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19. 别这么薄情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1990 2016-04-23 20:44:02

  是好感吧,可是瞬时想起济州岛发生的一切,好感的幼苗还没破土便被无情斩断。

“贤宇你……”裴宝娜脸都快绿了。

宋贤宇说完,便拽着我的手便离开了。一路上我都在悄悄地打量他,没想过他会站出来保护我,原本对他的厌恶瞬时消散了许多。

不知不觉被他拉出了很远。突然,他站定,我来不及刹车,思想也不集中,直接撞到了身上。

“没事吧。”他很自然地伸出手检视我的脸有没有撞伤。

下意识往后退了下,可还是被他摸到了,我不自在地说:“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你一向都是这么迷糊?”

听出他调侃的味道,我白了他一眼,虽然他才刚刚救了我。

“书包给我。”

“干嘛?”我不解。

他不再多说,一把抓过我拎在手里已经坏掉的背包,接着打开翻了个底朝天。

瞪住他,“你干嘛,该不是你也觉得我偷了那个什么裴宝娜的项链吧。”还以为他是相信我才保护我的。

突然,他手上变戏法般的多出了一个项链,我呆了。

“不是我,不是我拿的。”慌忙的我想解释,不懂,怎么包包里会多出条项链,血液直冲脑门,估计整个脸都涨红了。

“我知道不是你,是裴宝娜自己放进去的。”他两指夹着项链在我面前晃了晃,笑着说,“你这么笨是做不了贼的。”

此时他的模样还真是有够欠揍的,“你!”

“我怎么了?我救了你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是裴宝娜诬陷我的?”

“本来哥哥我已经走了,门口那边刚好旁边有几个女生在闲聊,说的就是她们在厕所听见裴宝娜计划陷害你,要给你难堪,所以正义的哥哥我,就回来拯救可怜的你了。”说完他还得意地冲我挤眉弄眼。

这也太狗血剧了。

“可是,她干嘛要给我难堪?我都不认识她好不好。”我狐疑地思索着可能和裴宝娜有什么过节的地方,可是回想了一圈,裴宝娜这名字我还是今儿第一次知道啊!怎么就能惹到她了?真是奇怪。

“那我就不知道了。”

不再纠结,我瞄了一眼一脸得意的他,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谢谢你。”

“就这样?”

不然呢?我望着他不知道他想干嘛,帮忙之后不就是,谢谢,不客气,就完了么?

“别这么薄情,走,吃饭去。”

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他直接就拉着我往学校外出去了。

“不要。”我挣扎着说。

“我请你。”

“……”

“好吧。”

那顿饭宋贤宇带我去吃的韩式烧烤,我怀着恶意点了好些贵贵的食物,无奈最后是撑得自己难受死了,还让他有抓住机会嘲笑了我半天。

回到寝室已经挺晚了。

“哇,你好大一股烧烤味儿。”敏恩躺在床上抱着笔记本。

“嗯,刚才吃了烧烤,我马上换衣服就不会太大味道了。”

“没关系的,对了,安宁你过来下。”她拍拍床沿,示意我坐过去。

刚坐下,她就问道:“今天你选修课是不是出事了?”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嗯,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叫裴宝娜的拦住了。”接着我把事情大致将了一遍。

敏恩放下电脑,盘腿坐到我的身边,感觉很好奇这个话题。待我说完,她又问:“宋贤宇也在上你那堂选修课?”

“是啊,幸好他救了我。”

“你以后上那课注意点裴宝娜。”敏恩拍拍我的肩膀。

“你认识她?”换我好奇了。

“嗯哼,学校很多人都认识她的。”

难道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可是回想一下,觉得只是还好嘛,而且还化了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浓妆。

“为什么啊?”我问。

“因为她喜欢宋贤宇的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嘛,可能是觉得贤宇和你走得近有危机意识,所以针对你吧,她干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敏恩的话终于点开了我心中的迷雾。

“我和宋贤宇不亲近的,好不好。”

“跟我说没用啊,我知道啊。裴宝娜估计是知道上次济州岛你们那个的事了。”

“哪个事?”我一时半会儿有点犯晕,搞不清楚了。

敏恩凑近我看了好几秒,然后猛地拍了下我的额头,说:“就是热吻那事啊!”

热吻?有没有搞错?

不过,敏恩说什么?那事居然被裴宝娜知道了郁闷!我是受害人好不好!

“怎么可能?”我有些不敢相信,不是这么三八吧?

“李元很八卦的。”敏恩深表同情地看着我。

无力感袭来,我倒在敏恩的床上捂着脸,闷闷地吼了几声。

“记住哦,小心点裴宝娜,那是为爱痴狂的角色呀。”敏恩再次拍拍我的肩膀提醒。

我却只觉得要死了……

为什么又要搅合进别人的感情世界啊!那个该死的宋贤宇明明就知道裴宝娜为什么针对我,居然敢骗我,真是个混蛋。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滚去,思前想后,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我跟敏恩要了裴宝娜的电话,敏恩很惊诧,不过还是帮我兜兜转转要到了裴宝娜的电话号码。

下午,校门口,咖啡厅。

我走进咖啡厅的时候,宋贤宇已经在那里了。见我进去,他立马满脸笑意地冲我招手。

坐到位子上,他询问我要喝什么,我要了一杯白水。

“项链你带来没?”我问。

“你要项链干嘛?”他费解地看着我。

“带没?”

他从包里取出裴宝娜的那串项链放进我的手里。他刚想说什么,我看见裴宝娜进来了,于是我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

看见我和宋贤宇在一起,裴宝娜脸色明显很难看。她站在桌子旁也不坐下,就瞪着我,一脸不屑的摸样。

我将项链放到桌子上,说:“这是你的项链,我想你最清楚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我的包里,现在物归原主。”

裴宝娜的脸色更难看了,犹如一口即将喷发的火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