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深深爱过你的

part7. 逆转

深深爱过你的 五月的菜菜 2435 2016-04-16 22:13:27

  “宁宁?”子峰试探地叫了我好几声,终于我回过了神。

“嗯?怎么啦?”

“你怎么了?还好吗?”子峰关切地询问我。

我用手拨拉开被吹乱的发丝,笑了笑,用手指了指江面,“刚买的挂饰掉进去了,能好么,真是的。”

子峰不再继续先前的话题,而是也趴到围栏上,一脸惋惜地说:“选了那么久,丢了可真可惜。”

我点点头,转身往回走,挥挥手说,“走啦,回去了,时间不早了,还要回学校呢。”

一路无言,在学校外简单吃了点儿东西后,我和陈子峰退掉了租来的自行车。本来我是打算送他去搭公交车回学校的,可是他坚持把我送回学校,理由是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安全。

我失笑,大家不从来都拿我当男孩子处理的么?

告别之后,我慢慢踱步回寝室。

还没走到寝室楼,我就看见了耸动的人头在我们那栋寝室楼下晃动,实在是围观的人有点多,所以我远远地就看见了。

找了处围得不那么厚实的地儿,伸长脖子瞅了瞅,终于了解到了正在发生什么。

原来是一男生在地上用蜡烛围了个爱心,然后半跪在爱心里,怀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这么经典的桥段,想必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干嘛了吧?

突然,那男声拉开嗓门,用劲吼道:“605的苏青青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605的苏青青我喜欢你!”……

他吼了三声之后,突然楼上的窗户打开了,一道女声豪迈地嚷道:“还让人睡觉不?”接着啪啦一声一盆水儿就给冲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原本浪漫极了的场景,愣是被那豪迈女直接给狗血的逆转了。

接着,楼下也传出了叫骂声,估计是哪跪着的男生的朋友吧,“泼妇,有种你下来,削不死你!”“你妹的……”……

这时住宿楼的管理员走了出来,她高吼道:“你们最好围在这儿别散,主任马上就来了!”围观的人们赶紧做鸟兽状散去,谁都知道宿管部那个巫婆可是出了名的泼辣极了!

回到寝室,我先是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然后坐到桌子前喝了两口。瞅了一眼躺在对面铺上的阿兰。此时寝室里也只有我和她了,其余的都出去还没回来。

阿兰是个藏族少女,高挑的个子,浓眉大眼,梳着一条粗粗的大辫子,模样英挺之余颇为俊俏,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咳嗽了一声,然后才开口:“阿兰姐姐,咋还不睡呢?”

阿兰瞟了我一眼,摇了摇手里的书本,一脸正经地说:“姐姐正用功学习呢。”

我吧唧了下嘴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真的嘛”

她靠在被子上,又用力晃了晃手里的课本,说:“你自己看嘛。”

“得了,别装了,水不要钱呀?”我戳穿她的谎言。

她咯咯一笑,从床上弹了起来,从阶梯上差不多是跳下来的,跳到我旁边坐下,一张小脸上全是得意的神情。“我故意的。”说话的神情是眉飞色舞的小模样。

“我以为你真是被吵得睡不着。”我白了她一眼。

“哎呀,你认识那个苏青青不?”她摇摇我的手问道。

苏青青?我摇摇头,回了句,“不认识。”

“哎呀,就我们选修韩语课时候那个老是坐在第一排冲老师挤眉弄眼那个妞嘛。”阿兰激动地拿手指指点点比划着。

“哦,好像有点儿印象了呢。”脑子里有点模糊的印象了,然后我偏头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又说道,“还记得上次占座的事儿不?诗妹妹让我们给她占个第一排的位置,愣是被那苏青青胡搅蛮缠给抢过去了,记得不?”

诗妹妹是我们寝室的另外一个女孩子,个子相当娇小,学习相当认真的款儿,是个很随和的小女生。

寝室一共四个女生,还有一个是人不如其名的水灵铃,她名字很妩媚,长相也很妩媚,可是性格却是个铁骨铮铮真汉子呢,她年纪最长,我们都叫她水老大。

我点点头回应阿兰,算是有点明白事情的缘由了,不过……“可是苏青青有不对的地儿,跟那个男生没关系吧……”我扫兴的来了句。

阿兰怒瞪了我一眼,“和敌人做朋友的一律归为什么?”

在她的淫威之下,只得弱弱地回了她一句,“敌人。”

阿兰又咯咯地笑开了,“实在是那苏青青真得很讨厌,总是一副趾高气昂,谁都看不起的的模样,我看见她都觉得眼睛疼嘛,学校该有多少人讨厌她啊!我这也算为人民解恨了。”

无可奈何,阿兰就是这么个爱憎分明的可爱性格,挺招人的。我只得由着她了,“好啦好啦,他活该啦,谁让他喜欢上苏青青呢。”

阿兰搂住我的肩膀大力地拍了拍,“不愧是我们家宁宁,理解万岁啦!”

放下手里已经被我喝光的水杯,我突然发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我起身朝阿兰的铺位走了过去。

我抓过她铺上的书本晃了晃,“这就是你认真看的书么?”阿兰尴尬地笑了起来,吐吐舌头,从我手里抓回了那本言情小说。

“总不能变成书呆子嘛,要适当调节的呀。嘿嘿……”

“你这个大骗子。”说完我麻溜地洗漱去了,然后爬上自己的铺位打算睡觉,可是脑子里却一直在盘旋着一个名字。

我知道他去了英国,假期回老家的时候好几次想开口问狄叔关于他的消息,可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知道零星的一些消息都是从老妈那里露出的信息。

这一晚,很久很久我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里,我看见了他,他脸色难看地质问我,你为什么骗我?这一次,我想解释,可是他转身便消失了,伸出手,想抓住他,却被人一巴掌给活生生拍醒了。

“安安,你干嘛呢”是诗妹妹的声音。

哑着嗓子,我问道,“没干嘛,怎么了吗?”

诗妹妹是站在凳子上拍我的肩膀的,此时我终于有点清醒了。

“安安,尤泽到底是谁啊?”水老大陡然地来了一句,吓得我整个人都完全清醒了。

“哈?我是不是刚才说什么了?”我显得很慌张。

诗妹妹替我拉好蚊帐然后又回到她的铺位去了。

水老大故意咳嗽了两声,“这大半夜的你嚷着他的名字把我和诗妹妹的美梦都给嚷醒了,我看你还是就老实交代了吧,OK?”

“就是嘛,尤泽到底是谁,安安你快点交代啦!”不想一向斯文害羞的诗妹妹也趁火打劫。

“不好吧,待会儿给阿兰吵醒了,她可最讨厌睡觉被吵醒,我可不要担待。”找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

水老大可不依,愣是不给我搪塞的机会。

终于,最后我还是全盘交代了。

“哎,又是一对儿痴男怨女呀。”水老大叹了一口气,一副比我还哀怨的模样。

“安安,他是不是长得很帅啊?”诗妹妹小声地问道。

已经坐起来的我,此时手里正抱着一个布偶。听见诗妹妹的话,我掀开蚊帐伸出脑袋用力地点点头,奈何黑夜,她俩没有夜视,只得又来了句,“那会儿觉得小模样长得挺俊的,现在一年多没见了,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了啦。”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