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2. 一如既往的丑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616 2016-05-12 18:16:02

  “别再让自己受伤了。”他缓缓说道,言辞温暖,声色却严肃。

如着魔一般,不自觉地点点头,却见他的脸慢慢地越靠越近……

那唇温温热热地贴着我的唇,心里一阵电流流过,酥su麻ma的,我只觉天旋地转,眼睛瞪得大大的,就那么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直到他离开,我都还是那么傻傻地瞪着眼,他望着我好笑的模样朗朗笑了,我顿时回神,平板一丢,刷地拉过被子将自己蒙在里面,只觉得脸上烫得着火一样,心跳一声大过一声,快赛过拨浪鼓一样。

他搂着我的手没有松开,就一直那样搂着。镇定下来,我想,幸福大抵也就是这样了吧,他在身边,他微笑着守在我身边,就好了,就够了……

在酒店和他住了两天,我便坚持要回宿舍了,每天这么守在一起,我还真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哈哈……

尤泽自然是不答应了,说是伤没好,我只好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演示了好几遍脚没事了,他才终于答应了我。

真正的理由,我当然是不敢说的。

回宿舍之前,尤泽又陪我去医院看了次敏恩,去得不巧,敏恩在睡觉,我也就没有叫醒她。

送我回了宿舍之后,尤泽也不方便久留,帮我大致收拾了下便离开,说是回家去收拾下好住进去,晚上再过来接我一起吃饭。

看着空荡荡的寝室,脑子里忆起每每回来的时候,敏恩总是会来句“回啦。”

如今寝室空空的,心里不禁难受起来。

帮敏恩将床上收拾了下,将垃圾都整理了下,我躺倒床上,觉得有些困了,躺下,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电话铃声将我从梦里拖了出来。

“喂?”迷迷糊糊的,没有看见到底是谁。

“你回学校了?”

“嗯。”还是没听出是谁。

“我在楼下等你,你下来吧。”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我这才看见是贤宇打来的电话。

穿上外套,用梳子拨拉了下头发,便下楼去见他了。

刚出宿舍楼,我便看见贤宇一件灰色毛衣,里面的格子衬衣领子翻在外面,衬衣的下摆也露在下面,模样看起来像个会读书的乖宝宝。他站在寝室楼的右侧朝我挥挥手。

我走得并不快,总感觉太快会让膝盖的伤疤又牵扯到。

“怎么了,贤宇?”很自然地就叫了贤宇,没有半点不自在。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说:“想看看你好点没有。”

冲他咧嘴一笑,“都好了,别担心我了。”

他拉过我的手腕走到右侧一颗樱花树下的木椅上坐下,我没有抗拒,任他拉着。

“贤宇?”我坐下,叫他一声。

“嗯?”

“你感冒都好了?”

他点点头,靠在椅子上。

“谢谢你。”

贤宇转头望着我,似乎不懂我的意思。

我只得解释,“我知道那天你守了我一天一夜,一直都没有跟你道谢。”

他扬着唇笑了,很轻很淡,眼神却没有那种微笑时候的快乐,伸出手,他拍拍我的头,说道:“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你病着却还守着我,我知道不是一句简单的谢谢就可以抹去这份情谊。

“我知道……”话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他说:“做不成恋人,也可以做知己好友的。”

贤宇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可是我能看见他的眼,那幽幽的一双眼里没有丁点笑意,有的,只有丝丝没有控制住的苦涩。

我任他揉揉我的头,就像我只是个孩子。换做往日,我估计已经早就跳脚的抗议了,此时看着他,我却什么都做不出来,也说不出来了。

“中国人民欢迎你来做客……”半晌我冒出这么雷人的一句,他终于笑了,不似刚才那样皮笑肉不笑。

“好了,看到你没事就放心了,刚才你应该是被我吵醒的吧,上去休息吧。”

他站了起来,我也随他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你多注意,照顾好自己。”说完他凝视了我几秒,然后才转身走了,我站在远处,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一阵清风吹来,枝桠上的樱花随风飘落,满眼粉色,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

此时心里却忍不住有了丝叹息,叹息的是错误的时间,我只不过是贤宇那个错误的人罢了……

“怎么一个人下来了?”

