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8. 东窗事发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448 2016-05-08 18:12:02

  “我希望他好,不希望这事情闹开了,不希望对他孩子造成伤害,虽然有的伤害已经造成,但是我想补救,不是吗?”

“他为什么不懂?”

敏恩已经泣不成声了,我拿起酒杯一口气喝光里面的烧酒,握着她晃了下,“敏恩,别难过了,你值得更好的。”

是的,在我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感情出现危机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何况这段本身就不正常的感情!如果他深爱敏恩,那么他应该读懂敏恩的用心,而不是一味纠缠,这样的男人,配不上敏恩。

敏恩泪眼迷蒙地望向我,然后笑了,笑得那么凄美,“亲爱的,感情,从来不是值得不值得。”

我们喝了很多,具体多少已经完全记不得了。我模模糊糊记得敏恩和我提着酒瓶在路边大声唱歌。揉揉疼得要命的脑袋瓜子,恨不得不要醒过来了。到底是借酒浇愁,还是反被酒精给作弄了?疼的要命的脑袋让我十分烦躁。

爬起来一看,我恨不得倒下睡死过去算了。

寝室里到处一片狼藉,不知道的一定以为进来过贼了。但我知道,贼是没有的,疯子倒有两只。

装了半天死,还是爬了起来。总不能让敏恩爬起来收拾吧,还是自己来好了!

待我差不多收拾好了,敏恩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宿醉的感觉自然不会让她好受。

看着揉着一头乱发的她,我咧嘴笑了,“醒啦,我买了醒酒的药,赶紧来喝一瓶。”说完我自桌子上的塑料袋里取了一瓶醒酒药递了过去。

敏恩顶着比我还夸张的鸟窝头,缓缓接过了我递过去的醒酒药,貌似神智并没有完全恢复。

咕噜噜喝下去了以后,可能是味道太犀利了,她终于睁大了眼,苦着脸说道:“谢谢。”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经开学快一个月了,我已经推掉了去贤宇家里做家教,贤宇不开心了老久,给我看了脸色老久,但我始终还是不肯再回去了。

三月底的首尔已经逐渐回暖,但还是挺冷的,我依旧穿得圆滚滚的,犹如个另类。

其实,那些女孩子看我如另类,我看她们也差不多如此,没办法,爱美谁不呢?无奈怕冷,还是保持这圆滚滚就好了……

时值正午,阳光明媚地照耀在我的脸庞之上,我边走着,边伸手挡住一丝阳光,透过手指的缝隙望过去,感叹一声,天气真好。

“想吃什么?”敏恩声音里透出来的也是难得的明媚。

放下手,我歪着脖子想了想,“想喝海带汤了。”

“嗯,那去喝海带汤好了。”敏恩点着头,阳光下的她,终于展露了开学这么久的第一个笑颜。

没走出多远,就发现前面的公告栏那站了好多的人,要是按照往日,我必定也会过去凑凑热闹,可是今天难得敏恩心情不错,我想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敏恩自然是没有凑热闹的意思。

我们刚要走过的时候,突然发现很多人都转过来指着敏恩和我窃窃私语。

间隙能听见他们说些什么。

“呀,快看,就是那女的。”

“可真是不要脸。”

“这种人脸皮可真厚,还好意思继续呆在学校……”

“……”

难听地指责,我能听见,敏恩自然也听了进去。敏恩不再前进,她停了下来,我也止步。

听见他们说的话,敏恩的脸色已经逐渐白了,但还是没有言语,只是转了个方向,朝人堆走了过去。我也跟了过去,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

看见公告栏的时候,我两眼都直了。

那里大赤赤张贴了几张敏恩的照片,全是和那个已婚男抱着或者是那男的抓着她手臂的照片。

照片周围用彩笔赫赫然写着“勾引别人老公的贱女人!”

“不要脸的贱女人!”

我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是谁居然干了这样的事情,心里一股无名火升了起来。

敏恩的脸色一片惨白,先前的明媚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敏恩,你还好吧。”我拉住她的手握住,担心地看着她。

她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公告栏里的照片。

我连忙冲过去,用力撕下上面的照片,怒道:“谁干的?”

没人应答我。

突然,敏恩将眼神锁在了我脸上,接着笑了笑,笑得那么惨白无力,完了凝着笑,幽幽说道:“别装了。”

别装了?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抓着那些照片,几秒后才想明白了,她误会我了,竟然以为会是我做出了这种下贱的事情。身为朋友,我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伸出手,我想解释。不料她却还是惨白地笑着,又道:“除了你,再无人知道了。”

“不是我,敏恩,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伤害你?”我很着急,语调依旧拿不准,可语速却不自觉快了许多。

“……”敏恩不再说话,转过身,打算离去。

我只得抓住敏恩的手臂,除了想解释这件事情,更是担心她此时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在阳光之下,八卦的力量,从来都是比光速还快的,杀伤力也是可怖的。

她不再笑了,侧过头低着,没有看我,淡淡地说:“放手。”

我摇摇头,看着她的样子,心里着急难过,只想着不能松手,怕她出事。

突然,她蓦然使劲要抽手,还拿出另一个只手猛地推了我一下。

“嘭……”我应声撞到了后面的公告栏上,顾不得额头传来的疼痛,扶住公告栏,稳住身形便朝敏恩追了过去。

敏恩跑得很快,我只得努力追赶,一心只想着怕她出事,怕她犯傻……

头越来越昏沉,心跳越来越快,额角似乎浸出了些许汗珠,温热的感觉顺着脸颊滑了下来,我只当自己是许久不曾好好锻炼,才导致追赶的如此吃力。

慢慢的敏恩的身影越来越远,我心急如焚,速度却越来越慢……终于,腿一软,整个人直直和大地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模模糊糊之间,四周弥漫着一股厚重的药味刺着我的嗅觉,这是我最讨厌的味道。吃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墙,洁白的床,旁侧挂着的点滴,和手臂微微的胀痛感都在示意我这里就是医院,可是,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醒了?”沙哑的嗓音传来,回过头,我发现了在床的另一边坐着的两眼红红的宋贤宇,他和平时看起来差别很大,胡子拉碴,满脸疲惫。

点点头,我这才发现另一只手被他握在手里,顿时尴尬地想要抽回手,却无奈力量相差太大,只得瞪着他,打算试试用眼神杀死人这招是否可行。

蓦地,想起敏恩,顿时一通揪心着急,想要爬起来,“敏恩呢?她在哪里?我要去找她!”

见我一通挣扎,他摁住我的肩膀说:“别担心,听说她回家了。”贤宇的嗓子粗噶粗噶的,有些难听。

“你说话好难听。”听见敏恩没事,我精神头顿时好了些了,还不忘打击他。

贤宇也不恼我,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有点感冒,过两天就不难听了。”

这时,我才想到一个问题,“我怎么会在医院?”

贤宇终于还是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受伤了,追敏恩的时候晕倒,又狠狠从阶梯那摔下去了,所以就在这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