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4. 狗血的逆转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245 2016-04-16 22:13:27

  尤泽似乎看出了我在憋笑,大概也有些不爽,不耐烦地说了句,“还不不不”

啥?不不不?哈哈,终于我爆发了笑声,补不补都能念成不不不?他中文是有多好啊!

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赶紧收拾了笑容,清清嗓子,说:“你中文好像有点差?”

他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不敢和他对视,赶紧移开视线,“那我们先补语文吧。”

我想,中文都说不好的人,语文应该很是糟糕吧,所以我想从语文这块开始辅导。

一个下午的时间,晃得很快,中途我老是忍不住爆出了几次笑声,每次他都脸色很难看,我以为他会发火,但是始终还是没有冲我发火。

后来我才知道,他从小学习的是韩文和英文,来中国之后才学的中文,能说出我听到的那程度,其实已经算是挺好了。可我这时候不知道,一直以为他笨,还欢乐地笑了他很久。

时光匆匆,不为任何人驻留,而我,应该是在时光流逝匆匆里心里笑得最开心的那个人吧。我想离开这里,我想自由自在,我想过上不被束缚的那种日子。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发现,他并不像第一次见到的那么不良。虽然和我说话从来没有什么好语气,可是在面对我爸妈的时候他都还算是个有礼貌的小孩。

真正改变印象的是,补习差不多有一个月后的那个下着暴雨的周二。对日子不敏感的我,对那天却记得清晰无比。

可能是因为要下暴雨的缘故,这天空气很压抑,天昏沉沉的,我不喜欢这种天气,下雨之前的沉闷最难受了。

教室在三楼,可不巧三楼的女厕所那天坏了,听说是不知道哪位大小姐乱扔卫生棉,硬生生把下水道给堵住了。过道上隐隐传来难闻的刺鼻味道,我捂着鼻子打算去二楼的女厕所解决问题。

刚走出厕所,我还来不及洗手,就听见一群男生的哄笑声,径自走到水龙头那里,拧开水洗了手。

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也没心思弄清楚他们在笑什么,但是,小男生们似乎都是这么无聊,无聊的时候就爱逗逗别人。

“哇,快看,快看,走错厕所那个!”

“嘿嘿嘿……”

“你们说一个男的去女厕所,是不是很好笑哇?哈哈哈!”

“男人婆……”

“……”

那人的话音刚落。接着便传来了一声哀嚎声。

原本有些恼怒的我,刚想发作,却被那哀嚎声吓了一跳。

“Don't know how to respect people,you are a rubbish。”一串英文从好看的嘴唇里发出。

我大致听懂了几个单词的意思,串起来理解了下,知道他是在维护我,想那几个没事嘲笑别人的家伙应该是没听懂的吧。

我抬起头,这才看见骑士的脸。

高瘦的个子,短短的发,棱角分明,略显瘦削的脸庞,浓浓的眉毛快要拧到了一堆似的,看得出来他现在很生气。

是尤泽,竟然是他出手打了那个嘲笑我的男生。

从没有想过,有天我的生命里也会出现骑士这种生命体。

他的英文很溜,发音不知道比我标准了多少倍。

我想此时我看着他的样子一定很花痴,因为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班主任已经过来了。

事情最后的结果是狄叔被请去了学校谈话,而尤泽被记了一次过。

而我,再也忘不了那天他挺身站在我面前的生气但又帅气逼人的模样。

每个女生都会憧憬着自己有美好的爱情吧,我也不例外,虽然我外表看起来大咧咧,像个男孩子似的,可是我的内心还是会小小期盼的。

那天晚上我12点半上了床之后,久久不成眠。在床上翻来滚去,脑子里面全是尤泽、尤泽、尤泽……

想当然,第二天,我是顶着熊猫眼去学校的。

至此之后,我对他好了很多,本人自己觉得是主要表现在每次他发音不标准的时候我都尽量不再笑他了。

不过,我一次也没有跟他说过谢谢之类的话,不是说我是白眼狼不知道感恩,只是,我实在不晓得应该要怎么道谢,总觉得不好意思似的。

晃眼,忙碌的高三上学期接近尾声。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十分忧郁的事儿。

一学期了,我从来没关注过尤泽每次测试的分数,想象之中考得肯定不会好嘛,试想中文都说不太溜的人,你还能抱有多大期盼呢?还有,则是因为,怕我问了以后他的万一分数实在不好,那不是打脸的事儿么?所以我一次也没问过,甚至还暗自觉得自己好贴心的样子。

期末分数下来了,当文静激动万分都跑来跟我八卦学校前50名的时候,我彻底懵了。

我们学校每学期期末都要张贴全年级的前50名,目的自然是一石二鸟,好的希望你保持,不好的也不张榜,只是希望你自己心里能有个谱子,该加油了吧……

“你说什么?没听清楚,再说次。”其实我听清楚了,可是我是在不敢相信文静说的是真的。

“尤泽期末测评全年级第一名!好厉害!”

第一名?!尼玛!我顿时有种想晕倒的感觉!

这是老天爷跟我开玩笑?还是狄叔跟我开玩笑?

我虽然成绩还行,但是从来没有冲上过全校前五十名的那张榜单!

这一刻觉得好像被人甩了好几个耳光。依稀耳边响起他那不溜的中文“都弱。”我去,全校第一还叫都弱!尼玛,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吧!大骗子……

一个进不了全校前五十的,给一个全校第一补了一学期的课,说出去估计全宇宙都会笑了吧,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气愤,我也不能此时去抓过他兴师问罪。焉了的我无精打采地回到家,此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这点老爸在上班,老妈不知道去哪儿了。

倒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水晶灯,我愣愣地发起了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喀拉一声打开了,老妈回来了。

“宁宁都回来了嗦,考得怎么样?”老妈兴冲冲地问我。

我还在先前的打击里没有恢复过来,顿了半天,就在老妈快要等不了的时候翻身坐了起来,才说道:“536。”

说完我就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第一名,全校第一,这么劲爆的消息自然没两天就传进了我老妈的耳朵里。

于是乎,家长们又聚集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角色瞬间乾坤大挪移般的反转了。变成了我爹妈请求尤泽来给我补习。

狄叔他们来的时候,我躲在屋子里不肯出去,因为我还在生气,气尤泽的扮猪吃老虎,虽然他曾经是我的骑士,可我还是不会轻易原谅他的,我小肚鸡肠地在心里默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