回过神来,发现尤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我面前了,他脸上带着温柔宠溺的微笑望着我,朵朵樱花自他肩膀飘落,像一卷生动的画报,画报里的他满眼只有我,那笑也只为我,突然心地莫名感动起来。

“这叫心电感应。”我咧嘴笑了,恢复了精神头。

他伸出手,为我抚去头顶的花瓣,没有说话。

我想,也许他看见了贤宇吧,但是至此和贤宇之间已经澄澈清明,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

“走吧,去吃东西。”尤泽说罢,牵起我的手。

“我要吃烤肉。”我吧唧下嘴巴,已经馋得不行了,这几日天天清粥小菜,吃得我早就馋虫挠心挠肺了。

尤泽勾唇笑了,眼睛都微微弯了起来,我激动地以为成功了。不想他却无情来了句,“不行,拆线前,重口味暂时戒了。”

“别啊,我不怕留疤啦。”我都不知道我原来这么无赖,握着他的胳膊不停摇啊摇的。

他两眼直视前方,嘴角依旧微笑,酒窝依旧隐隐若现,但就是不理我。

“哦,我知道了!”嘟嘴抗议,终于他回头看着我,说:“知道什么?”

我眨巴下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无辜,其实这动作都是徒劳而已,想想此时鼻青脸肿的我,虽然已经消肿很多,可是还能有比这幅模样更惨更无辜的模样么?

顾不了那么多,我依旧眨巴眼睛,试图增加可怜的说服力,“你是怕我有疤了,就不漂亮了,到时候就会嫌弃我了!”

他不再前行,停下步子,笑得更深了,却有点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意味,他瞅着我打量了半天,蓦地正色来了一句,“你漂亮过吗?”

嘎嘎嘎?啥?漂亮过吗?这个混蛋!

我怒目圆睁,此时不生气就太说不过去了!我瞪着他,丢开他的手臂,恨恨地盯住他。

他却又笑了,眼睛都快弯做一道缝了,只见他捧住我的脸,来了句,“不管你一如既往地丑,还是会再丑一点,我都还是喜欢你的,放心吧。”

真想一口血喷到他脸上,让他感受下我内伤到底有多重!原来他也可以这么痞,这么无厘头,气死我了……

晚饭最终还是拗不过尤泽,被他拽去了一家清淡的饭馆。不过当香喷喷的清炖排骨锅端上来的时候,我一直拧着的脸才稍稍放缓了些。

在排骨来之前我已经去卫生间2次了,倒不是我大小便shi禁,只是想起他说我一如既往地丑,我就心里一阵一阵地不爽,想去照照镜子,看看是否真是丑的那么一如既往?

一直不觉得自己多么的漂亮,可是略略也能牵扯上清秀佳人的谱子吧?他活生生给我这个念想都掐死了,怎么能不摆脸色给他看呢,但愿他能看清我的脸色,然后想到他自己刚才说了多么多么不中听的话,然后道个歉,我也好顺势勉强原谅他好了。

不想,一顿饭吃下来,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多吃点,多吃点。”“肉要吃,蔬菜也要吃……”“你看你,吃饭跟个小孩子一样。”说罢,还伸手帮我擦去嘴角的饭粒。

吃完饭,揉揉已经圆乎乎的肚子,我搁下筷子,忍住不去看他,谁让他还是没有觉悟呢!人家当初苏青青的男朋友都比我面前这个家伙合格多了,知道维护女友,他呢,居然这样。

人就是这样咯,生气的时候,总是瞬间把过往好的统统都给抛诸九霄云外,事后想想,又觉得好笑得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