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31. 不可自拔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307 2016-05-11 18:14:02

  他转头,唇角上扬,“知道疼就别乱动!”我只好龇着牙躺会他给我垫高的枕头上,看着他为我解开鞋带,慢慢脱下鞋子。

“谢谢……”其实我想说,鞋带不用解,直接脱就行了,可是想了下,估计又得被嫌弃了,还是乖乖道谢就好了。

“你有多久的假啊?”我问道。

他搁下鞋子,坐到床边,拉过被子盖住我,才回答说:“差不多一个月。”

“什么假这么长?不是才放完寒假?”我不解。

他又解释说:“这是复活节假期,我们假期不太一样,长假一共三个,眼下是复活节了,所以有假。”

情不自禁流出羡慕的表情,“真好。”

他笑了笑,脸上的两个酒窝浅浅的露出来,“这个月我会一直呆在韩国。”说罢,伸手替我额头上的将几缕乱了的发丝拨开。

顿时,我心情好多了,一个月都在韩国,那也就意味着我这个月可以时时刻刻见到他!太棒了!

“等我一下。”他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尤泽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张帕子,不待我问,他已经开始替我擦拭脸了,动作很轻很温柔,但还是让我有点吃疼,忍不住嘶了一声。

他那浓浓密密的眉毛立马凑到一堆,像是比我还难受。

“这几天先住这里,过几天你好了,我便回家住。”他边说边站起身,再次走去洗手间去放帕子。

回家?三秒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对了,韩国是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自然是有家的。

“在哪?”忍不住好奇问道。

他走回来,说: “过几天带你去。”

“好吧。”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见状,他坐到床边,看着我,摸摸我的头,说:“困了就睡会儿。”

点点头,他帮我去掉一个垫高的枕头,我将外套脱下丢到床的另一侧。尤泽顺手拿起来,又去给我挂在架子上。

我看着他,心里是安心的,想着不管什么事,还好有他在身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迷糊只见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在脸颊上游走,依稀听见有人叹气,“伤成这样,拿你怎么办才好。”

温暖的,安心的感觉,让我更快坠入了梦乡。

梦里,敏恩冷冷站在远处望着我,我想靠近,她却转身就走,我着急地想追上去,可无奈怎么追就是追不上,只得不停呼唤,“敏恩,不要走,不要走,不是我……”

一双挥舞的手,猛地被人抓住,耳边传来熟悉的磁性声音,“宁宁,醒醒。”

蓦地睁眼,心里一阵难受,看见身边侧躺着的尤泽正握着我的手,满脸凝重,眉头还是那样蹙着,一颗心因为看见他终于沉淀了些许。

“我梦见敏恩了。”我说,尤泽只是点点头,一手握着我,一手轻柔为我擦去额头那惊吓出来的汗渍。

“那些照片真不是我贴的,我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朋友。”不自觉握紧他的手。

“我知道的。”他轻轻应道,笑了笑,宽慰了我。

“不行,我得去跟敏恩解释。”我心神不宁地想要爬起来,却被他摁住,“医生说敏恩需要休息,你现在去也解决不了问题,暂时就别去了。”

他说得有理,我只得放弃,靠回枕头上躺下。

“我出去买点吃的,你再休息会儿。”尤泽松开我的手,准备起身,我却抓着他不肯撒手。

他又笑了,满口白牙衬托那笑脸好看得很。

“乖,一下就回来了。”

我只好松开手,脸上又红了,慢慢缩进被子里,希望他别看见我这样子。

很快尤泽就回来了,买的是清粥和小菜。

在他的搀扶下,我爬起来挪到沙发上吃东西。

刚要伸出手拿勺子,却被尤泽抢先拿了过去,他舀了一勺稀饭,鼓着腮帮子,呼呼一通吹,第一次见他这样,模样萌极了,忍不住看得笑了。

直到他感觉不烫了,才把勺子送到我嘴边。

从没想过,一顿稀饭也能吃得如此满足幸福。看着眼前的他,一勺一勺都鼓着腮帮子吹得那么认真仔细,真真地觉着,是那个人,怎么都觉得好圆满的样子,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晚上的时候,尤泽说是要洗个澡,我拿着他的平板电话玩着游戏,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脑子里居然飞速运转起来,脸红心跳的,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我更是完全不自在了,可是脑袋瓜子还是不听使唤地开始转啊转,想啊想,只觉得血脉上涌,啐了自己一口,安宁,服了你了,都鼻青脸肿了,还好意思胡思乱想!

撩人的水声停止了,我赶紧继续玩我的连连看,心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门响,忍不住还是抬头偷瞄了一眼。他只穿了一件贴身的黑色棉质背心,下身一条休闲的长裤,光着脚,完全是居家打扮,这是我第一次见他这样。

我去,那一件黑色的背心能遮挡什么啊,完全把他的线条展露无疑,那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臂膀的肌肉的线条流利好看,腹部隐隐可见肌肉的线条,没想过他身材居然如此之好,隐隐听见“咕”一声,我才意识到自己吞咽了下,当即脸腾腾又红了,赶紧低头装作继续玩游戏。

我点啊点,怎么就是连不上了,不死心继续点啊点,还是连不上,只听见旁边幽幽传来一句,“木瓜和芒果能连一起?”

嘎?凝神一看,果真,我死命一直在点的两水果居然是木瓜和芒果……糗死了……有没有地洞?求地洞!求钻地洞有没有!

一股清新的味道钻进鼻子里,我才发现他离我好近好近,此时他已经躺倒了我身边了。

又是一个吞咽的动作,我只觉得自己好像那只要扑羊的狼啊!还是一只鼻青脸肿,头缠绷带的狼,羞愧啊!

“游戏结束”屏幕上弹出字幕,我才回过神,嘿嘿干笑两声。

尤泽伸手揽住我的肩膀,让我靠住他,然后陪着我玩游戏,时不时也伸手帮我点一点,我都不敢看他,只能鸵鸟地缩在他怀里,怎么都不自在,也就老是看不见游戏哪里可以连在一起。

“笨蛋。”他笑着有些宠溺地说,我只当是嘲笑,心想,要不是你在旁边影响我,我怎么能这么反应慢呢?

不想嘴巴也不自觉就来了句,“还不是因为你,我才……”

他闷闷的笑声从头顶不停传来,我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进去,可又不服输,顺手给了他一拐子,闷哼传来,我又后悔了,赶紧转头想检视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却见他笑得那酒窝明显极了,一口白牙晃呀晃,顿时眉毛倒竖,嘟着嘴说:“你骗我!”

蓦地,他空着的左手抚上我的脸庞,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我望着他,他的眼波流转,似有星星在里面,闪啊闪的,闪得让人控制不住地坠入其中,不可自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