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23. 机场重逢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339 2016-05-03 21:08:02

  能看出他很不舍,但是我也无能为力。心念一动的时候,也会想说不如接受吧,也好享受公主般的待遇呢!可每次这么想的是时候就会觉得嫌弃自己,真是坏心肠。

不想做坏心肠,遭人唾弃的女生,所以只能不给贤宇希望。

“好啦,快去,真的要去卫生间了,拜拜。”说完我转身先行离开了。走到一处转角处的时候,我仍然看见贤宇站在人群里一直望着我,见我回头,他立马微笑着朝我用力挥手,我只得赶紧回头,不再看他。

心里暖暖的,被人在乎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我用眼神在四处搜寻了一圈,没有看见贤宇了,想他应该是离开了,于是我也打算先过了安检,去里面等飞机。

过了安检之后,走了一段路,突然侧面跑过去个女人,她不小心撞了我一下,让我整个人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我来不及自救,只好双眼一闭,静待摔个底朝天。

疼!是我现在的感觉。揉揉发疼的手掌,看着倒在一边的行李箱,先捡起身边的登机牌,正要爬起来,不想这时却伸出了一双手,我感激地看着那双手,心想,好人还是有的。

抬起头,只见双排扣的土黄色大衣包裹住一个个子高大的人,当看到那人的脸时,我却呆在了那里。时间仿佛凝固在了那里,没有前进。

我望着他,没有说话,四周仿佛寂静了,他也就那么伸着手,望着我,久久的。

好像做梦一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再见会是在韩国。

“你不起来吗?别人都在看你了。”他伸着手问道。

“哦。”就着他的手,他一使力我便爬了起来。

“有没有受伤”

动动有些疼的手,惯性地拍拍身上的尘土,我尴尬地说:“没事,谢谢你。”

“你怎么在韩国?”

“你怎么在韩国?”

我们两人异口同声同时问道。

“我有一半是韩国人,你不记得了?”尤泽打趣地说。

我怎么可能忘记?开玩笑,你的事情,我哪件不是记在心里,记得滚瓜烂熟?只是一时惊诧,忘记这回事了嘛!

“几点的飞机?”

我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8点15的,还有1个多小时。”

“嗯。”他点点头,我这才发现他身边也拖着一个挺有质感的银色行李箱。

“要不要去喝杯咖啡?”他试探地问。

为什么不要呢?有的事情我还想在他那里要一个答案的。于是我们来到了机场里的一处咖啡厅内。

“牛奶?”他说。

我看了他一眼,居然还记得我的爱好。

“嗯,牛奶。”

他用流利的韩语跟服务员点了牛奶和一杯拿铁咖啡。

“你是要回中国?”他靠在椅子上,望着我问。

我点点头,心里思索着要不要开口问他为什么当时约定好的事情单方面就变更了。

“你应该还没寒假,不可能来旅行的。”他说出他的推测。

这家伙不是常常和陈子峰联系嘛?怎么会不知道我来韩国当交换生的事情呢?

“我在这边当交换生,已经一学期了。”

听着我的回答,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些讶异。

“你呢,怎么在韩国?”我接着问他。

这时服务员过来放下了咖啡和牛奶,尤泽把牛奶端到我的面前,然后说:“我妈祭日,我回来祭拜她。”说完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瞅见他的脸色变了,听说他妈妈去世的很早,所以他才会到中国的,我心里也跟着有些不舒服。

“交换生?”他笑了笑,转变了话题。

我也乐得转变。

“嗯。”

“习惯吗?”他挑眉笑着问。

“挺好啊,只是帅哥、美女没有想象中多。”我瘪瘪嘴,打着哈哈。

“你呀,少看点偶像剧,连续剧能让不好看的去当主角吗?”

谈话越来越轻松自在,我心里依旧在打着小算盘,什么时候问呢?

这时,他突然来了句,“你和子峰还还吗?”

额?为什么不是,你好吗?或者,子峰好吗?而是我和子峰好不好?这话问得有点奇怪,但是我也没深入细想。

端起杯子喝了口香醇的牛奶,接着说:“我还好啦,他和诗妹妹好像分手了。”

“诗妹妹?”他拧了下眉,问道。

“嗯,他女朋友啊。”我说。

尤泽突然坐直了身子,稍稍提高了音量:“那你呢?你们分手了?”

我去?我们分手了?这是什么烂问题?

我皱眉望着他,不懂他干嘛有这种误会。全世界人该不是都以为我和子峰怎么样吧?突然有种挫败感,难怪诗妹妹怪我,难道真是和子峰走太近了?

“拜托,我和陈子峰只是朋友好不好?”我懊恼地说道,声音拉得挺高,惹得旁边的人都转头望向我们。

尤泽望着我,一直拧着的眉头也瞬间舒展开了,他扬着唇角笑了,浅浅的酒窝若隐若现。

那笑真好看,他不爱笑,每次笑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好看,可总是只有那么一丢丢的时间,太短太短……

“你笑什么?”我不懂他干嘛一会儿纠结,一会儿又眉开眼笑的,到底几个意思啊?

“没什么,你是直飞CD他再次成功转移了话题。

好吧,我只得顺着他转移了话题,反正我一向是从他那里挖不出什么消息的。

“对啊,你呢?”

“我飞英国。”他似乎心情大好,说话的时候竟一直勾着唇角。

倒是我,心里一直在打着小算盘,憋了半天我终于还是问了,“上次,你,你不是约好我去送你机的,为什么突然变更了?”

他迟疑了下,望着我,好半晌,没想到他是回答是:“改签了,太早,所以不想你太辛苦。”

改签?我纠结了好久好久的问题居然是改签?

后来我才知道,他骗了我,一直都是因为别的原因,才那样对我的。

“可是,你……”原本想说的话,突然堵在嗓子眼儿里,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我纠结的是,难道要继续纠结地质问他为什么后面就不搭理我了?自己用什么身份来质问他呢?想到这个,所以我的话没有问出口。

“怎么了?”他似乎一直都在微笑,笑得我迷迷糊糊的。

算了,还是别问了。只得回了句,“没事。”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去登机吧。”他隐去微笑,看了手表提醒我。

点点头,我一咕噜将牛奶全部灌进嘴里,然后站起身背起背包。

“等等。”

他叫住我。我转过身,他正好跨了两步就到了我身边。只见他用修长的手指拿着纸巾,轻轻擦了擦我的嘴角,说:“笨蛋。”他的动作轻柔,眼神里没有一点调侃我的意思,我们靠得那么近,近的我能看见他脸上的毛孔了,顿时,让我紧张得整个人完全傻乎乎地呆掉了。

这一次偶遇又带让我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微笑,都让我像个花痴一样,久久没办法将他的影子驱出我的脑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