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9. 东窗事发2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505 2016-05-09 18:12:02

  瞄了一眼窗外,阳光还是那么明媚,那么灿烂,看来我只是晕倒了一下下咯,“这不都醒了,没事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没事?”贤宇瞪着我,扯着那难听的嗓子吼了句。

我点点头,不知道他干嘛这个样子。不就是摔了,磕了,醒了不就没事儿了嘛!

“你已经昏睡了一天,知道?”

虾米?昏睡一天?由于太吃惊,额头顿时传来阵阵刺痛,看来是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了。

“你额头还缝了一针,知道?”

什么?额头也破了?我有点着急了,会不会留下疤痕了。不由得想到敏恩那狠狠的一推,当时实在怕敏恩情绪不稳,也没发现自己受伤了。

我动动膝盖,发现也在隐隐作痛,看来晕倒之后还真是摔得够惨。

想到敏恩,心里还是很担心,便说:“我想去找敏恩。”

“不行。医生说了,要住院观察,学校的假我已经帮你请了,你哪儿都别想去,乖乖在医院养伤。”不想贤宇一反平日里那模样,似乎这次坚决不肯再让着我的。

不能出院?可是自己还要找敏恩解释,这可怎么办?难道要让敏恩误会我?更何况,敏恩现在一定很难过,很需要朋友。

“不行,敏恩现在一定很需要我。”我也犯了固执。

贤宇瞪着我,半晌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他从床头拿过手机递给我,“有事还是电话说吧,真不能出院。”

伸手接过手机,快速拨了敏恩的电话,却始终没人接听,不死心,我只得反复重复拨打电话,可始终没有接通。

我皱眉,纠着脸,用中文嘀咕:“不行,得去跟她解释。”

“哪也不许去。”贤宇说道。

抬头看他,觉得有点怪怪的,也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满脑子都想的是敏恩的问题。

这时,电话在手里响了,以为是敏恩终于肯回我电话,不想却是尤泽打来的电话。

看了贤宇一眼,他在递给我电话的时候已经松开了我,他靠在椅子上,十分疲惫。

难道他守了我一夜?心里突然冒出疑问……

电话继续透出悦耳铃声,拉回我的思绪。

“喂。”接通电话,我小声地应了声。

“你还好吧?”

“嗯,没事啊,怎么了?”诧异尤泽怎么这么问。

“昨天一直联系不上你,很担心。”

沉默了下,满脑子思考的是该怎么编个理由骗他呢?总不能说自己现在躺在医院吧,怕他该着急了。

“别担心,只是手机没电了。”我找了个最挫的理由,实在一时不知道想个什么好理由,而且又是编瞎话跟他听,心虚一阵阵的。

他哦了一声,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我只当自己哄住了他。

不想挂了电话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真的不作就不会死。

“安宁。”贤宇这一声叫得实在温柔。“有个事跟你说。”

“说。”

他咳了下,然后说:“昨下午你电话一直响,本来我也没在意,可响了好几次。”

我心里已经开始忍不住哆嗦了两下,尼玛,为什么脊背一阵阵的发冷?什么情况?

“我拿过来想帮你接,恰好那边又挂断了,你电话也没锁,我顺手摁了个退出,所以……”他停顿了下。

我在心里狠狠地默念一句,去你妹的顺手!

“所以,我想你刚才应该没看见未接来电……”贤宇艰难地说完,瞅着我的小眼神红红的,又那么可怜兮兮。

我瞪着他,试图把他瞪个体无完肤,千疮百孔。

“你!”很想吼一嗓子,可是又吼不出口,他那脸上堆满了无辜,还有疲惫,我要怎么开口骂一个守护了我一天一夜的人?只得说了一个字便蔫了。

罢了罢了,能怨谁?拿着电话,发起了呆,尤泽这个笨蛋干嘛不拆穿自己?

半晌,抬起头,定定地看着贤宇,心里思绪万千百转。

“贤宇。”

第一次我这么亲切地叫了他。

原本疲惫的脸顿时有些小激动,我却好想给自己给一个大嘴巴。此时会不会太过残忍?他,守护了自己一夜不曾离去,自己是否真的要这么无情,在这个当口告诉他?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叫医生?”贤宇自动把我的亲切叫唤定义为身体不舒服了,可能在他觉得只有这么理解最合适吧。

“没有不舒服。”望着他,我停了下,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使力,继续说,“我有男朋友了。”

“……”他呆在了那里,脸色本来就不太好看,疲惫加上感冒,昨晚一定很难熬吧。

沉默,沉默,沉默……

“对不起。”不自觉地就将道歉的话说出口,脑子里浆糊般地搅动着,敏恩,尤泽,贤宇,头疼,我觉得头上的伤口此时疼得愈发厉害,只得缓缓躺下,闭上眼,不看贤宇。

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我看到贤宇在病房的一张躺椅上斜躺着睡着了。距离并不远,我能将他的脸看个通透清楚,他锁着眉,似乎睡得并不舒服,也或许是心情不好导致的吧。

拿过手机,又翻看了次通话记录,未接的8通电话,红红的标记,有些刺眼。

再次拨通敏恩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听。

想了想,只好发了一个信息过去,“敏恩,我想和你谈谈,能不能见一面?”

墙壁上挂的时钟滴答滴答,静谧的空间,秒针的声音那么清晰。

“喀拉……”病房门,突然开了。

我抬首望去,一件酷酷的暗红色皮衣下着一条深色牛仔裤的尤泽定定站在那里,两道浓浓的眉头都快凑到一堆了,微微有些气喘,貌似有大量运动。

真好看。这是花痴的我,第一个反应。

随后是惊诧,下巴已经合不拢了。迅速揉揉眼睛,以为是幻觉。

他没两步便走到了床边。

我好想蹦下床,蹦跶到他身边去和他解释先前撒谎了。可惜手臂上还有吊水,蹦跶过去也只能是想想了。

他脸色很是难看,我自然理解成了生气,只得老实地耷拉下脑袋,等待着他发飙。

不料,他只是叹了口气,轻轻将坐在床上像被点了穴的我搂进了怀里。

半晌,他才说了话,“这是你第二次对我撒谎了。”

悲催的我自知错了,大气都不敢出,乖乖被他抱着,心里好奇死了,他怎么就来了,怎么就找到我了,可一句也不敢问。

半晌,我想起在椅子上睡着的贤宇,偷偷瞄了一眼,却见那早已空无一人。

“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下?”

他松开我,拉过椅子,坐到上面,沉着脸盯着我。

不敢看他,又想看他,瞄一眼,我有些嗫嚅地来了句,“要解释的。”

他不说话,脸色还是沉着,我只得巴巴地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再瞄一眼,他的脸色还是冷冰冰地沉着。

“你知道我打听到你在医院的时候,心里有多着急?”他伸手轻轻地抚摸下额头,那里被纱布围了一圈,想是看着应该蛮恐怖的吧?他该是担心了。

“对不起。”我抬头望着他那双好看的眼,“我怕你担心,所以撒谎了。”

“原本想来给你惊喜,没想到倒是自己收到你的惊吓。”他脸色缓和许多,起身挪到床边坐下,双手捧着我的脸,端详半天,然后俯身,越靠越近,我手足无措,吓得闭上了眼睛,其实惊吓之余,心里满当当都是开心和激动。

没想,没想那轻浅一吻落在了额头。哎……我睁开眼,掩藏不住有些失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