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0. 毁灭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099 2016-05-10 18:14:02

  他闷笑一声,说:“你这是失望?”我顿时脸腾腾红了个外焦里嫩。

不待我回嘴,他再次把我抱住,在头顶轻轻说道:“还疼吗?”

摇摇头,此时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怎么会觉得疼?

爱情,还真是一剂良药,止疼活血,立马见效。

原来尤泽是要来给我惊喜的,没想到昨晚联系不上我,今天电话里我又撒谎,他立马心都凉了一截。还是到学校找了我,却得知在医院,火急火燎赶紧奔来医院,却见到摔了个鼻青脸肿的我,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什么谎话顿时也不介意,只剩下满心尖尖的疼。

他来了之后,贤宇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想尤泽应该看见贤宇了,可是他什么都没有问,我也就没多说。想着这是信任吧,找个时间,也需要把贤宇的事和尤泽说说,免得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或者有不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尤泽带着我又进行了全身检查,医生说是没有大问题,再住院观察一天,便可以出院了,只是出院后还要好好休养才行,不能伤口皆不能见水,尤泽听得比我认真多了。

第二天,本来也没什么东西,很快便收拾好了,只是走路还不太方便,因为那天摔下去的时候,膝盖摔破了,走起路来一牵一扯又让我疼了个龇牙咧嘴。

尤泽见我表情疼成那样,立马就要将我抱起,我吓一跳,四周都是人,会害羞的好不好!

“不要。”我红着脸说。

他却执意要抱,“不行,你会疼!”

争执不下,电话突然响起,我乐得赶紧接电话,是贤宇打来的。

“喂……”

“安宁,敏恩出事了,她……”

“吧嗒……”电话从我手里滑出。硬生生摔倒了铮亮的医院地板上。

我只觉天昏地玄,头脑无法反应,手脚使不出任何力气。整个人软软地跌了下去。

“宁宁。”尤泽吓坏了,一把接住我。

“怎么办,怎么办……”我呓语般不停。

“别吓我,宁宁,怎么了。”尤泽一把把我抱起,转身又走回医院里面去。

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我拉住尤泽的衣领,哑着嗓子说:“敏恩,敏恩出事了。”

“别急,告诉我,敏恩出什么事了?”他抱着我,不再往里去了,满脸担心。

“她自杀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知道这时候哭不起任何作用,可是,想到敏恩,眼泪就忍不住倒豆子一样直接往眼眶外撒。

尤泽带着我很快赶去了敏恩所在的那家医院。

急救手术室外站了几个人,有敏恩的父母,还有几个是我不认识的,脸色都很焦急。贤宇也站在那里,见我到了,他立刻走了过来。

“敏恩怎么样?”我焦急地问。

“还不知道,在里面抢救。”贤宇脸色也不好。

我捂住嘴,眼泪又落了下来。尤泽抬手为我擦去眼泪,将我搂在身侧,适时给了最好的依靠。

这时,闵正急急地冲了过来,他双眼布满血丝,抓住敏恩的父亲,问道:“敏恩还好吧?”

我能感觉到他问这话的时候,整个人抑制不住地抖动。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甩到了他的脸上,是敏恩妈妈打的。

“你竟然还敢来这里?你害敏恩成这样,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敏恩还只是个孩子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敏恩妈妈流着泪,颤抖着,忿恨地说。

敏恩父亲冷静许多,他单手搂住妻子,另一只手拨开闵正的牵扯,冷冷地看了他一小会儿,眼神里全是黯然失望,“你走吧。”

闵正嘴唇无力地动了动,又看了眼手术室,垂着头,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此时的他,瞬间苍老了好多。

敏恩妈妈泪如雨下,埋头进老公的肩膀继续哭泣,抽噎。看得我心里更是难受。

没想过事情竟会演变成今天这地步,心抖动着疼,却只能瞪着眼睛看着那盏正在进行手术的灯,心里默默祈祷,敏恩,求你别有事,求你别有事……

从来不曾感觉,时间会如此之慢,一秒竟然犹如一天那么长,那么久……

尤泽牵着我的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陪着我。

等着等着,我又不自觉地流泪,直到尤泽轻柔为我揩去泪水,我才意识到自己又哭了。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主治医生走出来冲着敏恩父母点点头,所有人的一颗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感谢老天,敏恩没事就好。

医生说敏恩需要休息,只让敏恩父母进去看了看,别的人都没有进去。

医院门口,我叫住贤宇。

“贤宇。”

他站定转身看着我,脸色并没有特别怎么,淡淡回一句,“怎么了?”

“你怎么会知道敏恩出事了?”安定下来之后,我也开始思索这件事,敏恩和贤宇素来也没什么特别交往甚密,怎么会恰好贤宇就知道呢?

贤宇沉默了下,才说:“刚好有事找她,她也不接电话,只好找去她家,刚到她家门口,便看到救护车了,所以便跟了过来,也赶紧给了你电话。”

他说得有条有理,我却很想问他为什么找敏恩,想了想,他和敏恩之间,似乎也不该我多问什么,只得闭了嘴,告了别。

并没有回到学校寝室,而是被尤泽带到了他下榻的一处离学校不远的酒店。

我走得很慢,尤泽扶着我耐心地将就我的速度。

电梯里人满为患,尤泽细心将我护在胸前,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动作,我却又是忍不住感动,只觉得站在了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只因有他。

出了电梯,他立马将我抱了起来,我脸腾腾又红了,扭捏挣扎了下,只听见头顶冒出一句,“这里没什么人了,不要乱动。”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的小心思。

酒店房间内装饰清新典雅,我想价格自然是挺贵的吧,也就想起了他家似乎条件不错,只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解的也并不太多。

尤泽把我小心放到软乎乎的床上,随即弯腰替我脱下帆布鞋,见状,我赶紧不好意思地说:“我自己来,自己来。”

他看也不看我,自顾自解开鞋带,倒是我,一个起身,一动,膝盖忍不住又被牵扯了下,疼的我又是龇牙咧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