住另一侧,裴宝娜和她的两个小伙伴有说有笑,正要离去。我只得拉高声音叫了一声“裴宝娜。”

樱花树繁花去尽,只留枝繁叶茂。我和她坐在樱花树下,她一直戒备地望着我,脸上没有半分好脸色。

“找我什么事?”语气自然是不好。

想了想,我开了口,“我想和你说说敏恩的事。”

她脸色一白,瞪着我,有些心虚,“没什么好说的。”语气却还是那般强硬。

“你爱过人吗?如果你爱过就会明白,你会全身心希翼你爱的那个人好。敏恩唯一错的不过就是爱上了闵正这个人。”我看到裴宝娜的脸色还是很难看,甚至有些不屑,我想一定是被她小姨洗脑得够深刻。

“她勾引别人老公……”

我打断她接着说:“裴宝娜,你知道吗?敏恩早就提出分手了,是闵正一直纠缠不肯放手。敏恩是错了,可是她依旧为你小姨和侄子着想,不希望她们失去丈夫和父亲,所以自己再难舍也放手了。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是金敏恩自找的!是她错了!你和宋贤宇至于一个个都这么维护她吗?”裴宝娜扯着嗓子说。

我愣了下,原来贤宇已经找过她了……

走神片刻,我接着说:“她是有错,可是需要用生命去承担这个结果吗?为什么你们不去找闵正要说法,却这么对敏恩,你们问问自己,就没有半点错?如果你小姨深爱她的丈夫,她这样不过是推开自己的丈夫而已,难道她不懂?”忿忿说完,我起身离去。

走出很远,我转头发现裴宝娜依旧还坐在那里,心想也许她听进我的话了吧,希望她能改改那急躁的性子,不要再随心地去伤害别人了,也希望她能将我的话带到给那个幕后主使者吧。

转念想想,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能义正言辞地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呵呵……

也许这就是成长,不经意间,已经如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