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4. 谎言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386 2016-05-04 18:10:02

  五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到CD到的时候是凌晨,只得坐了机场大巴出去,找了住处,准备第二日再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老爸、老妈、老弟一致都说我瘦了很多,给我乐呵了半天,不费力气就瘦了自然是高兴的。

因为几个月不见,老妈显然改变了好多,总是轻言细语地问我这儿问我那儿的,还是老话说得好啊,真是远香近臭呢,我算是感受到了。

老弟现在已经是高二了,换成他整天被老妈闹腾,他跟我抱怨了很多,我回想起当初自己高中那会儿,不知不觉,我都毕业快三年了,时间真是顶无情的。

回家休息了几天,我就接到子峰的电话,说是想见一面,于是约在了一家水吧。

12月底的老家还不是很冷,原本在韩国穿的棉滚滚的模样是不用继续了。

简单的毛衣,外套,牛仔裤,帆布鞋搭配,我就出门了。

看着没有什么改变的街道,我却觉得亲切了好多,可能是远了就觉得什么都好了的缘故吧。

陈子峰已经在水吧早早地在等我了。

“等很久吗?”我询问,其实我并没迟到,还早了五分钟到。

“没有,就一会儿。”他不自在地笑着说,已经没有了当初我们刚去上海时候的那份自在。

冲他笑了笑,我坐到他对面的位置,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番。

感觉他成熟了些,也瘦了些,原本就很清瘦的他,现在这模样是有点弱不禁风的模样了。

“宁宁你瘦了。”半天,他才来了这么一句。

我喝了一口自己点的热牛奶,笑着对他说:“瘦了才好啊,以前脸肉肉的,不好看。”

“还好啦。”他还是很拘谨的模样。我猜想他是在意上次说谎他和安宁那件事,觉得不好意思。

“陈爸陈妈还好吗?”我找了个话题,希望能让他自在点。

“嗯,都挺好叻,常常问我你呢,说是请你有空的时候就去耍。”

“好撒,我有空就去看望他们,叫你妈给我卤鸡脚哦,好久没吃,好想吃哦。”说着忍不住吞吞口水。

他终于笑了,点着头说:“好。”

“宁宁,我想跟你说件事。”

“嗯,说嘛。”

他脸色又恢复了沉重,甚至比刚才还沉重些。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宁宁。”

突然的道歉,我以为还是为了关于他和诗妹妹的事情,没想到这事让他挂心这么久,赶紧说:“没事,我没得事了,你交女朋友我高兴还来不及,不要一直道歉了,这事早就翻篇了哈。”

“我道歉,不是因为这件事。”

“……”我只好静待下文了。

“那次我喝醉了,你照顾我一夜,还记得吗?”

点点头,怎么会忘记那天呢?尤泽改签,忘不了。后来诗妹妹因为那天的事情和我吵架,也忘不了。

“那天稍早的时候,尤泽联系我,告诉你要去送他。”他停了下,“因为他,你退了火车票,因为他,你要去送行。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尤泽,他也应该喜欢你吧。我心里难受,让你来接我,还喝醉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愣住了,原来我一直忽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接着说,“后半夜,我清醒了。”

我望着他,突然希望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因为此时心里的预感并不好。

“看着缩在沙发上熟睡的你,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我给尤泽发了信息。”

“别说了。”我试图制止子峰,声音却小的没有一点儿说服力。

“我发信息给他,说你和我在一起,没办法去送他了。”他没有听我的,自顾自说着。

说完了之后,很久的时间我们都保持在沉默状态。

是的,粗心的我一直忽视了一件事情,所以诗妹妹怪我也没错。如果不喜欢,就不该太过靠近。一直以来,自己觉得只是好朋友,所以没有顾忌太多,也才有了诗妹妹的误会,也有了今天这所有一切。

我不知道该不该怪子峰,我们还能够回到当初吗?

也许他告诉我这一切,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吧。

“对不起,宁宁,我错了。”他懊悔地说,双手的食指不自觉地在桌面搅动。

用吸管喝着牛奶,我一直没说话,回想起首尔机场时,尤泽迟疑了下,然后选择了骗我。他并没有拆穿子峰的谎言。他已经细心地替我考虑到了,他不想我和子峰走到现在这个样子。

爱情重要,友情我也不想放弃。

这些年,和子峰的相处也都还历历在目,他是个好孩子,从来都是努力,积极,阳光。事情发展成了这样,他,必定从未好受过。

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我知道,尤泽一定也希望我这样做。

“好了,别婆婆妈妈了,记得我来的时候叫你妈给我卤鸡脚哈!”杯里的牛奶已经被我悉数吸收了,我语调轻松。

他诧异地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是这种表情。我想,他估计猜想了一百种结局,但这一种一定是没猜到的吧。

原来,一笑泯恩仇是这么简单。放下,不是很好么?尤泽,你觉得呢?想到他,我的心温暖起来,其实他才是个货真价实的笨蛋吧。

“宁宁,你……”

“别说了,都过去了,好不咯?往前看,我的亲故啊!”

“什么?”他不懂,满脸问号地望着我。

“我说,都过去了,我的朋友!”我笑着对他说。

“真的不怪我”子峰还是一脸惊异,貌似还是不敢相信。

“够了哦,再说就真不和你做朋友了。”我开玩笑。

原本极有可能是一场友谊画下句号的悲剧,在我的选择之下,变成了这样,我很庆幸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就算和子峰回不到从前,但是也绝对不能成为路人。

和子峰谈完后,我着急地回了家,我想有些事,必须找有些人谈谈了。

对了,上次那个在我空间留言的表情君,真的就是尤泽。机场最后,我们交换了聊天工具账号,是我提议的,回来之后加上一看,真的是那个表情君。

刚到家,我妈也正在换鞋子,看来也刚到家,她说:“你开门轻点儿撒,吓死我了。”

来不及多说什么,我脱下鞋,都不穿拖鞋就跑回自己的卧室,打开电脑。

坐在电脑前,却又畏手畏脚了。

点开对话框,关上,又点开……重复了估计快一百次了。

脑子里乱作一团,想着到底要怎么说。

看看手表,下午五点多,算了下时差,他那也才早晨七点多,起床没有呢?真是着急死了。

终于还是敲了两个字过去,“在吗?”

然后就傻傻坐在电脑前忐忑地等待回信,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他回了讯息,“在了,刚才出去跑步了。”

“哦。”

“怎么了?”他回信息挺快的。

一颗心更紧张了,呼出一口气,打出讯息:“你是不是喜欢我?”看了看,觉得也太直白了,一点儿都没有女性该有的矜持,赶紧又删除,继续打:“谢谢你善意的谎言。”

想想还是不对,又把信息全部删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