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7. 你真无情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651 2016-05-07 18:12:02

  一路上,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动动僵硬的脖子,转头看向宋贤宇,霓虹灯映照他的脸庞,反倒绚烂的有些看不清。

“到哪儿了?”

“快到学校了,你再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不睡了。”

“哈哈……”突然他大笑起来。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疑惑地望着他。

他腾出手比了比嘴角。

我反应过来,伸手一摸,妈呀,哈喇子都流出来了,估计刚才是反光了吧!

面无表情地擦掉口水,虽说自己感觉挺面无表情的,其实脸已经红透了,太糗了。

他还继续在那笑个没完没了。

“你不好好开车,就那么喜欢东张西望?驾照怎么拿的?难道是开后门?”我没好气地说。

贤宇看着身边红着脸气呼呼的安宁,整个心感觉满满的,暖暖的。总觉得跟这个女生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快乐,虽然被她气得时候似乎更多。这种感觉是他20多年来不曾感觉过的,所以,他不想放手。就算,安宁已经表现得对自己不感兴趣,还是不愿意放手,还是想再努力试试。

把我送回寝室,差不多收拾好之后,贤宇站在门口,像个门神,貌似不打算离开。

“本来定了餐厅,想一起吃好吃的,可是看你很累的样子,还是下次吧。”他抱着手在胸前说。

我停下收拾床铺的手,白了他一眼,“说得好像谁答应你吃饭了似的。”

“那家餐厅可是需要提前三天预约,你说得有多好吃呢?”他故意这么说,我知道他在掉我的胃口,因为我是吃货这事貌似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没兴趣。”怎么能让他轻易得逞呢?何况,我是真的没打算和他走得太近。以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只能委屈了他的温柔贴心了。

“那里的舒芙蕾,哇……”

“你该走了。”无情地打断了他就算了,还无情地撵走他,感觉自己挺没良心的,好歹他也刚送自己回来……

“你真无情!”他瞅着我半天,才冒了一句出来。

我走至门口,抬头望着高我大半个头的他,一把给他推了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寝室门。

他则是在门外吼个没完。

“改天我请你吃饭,赶紧回家。”说完,我走到床铺上躺下,拿出手机打开网络。

门外的他终于不咆哮了,“说定了,你可别反悔!”

终于安静下来了。

“对不起。”我轻声说出道歉的话。

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恶劣呢?可是不恶劣,还能有更好的方法让他打消对我的念头吗?

也许我这个年纪,无法将许多事情做得完美,可是,我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担得起不后悔三个字。

突然想起从老家带来的自制牛肉,哎,只能改天拿给那家伙了。

电话突然震动起来,抓起手机一看,是尤泽打来的网络视频通话。

赶紧蹦跶到镜子跟前拨弄着被帽子压得歪七扭八的头发,趴到床上找了个比较高的角度摆好手机接通了视频通话。

“到了?”他笑着询问。

点点头,怕他没看见,又嗯了声。

“吃东西没有?”

“还不饿。”

他埋头看了下,又抬头,眉头有些拧在了一起,“你那已经8点了,你还没吃?”

原来他是在看手表算时差,忍不住悄悄伸出手摸了摸屏幕上的脸庞,好想你,可惜这话只敢在心里说说,终归是不好意思。

“在听我说话吗?”他拧着眉。

赶紧点头,“在听,在听。”

“那我说什么了?”

“我真的不饿,飞机上也吃东西了,昨晚住CD我又失眠了,你知道我认床嘛,所以饿都不觉得,就觉得累累的嘛。”不自觉地开始撒娇了。

屏幕上原本拧着的眉毛,终于舒展开了,“还是要吃点,别饿坏了,下个月我有假,要不要过来看你?”

“不要。”说完其实就想狠狠抽自己一个嘴巴的,不作就不会死。

“不要?”难得的,他拉高了声音,似乎很不悦。

“谁会问别人要不要去看望的?要是有心就去了,哪里还要问啊?”

他转移了话题, “好吧,不要就不要吧,累了就早点睡,我挂了。”

瘪瘪嘴,其实很舍不得挂掉,可又怕耽误他,只得乖乖哦了声挂了视频。

躺在床上,看着空空的房间,敏恩要每天才会来学校,今晚得一个人住了,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不知不觉,在满脑子跑马般的胡思乱想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才凌晨6点半,肚子饿得咕咕叫,也不赖床,赶紧收拾了自己,换了衣服准备去跑个操,顺便买点吃的东西回来。

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天气特别好,阳光灿烂的日子,人也跟着精神倍儿好。

吸着牛奶,拿出钥匙准备打开寝室的门。钥匙还没转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争吵的声音,只得手拿钥匙卡在锁里,取也不是,不取也不是。

依稀听见敏恩的声音很愤怒,“我们已经分手了!”

半天,一浑厚的男声才接着说,“我不答应。”

“闵正,够了,我说分手就是分手,我们没结果的。”敏恩语速很快。

“不,我不分手,敏恩,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男人也显得很着急,语速也加快了。

“你能给我什么?”敏恩笑了,笑得很轻蔑。

“我离婚,我马上办离婚,只要你不离开我,我马上离婚,好不好?求求你别离开我,敏恩。”

“哈哈……”敏恩笑得很大声,门外的我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叹口气,这男人真是不懂敏恩的心。

“你以为你离婚了我们就能继续了?闵正,你想过你的妻子和你的孩子吗?是,我承认自己有错,可是我都能可怜你的妻子和孩子,你却不能吗?”

敏恩的声音突然轻柔了。

男子也沉默了。

沉默许久之后,男子又开了口,“可我已经错了,现在谈可怜不是已经太晚了吗?”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此时,门喀拉一声打开了,门外的我满脸尴尬地站立在那里看着握着门边的金敏恩,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嗓子干巴巴的,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原本我以为敏恩一定会生我的气,我知道自己好奇心作祟是不对,先开口道了歉,不料敏恩只是苦笑着摇头,随后,拉着我去了学校门口不远处的一处小吃铺子喝起了烧酒。

来这里这么久了,我也吃了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可是对于吃活章鱼,我却总是如鲠在喉,怎么都下不去嘴吃那些扭来扭去挣扎的家伙们。

敏恩捞起一只活跃极了的触角丢进嘴里吧唧吧唧嚼了起来,然后端起酒杯示意我,碰杯之后她一口将酒全部灌了进去。

“敏恩,你慢点儿喝。”

“你知道吗?”她又给自己满了一杯酒喝了下去,“其实我很爱他。”

我看得出来,敏恩爱着那个男人,否则不会替他想这么多了。

“他老婆找过我了。”

我有些诧异,没想过那男人的老婆会已经知道。

“她哭着求我,说我才20出头,而她过两年就40了,说我年轻漂亮,她和我不一样。她和孩子都需要闵正。”

“其实她保养的特别好,看起来也就接近30的样子,家庭条件也那么好,却哭着求我,安宁,你知道吗?她哭着求我。”

我点点头,伸出手,握住敏恩的手,想给她些安慰。

“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是看到闵正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我能怎么办?如果爱情能控制,还算爱情吗?”

敏恩说的没错,可惜,错误的时间,只是徒留遗憾而已。

我保持着沉默听敏恩诉说,我知道她此时需要的只是静静的陪伴。

“安宁,你知道吗?一眼误了一生。”

我望着她的脸庞,细细琢磨她的话,一眼误了一生,说得多好,尤泽于我又何尝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