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18. 不许欺负她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156 2016-04-22 21:42:02

  宋贤宇也在选修西班牙语。想到亲爱的梅西,我打消了放弃的念头,咬咬牙,跺跺脚,闭闭眼,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安宁。”

这天下课,还是被最不想遇见的人叫住了。

抱着书,很想装作听不见,没料到他就是不死心,三步两步奔到前面,挡住了我的路。

瞪着他,我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很是不爽,相信他能看懂吧。

“小城天天嚷着想你了,今天我妈妈带他回首尔了,你有时间可以不可以见他下”

肉嘟嘟的小城来首尔了?其实我也很想念他。脸色不禁缓和了很多。

于是在肉嘟嘟的诱惑下,我答应了宋贤宇的请求。

第二天中午,我们是在一家快餐店见面的,小不点还是那么可爱,见了我里面冲过来抱着我。因为下午有课,和他只是相处了一个小时就不得不分别了。

想起他眼泪汪汪的模样,心里就觉得很不忍。

后来,我知道肉嘟嘟会回首尔,有部分功劳还得宋贤宇,因为他是幕后指使人,这让我恼火半天,可是现在我的身份已经变了。

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周六给小城教中文。

想起当时池贤宇一脸真诚的模样,我恨不得能回到过去给他两巴掌,再来一句,“骗子。”

当时,他一脸真诚地望着我,“小城那么喜欢你,而且待遇也不会亏待你的,当然重点是因为小城,所以你就答应当他中文老师吧。”

心一软,心一动,就答应了。

后来在一次谈话中,天真的小城无意之间暴露了宋贤宇阴险狡诈的嘴脸。

闲聊之中,小城告诉我,是哥哥告诉他,如果想常常看见我就一定要回首尔让我当老师才行,所以……木已成舟,为时已晚,心想忍忍也就过了,坚持一学期就好。

“姐姐,中文好难哦。”小城摆出可怜无辜的呆萌模样。

这段时间我已经很了解他的小心眼了,但是还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好吧,那我们休息10分钟好了。”放下手里的笔,我表示再次无力地妥协了。

得到休息的指令,小城顿时活跃了起来,连忙跑到沙发上抱着平板电脑就要玩游戏。

看着他,我突然想起了尤泽,以前尤泽也是发音不标准。

“眼睛不要离太近了。”

“嗯。”他乖巧地答应。

叩门声响起后,身着家居服的小城妈妈走了进来。她是一位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妇女,很优雅。

“安小姐,辛苦了。”她浅笑亲切地说。

不敢居功,实在是不算太辛苦的事情,而且福利也特别好,有什么好苦的呢。

“安小姐今天留下一起用晚餐吧。”

“不了,晚上我还有事,谢谢阿姨。”婉拒了她的好意。

见我拒绝,她也不再多留,叮嘱小城要乖之后,她走出了房间。

补习完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和他们告别离开了。

走出大门的时候,刚好遇见回来的宋贤宇,他满脸汗水,手里抱着一颗篮球,一身球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从他身边走过,我是打算完全无视他。不料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留下吃个晚饭吧。”

我扭动了下手臂,没有挣脱掉他的钳制,回头凶神恶煞地瞪着他,“放手。”

他满脸无奈地松开我,接着说:“我送你回学校吧。”

“不用,我识路。”

“你……”

我没有看见他到底什么表情,用猜的应该是挺难看的吧。见他无语,趁机溜走了。

西班牙语我是这学期才接触的,学起来也挺难的,所以每次上课我总是很认真地做笔记。我喜欢坐在教室第四排靠窗的位置,那里可以看见教室外面被照顾很好的花花草草,这让人心情会明媚很多。

进教室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走出来的几个女生,停下来,道了歉,那几个女生没有理会我,径自走了。我也没上心,走到自己喜欢坐的那个位置坐下。

西班牙语老师已经来了,她正在讲台上整理自己的东西。我也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课本和笔记本,准备上课。

下课了,老师、同学们迅速散去,我也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突然,三个女生走到了我的跟前,刚开始我没在意。可是好半天她们都只是站着看着我,我只好用眼神询问。

“把你的背包拿出来。”站在中间的高个子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颐指气使地说。

“为什么?”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觉得莫名其妙拿包给陌生人也着实不可理喻,自然是不愿意。

“我的项链掉了,是你拿了吧?”

项链?什么项链?我压根就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不过她们来者不善的模样倒是一眼看出。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们让开,谢谢。”我收拾完毕,不想跟她们闹腾。

站在边上的矮个子女生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拉扯住我。

“我没拿过什么项链,你松手。”她的动作让我很不爽。

中间那高个子女生趾高气扬地撇嘴冷笑,说:“拿没拿打开包让我们检查下不就好了?”

“凭什么?”我望着她,没有退缩的意思。

此时,边上有些同学也围了过来。

另一个女生伸手想抓我的包,被我一闪没有得逞。

“把包交出来。”

“不可能。”瞪着她们,我说。怎么可能交出自己的包,这是人格侮辱好不好!是绝对不可能妥协的。

突然,她们三个一起向我发动了攻击,一个我能抵抗,三个要怎么抵抗?

几股蛮力撕拉之下,包的带子被扯断了,拉着只剩下一边的背带,我拧着脸,还是不肯放手。

“够了,裴宝娜!”返回教室的宋贤宇高声喝止了所有人的动作,他跑到我的面前从她们手里拿回我的包递给我。

裴宝娜趾高气昂的气势顿时收敛了很多,对着送贤宇说:“她偷了我的东西。”

“我没有。”我瞪着裴宝娜,重重地说。虽然我是孤立无援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是人格侮辱,绝对不可以!

“裴宝娜,你够了,我刚才走到外面的时候听见别人议论了!是你故意要安宁难堪,现在,你要我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你难堪吗?”宋贤宇冷着脸,是我没见过的冷酷模样。

“你!”裴宝娜一时词穷,只能瞪着宋贤宇。

“我不许你再欺负她,记住,否则成倍还给你!”宋贤宇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直望着他,他说得很认真,让我的心口有些异样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