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6. 因为是你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346 2016-05-06 18:10:02

  第二天,尤泽病倒了,原因是长途飞行之后又直接奔来见我了,让我既愧疚又好生心疼。

狄叔说他是半夜到家的,这再次让我暗爽了半天,这家伙居然回来之后先跑来见我了,怎么能不嗨皮呢?

那几天我天天腻在医院陪着尤泽,跟大人们说的借口是我要表达同学爱,要换当年尤泽给我补课的恩情,所以他们也没怀疑什么,乐得让我天天在医院照顾尤泽。

在医院里,我都陪着他聊天,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我不停说着,尤泽面带微笑地听着我说。

我把自己这几年都跟他叙述了个一清二楚,他听得津津有味,也不嫌烦,这让我又从新认识了他,以前,我们说话总是很少,我以为他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别人废话多。

我也就这个问题问过他,他只回我,“因为是你。”

好吧,我得承认,这个家伙其实是个恋爱高手吧!话少,却句句戳中我的心窝子呢!

短暂的幸福相处之后,很快要说离开了,好舍不得,可是又不能不撒手让他走。

“乖乖等我。”

这是他离开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距离他离开还不到24小时,但是我发现自己跟着魔了一样,就是没办法停止想念他。思念是种病,果真不是开玩笑的。

尤泽其实也很不想离开,终于能和安宁在一起了,可是时间那么有限,有那么无情,他没办法停留时间,只得再次离开,想到离开是为了下次相逢,他整颗心又明朗了许多。

这个假期是我记忆里最有幸福感的一次。

尤泽离开后,我们就常常网络聊天,视频,这样倒也缓解了思念入魔的症状。

假期很快,转眼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老妈早早地把我从温暖的被我抓了起来。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冬天的世界只有两个,被窝里的和被窝外的。

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原来今天外公外婆要过来,我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吃了早饭后便陪老妈去了菜市场。

在菜市场,我遇见了几乎三年不见的文静。老妈看起来比我和文静都要激动多了。我知道,老妈一直很喜欢文静这款的女孩子,文静,斯文,乖巧。

“文静啊,好多年没看见你了,怎么放假也不来找宁宁玩儿喃?”老妈热情极了。

我冲文静笑了笑,“好久不见。”

文静也回以微笑,“嗯,好久不见。”

都在笑,可感觉却少了很多的东西。

回想起来,我和文静并没有吵架,只是在那次我撞见她和尤泽在一起了之后,便再也没再说过话了,如果这算默契的话,我们还是蛮心有灵犀的。

简单的招呼了之后,便和文静告别了。

“你们吵架了?”老妈拿着一把蒜苗边瞅边问。

我抓过一个圆鼓鼓的茄子捏了捏,“没有啊。”

“那你们怎么怪怪的?”老妈说完把蒜苗递给老板,“老板,这个我要了,算便宜点儿。”

老板圆乎乎的脸上全是笑意:“大姐,过年嘛,4元算便宜了哈。”

老妈白了老板一眼,“年都过完了,还这么贵!”然后瞄了没回答问题的我一眼,将装好的蒜苗递给我拿上。

“该不是你欺负人家了?”

这是亲娘吗?难道我是充话费送的?我有点无语,提着菜然后加大了步子。

“诶,你走那么快干啥子?我开下玩笑不行啊?你这女子!等到撒!”老妈声音拉高了些,不想成为全菜市场的焦点,我只得缓了下来。

想想自己也顶幼稚的,就算老妈再喜欢文静,她俩也走不到一堆,瞎吃醋有什么意思呢。

假期结束,又得离乡背井去韩国了。

到达韩国的时候是下午,等了半天行李之后,我拉着大号的行李箱慢吞吞地走着。

出口处人头耸动,很多接机的人。

“安宁……”

突然我听见有人叫我,朝四周望过去,全是不认识的脸庞,心想自己是出现幻听了,继续往前走。

“安宁。”

这次不仅听见叫声,肩膀还被人敲了一下。

转过身,一张笑靥如花的面孔映入眼睑。

“你怎么来了?”

贤宇穿一件天蓝色的高领毛衣,配一件浅色薄款风衣,衬得他整个人很清爽,暗忖一声,蓝色真适合他。

他咧嘴笑着,满嘴银牙笑得光芒四射。

“我来接你。”

我拉拉头上的棒球帽,试图遮挡下自己疲惫的还有些冒油的脸庞。

“不用来接的,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话没问完,我已经想到为什么贤宇知道我来韩国的时间了。

必定是敏恩嘛!

“敏恩……”答案确实就是我所想。

贤宇说罢抓住我的行李箱,我却不打算撒手。

“我来。”他微微弓着身子对我说,脸上一直挂着笑意。

“不要。”我抓住行李箱杆子,不肯撒手。

“我说安宁,你怎么还是那么麻烦。”说完,他蛮横地拨开我的手,拉着行李箱往出口大门走去。

我盯着他的背影,他正背着我挥手,示意我跟上。叹口气,这家伙,到底是谁麻烦啊?

在贤宇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一辆漂亮的红色敞篷跑车前。

我看看跑车,瞅瞅宋贤宇,挑挑眉,没有说话。

贤宇将行李直接搁进了后排,然后很绅士模样地拉开了边门,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土豪。”我用中文说了一句。他当然听不懂,他才学中文几天呀!但还是保持着笑容和邀请我上车的姿势。

“要不我还是自己去搭车吧。”总感觉太高调了,想离这位风一般滴男子远一点以测安全距离。

见我这么说,他不笑了,双手托着我的肩,直接把我丢进了车里,系安全带,关门,上车,系安全带,点火,出发,动作一气呵成。

“听说你们中国新年很热闹的。”贤宇开着车,时不时转头瞄我一眼。

“你能不能别转头,我不想英年早逝。”

“你!”

“我怎么了?”我故意跟他抬杠。

“我可是好心来接你,好吧?”他难得有点生气的苗头。

我又蔫了,算了,何必一见面就不愉快呢。

“新年是中国人最注重的一个节日,所有在远方的人在新年那天都会赶回家和亲人团聚在一起过节。”

“哦,我看你发的图片了,好多好吃的,是自己做的吗?”他语气好转了许多,像是个天真的孩子般,说变天就变天。

“嗯,我和我妈一起做的。”

“你还会做菜?”他投来狐疑的眼光,明显的不相信。

我抬手指指前方,“司机先生,用话来质疑我就可以了,不一定要眼神也来质疑的,现在请看前方,专心开车,照顾好我的小命,好吧?”

他无奈,但还是很坚持,“你会做菜?”

还真是好奇宝宝,只得满足他,“会的。”

“真的?”

“不信就算了嘛,婆婆妈妈的。”

“你!”又气得他无语,不过这次他没有回头,乖乖地认真驾车。

我侧过头,靠在凳子上,悄悄地笑了,这家伙还真是好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